★【KOF/クラフィ】The King of CrashFever!01[一般向]

*CrashFever×KOF98的腦補
*自家適合者出現注意
*粗口注意
*裡面出現的京是95京
*對啦這就是98京祭品文
*一點點作者自己得的KOF(京) CP(庵)注意^^(GAN 這才是重點吧
*不適者慎入

>>>>>
01.
  男人看到的是眼前有著一頭金髮、滿是殺氣的女孩。
  腦內浮現的是自己曾被奇怪組織給抓去做實驗的事情,身邊科技感的設施讓那些惡劣的回憶更加鮮明,二話不說、他試圖引出自己體內的紅色火焰給先給女孩一發爆擊--
  但他發覺,自己只剩下微弱的火焰可以引燃,想當然的也被金髮女孩身旁的另一名背後長著機械翅膀,先行點頭說了聲「抱歉」的少女給撂倒在地。
  --哇靠這痛得要死的感覺是怎樣啊!「喂,妳們是誰……!雖然現在我莫名其妙的引不出火,但京大人我靠著赤手空拳也是可以打贏你們這些奇怪的傢伙!」
  「說什麼『京大人』,總之先承認吧,現在的你是無法對我造成什麼威脅的。天才一般的草薙京,歡迎來到ALICE,我是你的適合者、里,旁邊那位是莫比烏斯。」
  「初次見面,草薙先生,雖然不知道幾位是為什麼會來到ALICE……不過我與里小姐會釐清這一切的,也會替你把失去的火焰找回來。」
  扶起趴在地上的京同時,莫比烏斯為他遞上一瓶易開罐的日本茶。
  這下可麻煩了。
  四處望著這名為「ALICE」的空間,直覺告訴他眼前這兩個人不是抱著壞心眼的傢伙,於是他打開飲料,一喝便是半罐。「既然妳們都知道我的名字,我也就不用自我介紹了吧?我現在只想知道怎麼取回火焰,還有誰也來到這裡了。」
  「取回火焰簡單,只要我四處把你失散在ALICE裡面的資料一個個收集回來,包準可以讓你變成原本那個狂霸酷炫跩的8+9……至於還有哪些傢伙來?剛才莫比給我的資料裡面說,一堆奇形怪狀的格鬥家資料都進入了數據庫內,當然,那個人也在。」
  「哪個人?還有什麼是8+9啊,這世界的用語?」
  「嘛,我們先不要管8+9這件事——八神庵知道吧?我查過資料了,你們彼此可說是一生的宿敵。」
  席地而坐,里向京現出手上手機的照片。
  那是一個像是城市般的空間,而站在中間的紅髮男人讓京瞪直了雙眼——同時他笑了出聲,棕色的眸對上了里的亮紫色、他指指手上那微弱的火焰。
  「喂,里——這樣叫妳不會生氣吧?我要我的力量回歸,越快越好……來到這奇奇怪怪的地方第一個練拳手就是八神,我可是熱血沸騰到要燒起來了啊!」
  「該說你是笨蛋,還是眼裡只有那個犯中二病的傢伙?莫比,聯絡彥星他們準備一下,晚點上工。」
  一手滑動手機確定了自家檔案庫內的AI資料,另外一手則是在眼前那台大大的電腦內進行著操作,從前身為時空之門元素師的她對於這類的空間轉換十分得心應手,她看向那像是路邊街道般的空間。
  「這也是新的AI所存在的地區嗎,里小姐?」
  「嘛,山崎龍二……但我的重點不是他,而是那個空間裡面的票券。」
  拿出口袋內幾張白色的票券,里先是撕掉其中一張、而後將化做資料的票券放入手機之中——大大的電腦先是顯示檔案庫裡面有新AI的加入,而里的手上則是多了團紅色的烈焰。
  ——如同資料顯示的,「原本的」草薙京一般。
  「現在是怎樣,里妳也有類似於我的能力?還是說要幫我找回力量都是幌子,其實是要等等找時機幹掉我對吧!告訴妳,京大人我——」
  「哇操你白癡喔,老娘我真心要讓你和你基友打一砲(?),一言不合就揍人,是不是不知道我以前是什麼來頭啊!死吧草薙京!」

  在京站起身準備要和里理論的瞬間,她二話不說就是把手中的火焰直接往京的肚子揍去——屬於原主的烈焰融入他的身子,但一個不小心用拳過度的里也因此瞬間KO了那個傳說中的格鬥天才。
  「里小姐,妳的講話和行動好像有點……太激烈了呢?」
  「抱歉啊莫比,我覺得我如果不先發制人,以單純的男女力量懸殊我應該是無法撂倒他的。喂那邊那個經過的鄭成功!」
  喊過了正準備去吃早餐的鄭成功,藍髮男子看向地上京的屍體(?),一臉不解。「怎麼了?里也真是的,雖然知道妳以前在別的世界是個不良上司,在這邊亂揍人然後直接帶回家也是不太好——」
  「晚點再和你解釋,總之先把這個腦袋裝肌肉的智障搬去你隔壁那沒人住的雙層床下鋪休息。」
  「哇,這傢伙是我的新室友?沒問題,妳就先指揮其他人解決下最近ALICE充斥的病毒問題吧,我剛才看到彥星、三藏和巴爾,他們已經準備好要出發了。」
  「莫比好效率,不愧是我最信任的孩子。」
  目送鄭成功像拖屍體一樣的將京拖離現場,里拍了拍莫比烏斯的頭,而後者則是微笑了笑,撿起地上京喝完的鋁罐垃圾。
  「不會的,我才是感謝里小姐的欣賞與重用。」
  「……所以剛才我脫口而出什麼打砲的,妳就當作完全沒聽到、我也沒有說吧?」
  比了個噓的手勢,難得的、里的臉上出現了不知名的紅暈。


02.
  「去他媽痛死了,那女人怎麼一拳下來那麼不留情……」
  從昏迷中驚醒的京除了體內增強的火焰外,先感受到的是腹部那熱辣辣的痛楚——整個人縮在床上動也不動,但下一秒、出現在眼前的漢堡引起了他的注意。
  「喔,醒啦?先和你說聲抱歉,我們家適合者偶爾會有點暴力傾向——但聽說你是一流的格鬥家,這點痛應該是還好吧?」
  「還好個頭啦,老子現在可是沒有完整力量的狀態喔?等一下——」
  拿起漢堡開始啃的京這時才注意到眼前的藍髮男人,只穿著一條泳褲以及海盜外套、雖然也是一臉無害的樣子,但怎麼看怎麼可疑——等等,自己該不會在昏倒的時候被他做了什麼了吧!
  「操,我對男人沒興趣,不要馬上脫褲子檢查有沒有被怎樣!妨害風化啊喂!」
  趕緊制止了京檢查自己貞操(?)的動作,鄭成功坐上了自己的床沿、隔著可能隨時被燒到的安全距離與京對話——自己來到這裡的型態是火屬性的海盜裝束而非原本的水屬性,如果火一個不小心燒起來,可是很難解決的。
  「你這樣說我就安心……抱歉啊,之前有些陰影,神經質了。我是草薙京。」
  「延平郡王鄭成功,不過你看到的我是海盜型態就是了……里說在她幫你找回火焰前,先由我讓你了解這兒的情形。」
  鄭成功也嚼起了自己的那份漢堡,同時,他指向京鞋子上的AI代碼。「會來到這裡,代表你已經成為了ALICE裡面的一個數據之一,你身上出現的代碼就是證據。總之最近上層不知道為什麼舉辦了所謂的格鬥大會,原本應該是只有我們這些原生AI上場,卻意外吸引到你們這些來自別的世界的格鬥家資料。」
  「……所以不只我和八神,還有更多人在這?」
  「是啊,他們的資料都在格鬥大會徘徊、或是被其他的適合者給收編回家了——現在比較棘手的是你口中的八神和兩位女性疑似散布了一些病毒去感染AI們,前幾天里還因為被一個正義廚跆拳道大叔誤會是感染者,和他打了場轟轟烈烈的架……」
  「等等,我只想知道最後誰贏了。」
  「當然是里,而且要不是彥星跑去阻止,場面應該會一發不可收拾。」
  「……金大叔,默哀啊。」
  這個自稱適合者的女人到底是何方神聖?京有種奇異的背脊發涼感,一口把漢堡最後剩下的起司與肉吞下,他伸了個懶腰。「成功,會點火嗎?」
  「會是會,但應該沒有你的火那麼純粹,畢竟我的原生AI是水屬性的——怎麼,手癢了想要打架?」
  「——嘖,怎麼覺得我意外可以和你處得來?」
  一秒鐘被鄭成功讀到心思的京笑了開來,而延平郡王則是站起身,臉上的表情充滿著自信。
  「不是你們這種格鬥家沒錯,但我好歹也是男性AI吧?一點兒屬於男性的格鬥浪漫,我還是略懂一二的。不過剛被里揍過,你OK嗎、京?」
  「說什麼呢,老子來到這邊,可是要隨時找機會和八神打一場……順便找里這女人報仇的啊!」

  彈指,火光通過了京那畫有烈日的手套,在他的手上燃起了烈焰。
  ——而且比他剛來到ALICE時還更加熾熱。


03.
  「小舞,別說我對妳不好,我和妳談個條件。」
  「怎麼了呢,小里?」

  雖然自己並沒有收編到那名為不知火舞的格鬥家AI,但因為意外來到自家的安迪,里和那位隨時跑來逼婚(?!)的女孩有了接觸,這幾天她也會找時間和家裡的一些女性AI跟舞喝杯茶。
  接過莫比烏斯倒的橘子紅茶,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機、向舞現出了一本相簿——裡面充滿了安迪的各種側拍,甚至還有幾張是這位適合著冒生命危險(?)請安迪的義兄泰利幫忙自己拍到的、甚至可以拿來做寫真集的照片。
  「這段期間幫我們調查一下關於八神散播病毒的真相,我不只把照片全部高清檔壓縮給妳,每天要來找安迪不管幹什麼都沒關係。」
  「唔——!雖然答應的話感覺我就變成一個沒原則的女人,但是……」
  「舞小姐,前些天我和安迪先生閒聊的時候意外套出他的話,他說在ALICE這裡把自己鍛鍊好後,就會直接把妳娶回家喔。」

  里偷偷朝著正在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莫比烏斯比了個拇指,舞用力拍了下桌子,因為開心而脹紅的雙頰充分展現了屬於她的女人味——一口喝完參了點白酒的紅茶,她眨眨眼。
  「小里和小莫比就知道要怎樣套我呢?嘿嘿,我當然知道妳們想要圓一趟草薙想和八神打個你死我活(?)的願望……就讓他們打吧,調查什麼的就是我們這些女孩的事情囉☆」


04.
  最後證實病毒散布的原因無他,就是庵想要和京在ALICE一決勝負的幌子罷了。
  在把庵的AI資料收編到自家檔案夾前,在格鬥大賽廣場的千鶴還一次抓著同為神器夥伴(實際上比較像兩個麻煩的弟弟)的京庵兩人念了陣,最後是似乎又被赫爾欺負的伊登委屈的跑過來找她哭訴,這場鬧劇才正式結束。

  「所以京,你和八神的對決最後是誰贏?」
  「問什麼廢話?當然是我囉,多虧里那女人一天內就把我所失去的火焰找回來(BUG99意味)……不過我還是覺得有些勝之不武。」
  勾上一旁鄭成功的肩,京嘆口氣,目光投向後方一臉大便跟著諸葛亮一起走著的庵。「他和我一樣,似乎來到ALICE後丟失了很多資料……現在里去回收那些病毒了,晚點我再和她報告這件事,我可不希望我一生的勁敵變得那樣弱啊?」
  「有時還真的不懂你們這些傢伙的想法……對了,等等打麻將?我已經糾好信長和拿破崙了,這次賭大一點,輸一局脫一件!」
  「哇靠鄭成功先生你可真敢賭啊?看京大人我等等就讓你連泳褲都不剩!」
  前方兩個其實只是一起住了三天就延伸出意外友誼的男子高中生,不知怎的就是讓在後方的庵越看越不爽——哼了聲,而似乎注意到這一切的諸葛亮因此笑了出聲,手中的羽扇揮了揮、像是在觀察這件有趣的事情似的。
  「八神君非常注意草薙君呢?」
  「……要不是我的力量只剩大概十分之一,肯定會把他變成那女人檔案裡面的廢棄資料。」
  「力量什麼的請別擔心,只要你願意提出,里大人肯定會幫忙——她就只是長的兇悍點罷了,說不定意外的和八神君很合?」
  「我可不想和她牽扯上什麼關係。」
  「但你不能否認的是,現在的你要完成目標就是需要她的幫助啊。」
  被諸葛亮的話語一把堵住,庵紅色的眼狠狠瞪向身旁的臥龍。但諸葛亮完全沒有在意對方那野獸般的表情,只是呵呵笑了聲、掏出了口袋內的小茶點放在庵的手上。「還沒和八神君自我介紹呢?本人諸葛亮,被稱之為臥龍——不過要怎麼稱呼我都無妨。」
  「哼。」
  雖然成了AI的資料,但生理上的吃食需求還是讓庵打開了手中的茶點,小口小口的啃食著。
  「如果覺得和其他那些比較熱情的人處不來,隨時歡迎八神君可以在晚間的時間來找我與特洛伊小姐喝杯茶——不一定要參與話題,在旁聽我們的垃圾話也是沒問題的。」
  「……再考慮。」
  回應諸葛亮這句話的當下,庵的表情似乎軟化了一點。


05.
  「我去你的臭彥星,又趁我不在偷偷去酒吧把妹!下次我一定要先堵住別西卜先生的行程,不然他們一定會亂喝——」
  抱著一疊由里所交代下來的資料,織姬氣呼呼的一邊埋怨、一邊在走廊上快步走著。但似乎因為在氣頭上,她完全沒有注意到眼前正站著那名高大的紅髮格鬥家,就這樣直直的朝他的背撞了上去。
  「哇啊!痛痛痛,真是的!小里有沒有和你說不要隨便亂擋……路……」
  和庵對上眼的當下,織姬嚇得手上的資料掉了一地。天啊怎麼誰不撞,好死不死的就碰到這可怕的傢伙啊啊啊!似乎和他處得不錯的特洛伊也不在,現在該怎麼辦呢織姬,要逃跑還是——
  「抱歉,是我沒有注意到。」
  咦?
  眨了眨眼,織姬一臉呆滯的接過庵幫忙自己撿起的資料們,目光跟著男人的腳步一同離去在走廊遠方的當下,她才有種鬆口氣的感覺。
  「呼,嚇死我,差點以為要被怎樣……」

  不過,那個人似乎也沒有像他外表那樣,看起來是個壞人啊?


06.
  「喂,你。」
  「……嗯?是八神啊,怎麼了?要找京的話,他好像和莫比一起去採買東西——」
  鄭成功話才說一半,便被庵整個人抓住了海賊外套的領子。
  「草薙京是要死在我手上的人,記清楚了。他只能死在我手上!」
  「靠夭咧!我說過我對男人沒興趣,別亂誤會啊危險份子紅毛臭Gay!」

  ……據說最後莫比烏斯大概花了一個小時才收拾完庵與鄭成功打架的殘局,順便兩個當事人都被里抓去制裁了。


FIN.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