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んスタ】The Rising Fool[CP向/スバ北]

*本次ICE4小料網路配布
*復仇龍騎士/嗜血龍騎士/Drag On Dragoon三代世界觀Paro
*有些微原遊戲劇情捏他
*以原作世界觀加以改編過的設定
*本篇故事有部分血腥及色情描寫,不適者請先行迴避

>>>>>>
  「你為什麼會找上我?我可是龍,就算你現在看到的我是和你長得差不多的樣子……我還是會噴火趕人的喔!除非你給我亮晶晶的東西,就考慮不和你追究突然闖進我的洞窟這類的事情!嘛,雖然一個人在這邊久了也很無聊——」
  橘髮的龍角青年趴的一聲坐了下來,手中把玩的是一個不知道從哪裡拿到的金黃色硬幣。看向眼前那一身純白的面無表情男子,胸口裡不解的情緒越來越多——他自認自己已經躲在夠隱密的地方,可以不用管「這世界」上所發生的奇怪事情。
  這個身上有著像是花朵般奇怪香氣的人,究竟……?就在他已經完全思考不出什麼所以然的當下,衣裝純白的男子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讓他一個不小心看傻了眼。
  原來看似面無表情的人也會笑嗎?
  「為什麼嗎?好問題。我和你算有那麼一點點淵源,畢竟我手上這把武器就是出自你父親的力量……可惜沒有機會和那隻身抵抗『神』的龍見上一面。」
  「等一下,你這話怎麼有種輕視我的樣子!我也是從小就沒有見過我爹,但我的力量也是很強大的喔!雖然……」
  水藍色的雙眸一沉,龍角青年轉著硬幣的手停了下來。「在『大災厄』後,多了很多和我一樣的、被稱為『異形物種』的存在……我嘗試想和他們做朋友,因為他們不是人類、不會因為看到我就逃跑!結果他們不是逃跑,就是差點殺了我以至於我必須要反擊……到最後,也只能一個人躲在這種地方過平靜無波,偶爾收集山腳下別人掉得亮晶晶東西的生活了,嘿嘿☆」
  原本還有些陰沉的氣氛因為龍角青年的笑容,明亮了些。
  「畢竟你對於異形物種來說,是過於強大的存在。」純白男子順勢坐到龍角青年的身旁,高舉起一樣是雪白色的長劍。「和我一樣。受詛咒的生命使我比常人更加能夠抵禦那些魔物、惡意之人的襲擊……但就像是我說的,這是詛咒。」
  「詛咒?可是我看你整個人都好好的啊,完——全沒有一點病痛的感覺……」
  「嘛,之後你會懂的。畢竟龍與『花』……某方面來講,是密不可分。」

  花?
  龍角青年這時才注意到,對方的右眼綻放著一朵粉白色、雖然稱不上是艷麗,但絕對可以說「美麗」的奇異花朵——這大概就是他身上可以聞到香氣的原因吧?腦袋裡面迴盪著「原來如此」的語調,不過下一秒,龍角青年想起了他原本的目的。
  「等一下等一下!我怎麼就這樣和你扯了那麼多東西啊,現在的重點是你為什麼要找上我!還有我爹的力量為什麼會被你給借走、還有你到底是怎麼登上這座山頭的……」
  「我一個一個回答。一、找上你的原因是我需要你的力量;二、這把劍是在你父親巢穴找到的,在我和他進行一次談話後他便飛的無影無蹤;三、我說過,我比常人更能抵抗那些惡意的襲擊。明白了嗎?」
  純白男子掰著手指,強而有力的聲調讓龍角青年一愣一愣的——此時他站起身子,向對方伸出了手。
  「抱歉,是我太單刀直入了……身上閃耀橘色明星的巨龍,スバル。我的名字是北斗,人們稱我為『反叛的歌者』——因為我的目標是殺掉目前統治這個世界五大區域的歌者……我那沒有血緣的弟弟們。」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很順的握上北斗的手後,スバル才意識過來自己已經發出了驚呼——而使他驚訝的點有兩個。
  一是對方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二則是……他要殺掉歌者,破壞目前和平的局勢?
  「等一下等一下!我是崇尚和平主義的龍喔,要我去陪小北你殺掉歌者什麼的,我絕——對辦不到!況且,殺掉他們對你一定也沒有好處……」
  「有啊,這樣這世界上就只有我一個詠唱者了。」

  對方理直氣壯,甚至可以說是認真無比的回應讓スバル張大了嘴。這傢伙……究竟是野心家,還是另有隱情?
  風吹起了北斗白色的披肩,スバル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上面的血漬痕跡。嘴上說著「崇尚和平主義」沒錯,但他心中的情緒更多的是好奇——無論是所謂的「花」與龍的關係,還是對方要去抹殺歌者存在的意義,都一定有屬於這傢伙的原因。
  說不定……只是說不定,可以用自己的力量讓他回心轉意,不用破壞這個世界的和平呢!
  「好,就這樣辦!」
  「……怎樣辦?我還沒有得到你的回應,明星。願意借我你的力量嗎?」
  糟糕,自己的精神喊話不小心被北斗給聽到了……スバル也沒有管對方為何不是稱呼自己的本名,只是抿起唇思考了下——而後點點頭。
  「先講明白,我是不會陪你去做壞事的喔,小北!還有我的名字是スバル,隱居在這裡很久很久的一條龍——難得和人講到話所以有點兒興奮,總之我會跟著你,然後用力想出可以雙贏的辦法、避免你去殺掉歌者……」
  「哼,如果你可以的話。」

  北斗的語氣像是輕蔑的吐槽,但其實,他臉上的笑意是不會騙人的。



  「——受刑者,衡。罪證,屠殺整間妓院、屠殺善良百姓、搶奪、偷竊……」
  宣判自己罪證的官員聲響還在耳邊迴盪著,劊子手磨刀聲清脆得讓人有種厭惡的感覺——但有什麼用處?反正刀起刀落一條命過去了,說真的、自己也覺得這就只是一次生命的輪迴。
  如此而已。
  瞬間有種很想大笑的衝動,不過忍了下來。圍觀的群眾比比皆是,哪些是跟風、哪些是真的被自己所殘殺人們的家人親友?在這個瞬間也沒有人可以回應這些問題,他只是閉上眼,等待著那一瞬間。
  嘛,痛也只是痛一下子——
  刷。
  刀聲落下,但是他沒有感覺到一點痛楚,反而是鼻尖傳來甜膩的香味……猛的睜開眼,他所見的只有一朵巨大的花朵。
  腦內浮出的第一個想法,魔物?反射動作的直接拔起劍向花砍去,可飄落的花瓣分裂成更多、更多的花朵,濃郁的氣味讓人反胃、渾身上下被那些花朵纏繞著且無法掙脫,瞬間他還寧願自己就這樣被砍頭了,何必在此苟延殘喘半死不活,還做這種詭異的夢?

  眼前,全部都是花呢。
  全部。
  全部。
  滿滿的、粉白色的、散發出作嘔香氣的花。

  「為什麼……要來……找上我這種不如死去的人……?」
  「因為,很有趣啊♪衡……還是應該稱呼你為,『北斗君』呢?」
  失去意識前,他聽到的是一個來自遠方的嘲弄聲響——彷彿把「這個世界」當作玩物似的,俾倪一切的聲音,在他的腦袋裡面迴盪著。



  竄入鼻尖的海水氣味使北斗驚醒過來,這時他才發現、自己夢到了那個被「花」所寄生的,完全不堪回想的過去……抓抓腦袋,身旁回歸成龍型態的スバル睡得香甜,像是這世界完全沒有他的事情一般,甚至還說起了「請給我這一大袋金幣」這樣的白痴夢話。
  說真的,北斗完全想不到スバル是如此好說話的人……呃、龍,嘴上說著「崇尚和平」沒錯,但還是跟著自己好一陣子,甚至裝作正常的人類拼命調查關於歌者們的事情,得到回應後還會用專屬於他的講道理模式表示「明明歌者們都是英雄,小北才是壞蛋吧」這樣的說法,不過全被自己用在路上搜刮來的亮晶晶寶石給唬弄過去了。
  他當然知道,スバル跟著自己無非是因為對於世界的好奇、還有過於寂寞——每到這個時候,總會覺得自己是不是利用了對方如同白紙般的純真,好達成一切的目的?

  記得當初尋找スバル的父親時,和那隻巨龍一相見,對方就直接了當。
  「你是『花』的源頭,對吧?」
  「源頭什麼的我不敢當。不過,我確實是被『花』所寄生之人……由於聽說過這樣的詛咒可以尋找龍詢問解決的方法,於是冒昧的前來,請您原諒!」
  「不用在這邊和我說什麼客套話,人類。因你這個『原生』而分裂出其餘六個歌者弟弟的事情,我可是都知道的……之前好不容易解決一個,好像是你最小的弟弟?算了,反正這一切都是『順便』而已。」
  「他們不是我弟弟。至少,我單方面不想要承認。」
  「真是任性的人類呢,啊?」

  那天和巨龍聊了許久,也大概了解了如果要消滅「花」,龍的力量是必須的——當然北斗有和對方尋求幫助,但巨龍只是呵呵的笑了聲,交給他一把白色的長劍後便搖搖頭。
  「人類,我能給你的幫助、也就只有幾千年前我以我的牙齒,為我的旅途小夥伴所做的武器了……和你的相遇是個必然的巧合,在這之後我可要去好好的雲遊四海了吶?但看在你是真有心想解決你這個爛攤子,就再和你說個情報。」
  「什麼東西……?」
  「我的兒子,你去尋找他吧。」

  「真是,怎麼就讓自己陷入這種回憶漩渦了……人還是得向前看啊。」
  雖然我他媽已經不能被稱為人了。北斗省略了這句自嘲,像是陪伴寵物般的摸摸一旁スバル的頭,閉上眼、準備第二天的突襲行動。
  不過淺眠的自己,應該也是沒法好好睡上一覺吧?
  應該說,自從以那種奇怪的方式重新復活後——就再也沒有辦法睡上一個安穩的好覺了。



  「小北、小北醒醒!我嗅到敵人的氣味,和海一樣鹹鹹的,還多了血的味道!」
  「什麼東——靠!」

  才覺得無法睡一個好覺,沒想到就自己打臉了?以最快的速度站起身,順手拿劍就刺穿那已經揮刀往自己身上用力砍去的海之國士兵、血濺上臉的當下似乎引起了身為詠唱者會被特別凸顯的慾望——以北斗來說,就是殺戮。
  一、二、三、四——在心中默數著自己所殺掉的士兵數量,閃過スバル噴出的火焰順便環顧四周的情況,估計這只是自己的「第五個弟弟」所派出的第一批兵力,如果越接近海之國的遺跡,和スバル所碰到的情況只會更加險峻。
  尤其是,還有一個巨大的船艦伸出大砲把自己當作目標的情況!
  「明星!我可以麻煩你去解決海上那艘戰艦嗎,這邊的我可以一個人清掉!不用擔心我,活著回來!知不知道!」
  「啊……沒問題!小北也是,我還沒有知道你真正的目的前我是不會死的喔☆」
  橘色巨龍振翼,飛起來所掀起的風將弓兵給射來的箭全數擋下——北斗趁著這個空隙,直接一不作二不休的將一排小兵的頭腦給砍下,噴濺的血液沾染上他純白色的衣物,微微皺起了眉,當然是想過可以不要用那麼暴力的方式解決這一切。
  但是,早已被「花」給侵蝕的心智已經漸漸變的不像原本的自己……當然是有因此懊惱過,不過轉念一想,反正遲早都要死了,幹出這種事情的「反叛歌者」北斗多麼罪大惡極、也是沒什麼差吧?
  ——真的要說,當時知道自己被「花」給寄生後,他是有嘗試過自殺的。
  當手中的箭往心臟刺下的瞬間,湧上的不是身體上的痛楚,而是對北斗來說再也熟悉不過的甜膩花香……後來他才從スバル的父親嘴中知道這是屬於「花」的自我防衛機制,而那些「無血緣的弟弟」,也是因此而產生出來——他們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記憶,但總歸來講、幾乎都是從北斗「理想中的自己」所延伸出來的新人格。
  因為本質是自己,所以才是最麻煩的啊。
  一個轉身,在思考著的同時又解決了剩餘的雜兵,遠方傳來巨大的聲響,想必是スバル成功解決掉那艘船艦了吧?抬起頭抹掉沾染上臉的鮮血,只見橘色的龍抓著似乎從船艦上找到的閃亮寶石,興奮的在空中飛啊飛的。
  「喂明星,別那麼引起注意啊、快點回來!這次是我不察,休息一下就要繼續趕路了——在海之遺跡有更多亮晶晶的東西,等解決掉我的五弟後給你撿個夠。」
  「真的嗎!小北你不能騙人……哇啊啊啊啊等一下!小北的衣服和劍怎麼都是血,全都髒掉了啊!原本是純白亮晶晶的……」
  飛回到北斗身旁的スバル又幻化回原本的人型,對著染血的旅途夥伴以及佈滿整個沙灘的斷肢殘臂只能說滿是震驚,這個人的戰鬥方式都是這樣的嗎?
  「用不著擔心,這只是我的壓力釋放而已。別一臉苦瓜臉,很難看——而且說真的,跟著我你遲早要習慣這些荒謬、卻真實無比的事情。」

  北斗苦笑。
  而スバル只是歪著頭,而後安慰似的抱住了對方。
  「小北,我不清楚你所面對的是什麼東西……雖然我要再三強調我完全不支持你去殺掉你的弟弟們,但是我都答應跟著你了,就一起去面對吧?畢竟你是我第一個可以被稱為『夥伴』的存在!第一個喔!」
  「……啊。還有,別突然抱上來。很髒的啊。」
  語畢,北斗輕輕揉了揉スバル一頭亂亂的橘色頭髮。



  夥伴……啊。
  有時北斗會想起在逃離自己被賣去的那間妓院時,一起行動的男孩——但說也諷刺,當初逃離行動差點失敗就是因為那位男孩臨陣畏懼,而後偷偷的把兩人的行蹤暴露給妓院的人知道。
  結果就這樣引發了一個人的革命,幹掉妓院所有人了呢?

  在這趟與其他詠唱者互相較勁的旅途中,北斗偶爾也會吐露些關於自己過去那些荒唐事跡給スバル知道,有時還會得到一句「當初看到小北完全沒有一點殺人犯樣子」的回應,使他有些哭笑不得。
  「嗯,當時在天空中對一堆『低等翼龍』罵咧咧的傢伙,可是你喔?」
  「因為他們就是低等生物……不對不對!我怎麼又那麼輕易被小北給吐槽回去了,看來我的搞笑技能要再多修練——」
  「你只是隻龍,不是搞笑藝人。」
  說是龍,反而更像小狗就是了?對於北斗來說,這樣的對話對於消除每天夜裡,與逐漸侵蝕自己的「花」進行理智對抗所積累的壓力,十分有用。
  越是殺死其餘詠唱者,「花」的反噬就越是嚴重。他反而還慶幸被寄宿的人是自己,至少他有自信可以在所剩無幾的時間內,用僅剩的正常人狀態毀滅詠唱者、毀滅「花」。
  雖然真正可以將「花」給毀滅的方法,目前北斗還沒辦法和スバル開口說明——如果知道真相,那個純真的孩子一定會難過的。
  所以,在正式攻進教會都市殺掉天才般的大弟前,就把這件事情當作一個小小的秘密吧。



  「如果要根除我身上的該死東西,到底該怎麼做呢?除了把那些因我而分裂出的傢伙一一解決外——」
  「很簡單,人類。」
  「啊?」

  巨龍指指牠的尖牙,語調像是講著今天天氣一樣的自然。
  「最後,再讓我們龍把『花』的根源給全數消滅就好。」



  ……又夢到了。
  那是在スバル的父親離去前,最後留給自己的話。
  北斗自動忽視右眼上花朵傳來的陣陣刺痛,最近雖然都可以輕易地進入夢鄉,但總會在半夜的時刻因為夢境而突然驚醒,而後就是意識和「花」之間的角力拔河。
  前幾次,他會靠著自殘的痛楚忽視掉「花」的侵蝕,畢竟痛也只是一下子,不一會兒就會因為詠唱者的力量而自動再生——慢慢的,在心智受到影響或是較為薄弱的時候,自己的腦袋會被「花」的思考所佔據。
  原本甜膩的花香突然成了令人上癮的氣味,眼前所見的一切都恍恍惚惚、內心屬於詠唱者特別被放大的慾望滿溢,無論是殺戮慾、甚至是性慾……那瞬間,北斗才了解當初在與六位弟弟第一次拚搏時、順手將附近的鴿子幻化,好分散弟弟們身上花之力的人形們最後成了什麼樣子。
  變為使徒的白鴿,不只是服侍詠唱者的戰士而已,他們還是詠唱者發洩慾望的存在。
  當然可以選擇將那些使徒納入手中,好讓詠唱者弟弟們因此使精神陷入崩潰——但北斗深知自己這個個性,如果把一個人視作朋友甚至夥伴、那個人就會在心中佔很大的一個位置。
  為了避免麻煩,果然還是一次就殺掉就好。
  生離死別,太麻煩了。尤其是對已經沒有什麼時日的自己來說。
  艱難的從被「花」控制的混亂狀態回復平常的冷靜,這時他才發現自己正擁著一旁化作人形的スバル,姿勢還曖昧到讓北斗的耳朵一瞬間紅了起來。
  這傢伙不是龍嗎!最近一直以人的型態行動是怎麼回事,等他明天睡起來一定要好好唸唸他……感覺到因為「花」的幻覺所造成的生理反應,才想起身走遠些自行解決、自己所擁住的那人突然轉過身、用一雙巨大的水藍色眼睛直勾勾盯著自己。
  「小北?和你們人類所謂軟軟的抱枕相比,我可是一點都不好抱喔?頭上有硬梆梆的龍角就算了,有時候夢到興奮的東西還會在夢裡面不小心連翅膀都顯露出來——」
  「……你怎麼現在就醒來了!」
  「因為小北平時體溫都是涼涼的,但是今天異常的熱。」
  沒想到是因為平時的低體溫露了餡嗎……有些難為情的咬了咬嘴唇,北斗深呼吸一口氣,決定以最簡短的方式和スバル說明目前這個有點兒尷尬的情況。
  「簡單來說,我剛才差點因為『花』反噬的力量,變成一個如果附近有人就想和他上床的詠唱者,無論男人還是女人。」
  冷靜,北斗、不能教壞對方……以最平靜的語氣說明完畢,為了避免對方還是有其他存疑,順便做了其他的補充。「有時候你看到我在殘殺那些小兵、甚至是弟弟們時會變個樣子對吧?『花』會把被寄生者心理面的慾望最大化,像我就是一直壓抑著的殺戮……還有每個詠唱者都有的,關於生理上的慾望。」
  「難怪我一直感覺到有東西頂著我,這樣說就通了!其實我也有想過,我們所遭遇過的你的弟弟們啊,不是擁有一堆漂亮女孩的後宮、就是有個帥氣的男性使徒陪在身旁……」
  「喂,這種事情不要講那麼露骨好嗎?那只是我的生理反應——」
  「只是這瞬間突然有種『啊,小北也是個男人呢』的感覺就是了!」
  「……嘖。」
  突然被スバル的發言堵得不知道下一句要講些什麼,順手摸上臉頰的當下發現燙得不像話、北斗望向對方的臉,一個瘋狂的想法在腦袋裡面升起。
  ——真是,難怪有時候總會聽到有人說「詠唱者們都是群擁有力量的瘋子」這樣的發言呢?擁住了一旁的スバル,和平時完全不相同的體溫差使自己有些不適應,他輕巧的笑了,如同銀鈴一般的。
  「嘿,明星。」
  「小北?你怎麼了,雖然剛才的發言很勁爆沒錯……」
  「幫我一把。別擔心,只是我單方面的性欲發洩而已——很快就結束了,我保證。」
  「可是我!我完全沒有經驗啊,不要說跟你們這種人類了,連和龍族的同伴都沒有——」
  「經驗的話我倒是很豐富、別忘了我和你講過的那些過往破事啊。在被花寄生前,我也是在妓院裡面的底層拼命打滾的……就算那並非我自願的生活。」
  他拉住スバル的手往自己勃起的性器上撫去。
  下一秒感到對方的手已經開始進行摩擦的動作,已經許久沒有的快感突地襲上腦袋、忍不住發出呻吟聲的同時又看到了龍角青年的水藍雙眼,盈滿的是溫柔、還有不捨。
  「如果可以幫忙分擔一點被『花』所侵蝕的痛苦、還有不得不背負的無數條生命的話……作為北斗的朋友,我很願意喔?」
  「……謝謝你,明星。我這樣麻煩的體質還有點能發洩的管道,這樣就好……嘛、這樣就好。」
  作為回應,北斗吻上了スバル的唇——像是以前在妓院時,和那些點台的傢伙做的事前調情一般。



  前戲沒有很長,只是引導スバル替自己的後穴做擴張時花了些時間。
  畢竟也沒有和別人做愛好一陣子了啊?摸摸スバル的頭當作安撫,用耳語輕聲提示進入前的一些環節,此時北斗也發現對方似乎在緊張的時候會想索吻、仔細想想……是還滿可愛的,他輕輕的笑著。
  「喂,明星。會害怕……?」
  「怎麼可能不怕!很舒服啊、但又覺得不能只有我一個人沉浸在這種感覺裡面,嗚……小北,我真的可以——」
  「就當作陪我瘋一回……等等,我自己坐上去。」
  確認了對方的下體已是呈現昂揚的狀態,有些壞心眼的用指甲劃過性器前端,引出スバル驚呼的同時被他給瞪了一眼,而自己只是無視那個已經帶些攻擊性與生理逼出來淚水的眼神,緩慢的、將那原不是用來進行性行為的器官用雙指擴張。
  而後,忍住進入瞬間對於腦袋的激烈衝擊、北斗適應著スバル的性器後開始搖動著下身,好形成像是對方在抽動的假象——圈住對方的脖子好穩住動作,他將スバル一把抱進了懷中。
  「呃、呃啊……好奇怪的感覺,小北……無論是你身體裡面的溫度、還是我的……我被你的後面給包覆、一開一合的……嗯嗯……」
  「別……別表現得像是被上的人好像是你一樣啊,明星……嗯……」
  ——但嚴格來說,確實是自己上了スバル沒錯。北斗再次吻上一臉不知所措的スバル,晃動的動作更加激烈、彷彿是引爆炸的起火點一般,即將要一發不可收拾。
  唇舌交纏在一起,原本是自己在上位的姿勢也不知為何變成了倒下的樣子、而似乎是感覺到歡愉的スバル開始動起了腰好將性器進行抽插,動作甚至比北斗自己動的時候還要快速。
  「嗯——明、明星你也上手了啊……啊,很舒服、舒服對嗎……明星……?進步了啊、啊嗯……嗯……」
  「很舒服……喔?尤其是小北的身上好香……有花的氣味、讓人忍不住想要一口吃掉……」
  「如果可以,你就來——吧?」

  整個晚上重複做了幾次,北斗幾乎被「花」所影響、吸食迷幻藥般的腦袋完全不清楚——只記得不停的抽插、高潮、射精、親吻,最後結束在スバル用力咬上自己肩膀,同時將最後一發滾燙的白濁灌入後穴的瞬間。
  被填滿的瞬間像是酒醒一樣,似乎已經筋疲力竭的スバル倒頭就睡,北斗揉揉腦袋、對於這次的衝動行事當然有那麼些罪惡以及後悔……唯一的好處只有整個人因此冷靜了些。
  呵,曾經對性愛麻木的自己居然搞成了這副德性——真的是瘋子,瘋到沒有什麼東西可以作為其他的形容詞。
  撫上因為被スバル用力啃咬而受傷的右肩,北斗深知,這是一道永遠不能複合的傷口。

  畢竟。
  對方可是專門消滅被神所創造的玩物「花」……英雄那般的存在啊。



  直到第二天醒來,肩膀的傷口還是血流不止。
  是已經不會痛了沒錯,只是十分麻煩——無論是要如何向スバル解釋,抑或是之後的戰鬥,都會變成一個不確定的要素。
  唯一能慶幸的,只有剩下最後一個躲在教會都市的弟弟要解決了吧?
  深了伸懶腰,此時才真的感覺到渾身上下的疲憊感。搖了搖一旁的スバル,意外的沒有像平常一樣的會賴床,而是馬上睜開眼的樣子著實讓北斗嚇了一跳。
  「啊,醒了啊?早安。」
  「早安小北,我現在還覺得全身痠痛、好像也被你的『花』給影響了一樣……小北?」
  「怎麼了?」
  「你的肩膀、怎麼一直流血……」
  「啊,這是場意外。但也應該讓你知道,我當時找上你的原因了。」

  拿出隨身攜帶的繃帶快速的為自己包紮,北斗站起身,套上在一旁已經曬乾、重新恢復純白色的戰鬥用輕便服裝。
  スバル發現,北斗的眼神比以往都要空洞——他猜想,對方甚至連自己流淚了都不知道吧?
  「能夠殺死『花』的,只有龍。記得我說過,我手上的這把武器是你父親的牙齒所做成的嗎?」

  他笑了出聲。
  沒想到只是在做愛時的啃咬,就造成了原本可以永生的身軀傷害——也是該坦承了,就算這一切並非大家所以為的喜劇收尾。
  但是北斗是知道的,自己其實早已「死去」的鐵錚錚事實。

  「所以,當我把剩下的弟弟都殺光後……就要拜託你、殺掉身為『花』源頭的我囉?」





FIN.
Free Talk
為什麼如此性癖臭的東西就這樣打了8000多個字……

大家好這裡是他摳!這份可以說是被雷給打到才生出的超自我流設定
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做死去補NieR和DoD系列實況(爆
北斗分裂出六個弟弟而不是DoD3原作是五個妹妹的原因
就只是因為我要湊 北★斗☆七★星☆(幹你娘閉嘴wwwwwwwwwwwwwwwwwwwwwww

如果真的要我續寫下去也一定是BE
畢竟這系列就是胃痛著稱的嘛 我是基八郎 我不能只有讓我一個人胃痛
T_T(混亂邪惡

總之、謝謝帶走這份小料的你!
也希望你可以喜歡詠唱者北斗與巨龍明星的設定囉♪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