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P】任務:關於盜獵者

*PMP企劃角色主線相關
*角色噗浪
*不適者慎入

>>>>>>
  「啊,辛苦你了、睦!替小火馬解決了那些壞蛋後還特地幫忙尋找牙牙與雙斧戰龍們,九世先生說不定還會頒發感謝狀給你呢?」
  「沒有啦哈哈,我只是覺得、牠們不應該遭受這樣的對待……」

  手機的另一端是那個溫柔的粉髮少年,他正與九尾以及哈力栗在保護區的岩石山道尋找疑似受到攻擊的寶可夢蹤跡——而琳娜以及一旁的瀨野,則是接收到保育員的訊息後前來協助的。
  「琳娜小姐,對於盜獵者有什麼想法嗎?」看到一旁的人掛下電話,瀨野詢問著。
  「不清楚……可是,總覺得他們並非如此簡單。莉絲!」
  喚了在空中進行巡邏的貓頭夜鷹,後者馬上回到了自家訓練師的肩上等待指示——琳娜只是笑了笑,將包包中的尖叫力壯雞拿給了牠。
  「知道睦吧?剛剛和我講電話的那個人。」詢問的同時,她順了順莉絲的翅翼。「先飛去找他,如果那邊真的發生什麼事情、就用力的壓這隻雞煩敵人。」
  腳爪試著壓了壓尖叫力壯雞,莉絲在收到琳娜的命令後,點點頭直接往山頂的方向飛去。
  「這是……?」有些疑惑的瀨野。
  「多一個影響因素是一個。是說,我們在這兒走那麼久了……」
  「除了我和琳娜小姐,似乎都沒有其他人呢?」

  一致的想法讓兩個女孩同時擺出了準備攻擊的架式。
  山道安靜的不能再靜——山雨欲來的感覺讓琳娜忍不住吞了幾口口水,該怎麼辦?在不知道敵人的底細下,自己可以安排的先行計畫也有限,難不成真的要和對方拚一發肉搏戰?
  「瀨野,對打架有自信嗎?」沒頭沒腦的問句。
  「不清楚……但如果可以,會協助琳娜小姐的。」握著拳的同時,她掏出了口袋中的其中一個寶貝球。「打敗壞蛋是其次——但我,會想好好的把他們繩之以法。」
  「是啊,不過我可能還是想先揍一頓……」
  流行音樂的聲響打破了這個安靜的空間,琳娜拿起手機發現是睦的號碼,嚇得趕緊接起的她只看到對方正躲在一個隱密處,一旁是哈力栗、九尾以及自家的莉絲。
  而他們,都十分疲憊。
  「睦!你們沒事……」
  「琳娜姐!這裡訊號有些斷斷續續的,請先聽我講完!」睦整個人湊近了螢幕,面色十分蒼白的他一邊喘著大氣,一邊繼續開口:「我找到了雙斧戰龍牠們的同時,似乎是跟蹤我的盜獵者就直接派出了一群凍原熊,我們想要抵抗,可是力量太懸殊!好在那個時候琳娜姐家的莉絲趕來,我們才能逃跑然後躲在這裡喘口氣。只不過……」
  「只不過?」這是瀨野擔心的語氣。
  「雙斧戰龍、斧牙龍和幾隻牙牙被盜獵者抓走了,還有幾隻凍原熊跟他們的人正追著向山下跑的牙牙們——」

  轟!
  事物被猛然擊落的聲音讓琳娜手一滑的掛掉了通訊,而巨響、是出自於自己與瀨野所在的這兒的。

>

  「凍原熊,使用冰柱墬擊!」
  男子指揮著凍原熊使用冰柱砸毀石道上的景觀,好製造落石影響牙牙的退路——同時,琳娜看到的是一台載著雙斧戰龍、斧牙龍與牙牙的車、正趁亂要往山道下駛去!
  「瀨野!那邊麻煩妳了,這兒我來!」
  「沒問題,我也有看到——出來吧,森林蜥蜴!」
  藍髮少女與她的夥伴寶可夢直勾勾的,往即將逃跑的同黨追擊過去——而琳娜則是放出了自家的寶可夢們,快速指示尼多朗、破破袋、垃垃藻以及阿柏蛇一些事情後,帶著鐵壁槍蝦直接擋在牙牙的前面。
  「槍槍!螃蟹拳把這些影響視線的東西、全部弄掉!」
  鐵壁槍蝦的大螯發著光,牠照著琳娜的指示解決了那些落石——煙霧散開,牙牙還在他們的身後顫抖著,而琳娜則是直接站在這兒,與盜獵者、和他的凍原熊面對面。
  「……小女孩?」似乎有些鄙視的聲音,盜獵者斜睨著琳娜,語氣似乎顯露出他覺得這一切有些好笑。「怎麼,保育員那邊已經窮途末路到要派這樣的雜魚來抵擋我們了嗎?」
  「是啊,雜魚——弱的要命,注定只能被那些自詡為『強者』的人控制、欺負。」
  琳娜呵呵的笑了幾聲,但是沒有歡意,只有滿溢的憤怒。一如往常的,她抱起了一旁總是被當作武器的鐵壁槍蝦,擺出了攻擊的架式、沒有半點退縮。
  「噗,哈哈哈哈哈——用鐵臂槍蝦當武器?老子當盜獵者那麼久還是第一次看到那麼有趣的事情,凍原熊!」
  凍原熊舉起手,等候指示。
  琳娜抱著鐵壁槍蝦的手,比往常要緊。
  「抱歉啊槍槍……這事情解決,帶你去吃好料的。」低聲,同時她觀察著機會——只要能有個空隙作出誘敵,就可以勝利了。

  絕對要保護身後的牙牙。
  絕對要。
  因為那個身影,讓她想起了以前、那受人排擠與欺負的青梅竹馬——

  「砸死他們,衝上去使用劈碎!」
  「槍槍,噴射水柱!把那隻熊弄到陷阱那邊!」
  高壓的水柱早一步壓制住凍原熊,被這突然的一擊弄到無法反應的巨大寶可夢倒在地上,而盜獵則是急急忙忙的往牠的方向跑去。
  「怎麼可能,我的凍原——呃啊——!」
  刺痛與痠麻的感覺襲上盜獵者的腳,同時、他的手開始冒出一粒粒的疹子,想伸手抓癢、卻不知道從何抓起。
  一旁奄奄一息的凍原熊,也是相同的情況。
  「毒尖釘,知道這招吧?」琳娜走向了盜獵者,同時、和她一同出現的是四隻當時被她吩咐的夥伴。「是我們家肉燥麵的得意技能——我只是加上其他毒系寶可夢的毒,沒想到效果比我想像的要好。」
  「所以妳……妳只帶著鐵臂槍蝦單槍匹馬,其實是……為了……」
  「對,為了毒你。」眨眨眼,她迎接阿柏蛇回歸到手臂上,摸摸牠的頭表示讚賞。「放心啦,牠們的毒都還是孩子等級,死不了人的……但是會多痛苦我就不保證了。」
  「哼,妳這樣幹和我們有什麼不……不一樣……?」
  盜獵者嘴角勾起一個難看的笑容,琳娜不為所動的只是接起響起的通訊,那是來自瀨野的號碼。
  「琳娜小姐!我救回牙牙與牠們的家人們,同時也聯絡上九世先生了!」手機螢幕後方,是瀨野與正被森林蜥蜴看守、被綁的嚴實的盜獵者。
  「啊,請順便說這裡有一個中毒的同黨,而且山上還有人需要救援。」當然,她指的是睦。
  透過螢幕反光,琳娜發現的是盜獵者正試圖再拿起武器進行最後的掙扎——轉身掛掉電話,她將破破袋直接丟到對方面前。
  惡臭的味道讓男子暈頭轉向。「唔——!」
  「不一樣啊,至少我不是用強大的寶可夢為非作歹。」在盜獵者前方蹲下,琳娜笑了,拍拍破破袋的頭。「知道這孩子嗎?被牠認定的人才不會聞到牠身上的氣味,而且牠打嗝能臭到使人昏睡一週。」
  「等等,妳、妳不要啊我錯了……」
  「破破袋,向他打嗝。」

>

  最後在寶可夢中心,睦、瀨野以及琳娜都同時被新棲市的九世先生唸了一頓。
  「我有說過,只要『追查蹤跡』就可以了吧?」雙手叉腰,九世先生銳利的目光掃過三人:「你們都只是孩子啊!先是你,一個人爬上山頂那麼危險!還有妳,追卡車跑!最後是妳,亂用寶可夢的毒來毒別人!」
  接過了大舌頭遞來的檸檬水一口灌完,九世先生繼續說教。
  「雖然很感謝你們抓到了盜獵者,但是這樣激烈的做法實在是太危險了!如果你們和寶可夢因此受到什麼嚴重的傷害怎麼辦?事情如果真的發生了,我要怎麼和你們的家人們交代——」
  「好了好了九世,孩子們都累了……而且這次事件沒有他們,也是無法解決的喔?」
  進來解圍的是剛才才治療完寶可夢,以及處理那個被多重毒素影響的盜獵者的咎伊先生——他拿著布丁分給三人一人一個,同時拍了拍九世先生的肩膀,露出了一貫的笑臉。「辛苦啦,身體什麼的都還好吧?」
  「是的,謝謝咎伊先生!已經得到良好的休息了。」小小口吃著布丁的睦說道。
  「啊,那就好——對了,有件事情要和你們講喔?」
  吃著布丁的三人同時抬起了頭,只見咎伊先生拿出了兩個寶貝球、而從裡頭跑出來的是兩隻已經恢復健康,活蹦亂跳的牙牙。
  「請問咎伊先生,為什麼……?」有點驚訝於突然出現的牙牙,瀨野詢問的同時抱起了向自己衝來的寶可夢。
  「我想,大概是想跟著瀨野小姐還有琳娜小姐吧?畢竟……」將另外一隻在自己懷中的牙牙放在琳娜的腿上,咎伊先生笑著談了彈手指。「妳們是牠們的救命恩人呢。」
  咬著布丁勺子的琳娜和牙牙對望著,她認出對方就是當時自己所保護的那孩子。
  挖了口手上的甜食,試探性的將它往牙牙的方向餵——後者一口含住勺子,似乎因為布丁的美味而開心的搖著尾巴,「牙牙、牙牙」的笑了。
  「抱歉啊,謝謝你在看到我這樣對待壞人後,還可以接受我……」摸著牙牙的頭,琳娜用歉疚的語氣和那小朋友說著——幸好牠並不在意,依然的、用純真的笑容對待著每一個人。

  而電視上,閃過的是剛被九世救下山時,三人接受電視新聞訪問的身影——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