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omatsu】Here I am[CP向/十カノ]

*十四彼女企劃文
*私設定有
*READY......?
>>>>>

01.
  那是六胞胎們還在高中時發生的事情了。
  當時,他曾暗暗下了決定說如果校際冠軍賽贏了就要馬上和那個女孩告白——只是當自己帶著冠軍獎杯與打出全壘打的球棒走到女孩的班上時,卻發現女孩正坐在一個似乎是學長的人的腿上、互相餵食零食有說有笑的。

  阿松說是真男人就把她搶過來,下一秒卻被輕松瞪。
  唐松說要教會自己很多把妹用話術,結果被一松用力的一拳打倒在地。
  椴松拿出含有一點酒精的沙瓦,滿臉擔心的說著「十四松哥哥,喝一點吧?心情會好一些」那樣的話。

  酒精濃度是很低沒錯,但他醉了。
  平常在兄弟前面總是活力過剩的棒球男孩哭得一蹋糊塗,在家門外用力的揮擊自己的球棒、邊哭邊大聲喊出數字,從一開始直到一萬。
  伴隨著十四松哭聲的是椴松與唐松,一松也難得露出了不忍的樣子想上前阻止,卻被阿松拍了拍肩膀、示意「就讓他這樣吧」。
  「……你在想什麼啊,阿松!」看到這幕的輕松氣憤的對向自家長男。
  「嘛、我只是覺得十四松,絕對不是我們所想的那樣不堅強。」

  哭哭啼啼的夜晚過去後,第二天又是那個起床盥洗吃飯出門都衝第一的松野家五男十四松——其餘兄弟們都很有默契的不提這件事與那個女孩兒,只是有時、阿松會看到十四松一個人在球場揮棒練習,臉上卻沒有屬於他招牌的大大笑容。
  會隨著時間過去的吧?身為大哥的他心想,畢竟自己對於戀愛什麼的都是一知半解,甚至還是從小黃書上看來的錯誤知識……但他依然相信自己的弟弟,會自己克服這樣的難關。
  在此同時,他順手把剛才買的運動飲料放進了十四松校門口的鞋櫃內。
>
  偶爾十四松會想起那段連開始都還沒開始的初戀。
  尤其是遇見拯救了自己的少女後,回憶復甦的頻率更加頻繁——他懼怕她的再次消失於是拼命把握,而那段時間可以說是長大的十四松除了打棒球外、最開心的時候了。
  就算中間發生了許多曲折的事情,但最後還是讓他確信、這次所付出的情感是真實的,不會被突然放水流。
  但幾個睡不著的夜晚,心底的小傷疤還是會微微發痛。
  他把自己埋在枕頭裡,細小的情緒沒有影響到一旁熟睡的輕松、握緊與她的合照喃喃自語:
  「沒有重蹈覆轍、沒有重蹈覆轍。」
  那是松野十四松式的,沒有讓其餘兄弟知道的自我釋懷方法。


02.
  「喂——十四松,她今天會搭火車過來,下午就到!」
  早餐時間的松野家大炸鍋,起因是一大早由輕松所接起的電話、甜甜的女聲讓他愣了愣,可是下一秒聽出那聲音是出自誰的當下,他第一件事就是衝進準備開飯的客廳宣告其餘的兄弟、重點是身為當事人的十四松。
  匡噹。剛夾起桌上荷包蛋,十四松手上的餐具們整個掉到餐桌上發出了響亮的聲響。
  「欸欸欸——!」
  比往常拖的還長的聲響告知的是十四松滿懷的驚喜以及興奮,沒有等其他兄弟接話、他立馬把餐具食物撿了起來不顧三七二十一開始狂放的吃著,彷彿要將食物內的能量全部吸進身體似的。
  「那個,十四松。」旁邊的一松淡淡的開口。「小心噎到。」
  「才不會!為了以最快的速度跑過去見她,需要的是——很多很多的體力!所以一松哥哥不用擔心我的!」
  大口大口吞下的是混著醬油的飯,十四松的嘴角還沾上了幾顆飯粒。一旁的其他兄弟們睜大眼看向十四松餓死鬼一般的吃飯模樣,下一秒阿松笑了、對著其他人揮了揮手。
  「好啦,大家快吃早餐。」一邊這樣說一邊夾起了自家母親自己醃的醬菜。「不然就要被十四松還有我吃光光囉?」
  「可是,阿松哥哥……」
  椴松想開口說些什麼,卻又馬上被阿松整個給打斷。
  「愁眉苦臉可是交不到女朋友的,Totty——其他人也是!吃早餐吃早餐!」

  同時,身為大哥的他順手揉了揉十四松的頭髮——看起來很幸福啊,這就好了。
  阿松是這樣想的,無論是鼓吹弟弟去追火車還是現在這一刻,他在不同時空的兩個心境完全相同。


03.
  「嘛,這是我們家的電話——十四松可是一直惦記著妳啊。」
  「欸欸欸!可是、可是松野先生,你為什麼有我的……」
  「這可就是商業機密了,噓。」


  對於她來說,一個月前的夜裡突然響起的電話鈴聲、是改變了整起事件的轉捩點——話筒另一頭那人自稱是十四松的哥哥,留下了松野家的電話後便整個掛斷,試著打回去、卻只得到「您播的號碼目前無人接聽」這般的罐頭回應。
  ……神秘,太神祕了。
  說穿了,當初自己很慶幸十四松並不會用手機、所以在那個火車站的告別後可以沒有任何一點懸念的忘記他——雖然很難,但還是必須如此。
  因為不想傷害如此純真的他吧?少女固然清楚自己在被欺騙後拍下的事物流傳到每一個租片店的小角落,被有心人士控制著……她不希望所喜歡的那人看到自己那不堪的模樣,畢竟,雖然不是真心的、但這個社會對於這樣的受害者依然有著歧視與輕蔑。

  要打,還是不要打?
  這個問題困擾了她一個晚上,翻來覆去完全無法睡的著——那張順手抄起電話的紙條皺皺的,在掌心裡被揉成團又攤開,再次揉成團、再次攤開。
  只是幾個數字,竟讓她完全喘不過氣。
  深呼吸,從床上起身後隨意套上外套、早晨的氣溫比往常低了些,可是很舒服。
  緩步往家裡的電話走去,就算自己十分骯髒、就算自己曾有忘記他的念頭——果然無論過了多久,還是很自私的想要再聽聽他的聲音啊?
  戳下電話按鍵的手是顫抖的,緊張的再三確認沒有一個不小心手滑打錯號碼,吞口口水、話筒內的嘟嘟聲響對現在的她來說就像是宣布考試開始的鐘聲——

  嘟——嘟——
  砰咚。
  嘟——嘟——
  砰咚。
  嘟——嘟——

  應答聲與心跳聲在無人的空間裡異常的大,轟鳴在耳邊像是交響樂一般、每嘟一次心臟就會猛力的跳動,下意識吞口水的動作也越來越頻繁。
  要是十四松君在睡覺呢?要是他們一家都出去了呢?要是這個根本是假電話呢?
  許多的想法在她的胸口爆開,伸手摀向心口想阻止那劇烈的跳動,反而越來越嚴重……但就在第二十聲嘟嘟聲的下一秒,那個許久沒有出現的男聲讓她潰堤了。
  「喂!早安你好我好大家好,我是十四松——!」
  「啊,十四松君,我、我是——哇啊啊——」
  「欸欸欸欸欸欸等一下!為什麼妳知道我們家電話……別哭啊別哭啊,唐松哥哥救命我害女孩子哭了要怎麼解決——」

  那是平行線突然交會的一天,如同魔法一般。


04.
  她醒了過來。
  眼前的場景從鄉下的景色逐漸轉為高樓大廈,雖然還是有點不習慣所謂城市的氣息,但只要想到這個地方是那擁有陽光般笑容的大男孩所待著的地方,她便覺得充滿勇氣。

  事實上,在那通哭哭啼啼的電話後、她與十四松開始通起信來。
  十四松的字體很豪放,三句不離棒球、而且每次都會附上他與每個兄弟的合照——她知道椴松很時尚、一松其實沒有表面看起來那樣壞、輕松像是兄弟們的第二個媽媽、唐松雖然痛但是是溫柔的哥哥,還有阿松……
  是吊兒郎當,但是希望弟弟們每個都可以快樂的好大哥啊。
  也沒有追究阿松當時到底是怎麼把自己的資料等等找到的,她就只是單純的感受到這位哥哥對於弟弟的關心、如此而已。
  等等如果去十四松君家裡作客,一定要和阿松先生他好好道謝呢。
  ——握緊手上寫上「14」黃色護腕的她心想,然後笑了。

  本班列車,預計十三點十四分到達赤塚市車站。
>
  說是早餐,但是以松野家開始吃飯的時間、可以把它當成早午餐也不為過——猜拳決定最輸的輕松去洗碗(但其實阿松有帶頭聯合其他兄弟作弊),而十四松則是換好了衣服,匆匆與兄弟們道別便邁開大步、向著車站的方向用力衝去。
  後方兄弟們的加油打氣一瞬間因為風的聲響變的微弱。
  從小到大,十四松最自豪的東西除了棒球外,就是跑步。小學六年、中學三年、高中三年,自己的獎狀比兄弟們還多、甚至還能拿來貼海報——雖然獎狀們大多都是出自於各種短跑長跑運動會比賽就是了。
  只要是能跑步到的地方,絕對不會有第二個選擇。曾經看過一個電影,那一直奔跑著、沒有理由就是想跑的主角一致被兄弟們認同「和十四松很像」,他歪著頭有些不解,但後來仔細想想,自己打棒球也是沒有理由、就是想要揮棒想要投球想要全壘打。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要就這樣一路跑到女孩的身邊,握緊她的手啊。
  作這件事也沒有理由,因為就是想要和她見面!快步的跑過豆丁太的關東煮店、小公園、魚魚子家的魚店……如果越快到達車站,就越能夠在第一時間見到女孩,也有更多時間帶著她逛遍這個城市。
  雖然她似乎對這個城市還有點陰影……不過,十四松有信心可以讓她忘記那些事情。
  只從阿松哥哥那兒知道皮毛沒錯,但是拍過成人影片(而且很有可能是被欺騙後強制拍攝)什麼的,那又如何?
  在十四松心目中,她就是她、長相不是麗人兒卻擁有最溫暖笑容的少女。

  「等等喔,我就快到了!就可以再見面了!」
  轉彎下一條街,赤塚市車站。


05.
  她走出車站,找尋那耀眼的黃。
  他跑向車站,搜索那燦爛的笑。

  下一秒、雙眼對上頻率。

  「十四松君!」
  「嗨嗨就在這裡!我是十四松,好——久不見!」


06.
  記得大概是高中的時候吧?兄弟們總說「誰先交到女友一定要把他們的感情破壞」,可是十四松很慶幸兩段感情(一段沒有開始過)都有其他五個兄弟的支持、他才能夠像現在這樣牽著女孩的手在赤塚市內邁開大步,宣布著「我是十四松我有女朋友」這樣的無形消息給街上的路人。
  兩人聊著天,關於她回到鄉下開始幫父母親務農後透過網路購物賣菜小賺了一點兒錢、關於他的兄弟還有一些過去的點點滴滴……當她第一次知道松野家六子高中時期在這個城市有「喧嘩之狼」代稱的同時不禁驚呼了聲,而十四松只是抓抓頭、說著「我們畢業後就已經不再打架或傷害別人」那樣的話。
  ……哪有喧嘩之狼會因為喜歡的女孩被追走而嚎啕大哭的呢?
  閒聊之際突然提到過去的那場單戀,十四松只是輕描淡寫的想說這一切都已經過去了,他得到的回應竟是一旁的女孩把十指交扣的手握得更緊了些、脹著一張因為緊張而通紅的臉開口:
  「現在我在這裡啊,現在!」
  瞬間,十四松突然想起有時睡不著的夜晚自己對自己說的那些話——對於兩段感情的曾給予他的不安全感說真的很沉重,但這一刻、他覺得心中那小小的傷口突然癒合了。
  「嗯,沒錯!所以我以後——再也不會提到這件事了!因為那個女孩子到現在一定還是很幸福!」高舉起女孩的手,他這樣宣告:「我們也很幸福!從一開始認識到現在都是!」
  「哇啊啊啊十四松君怎麼突然……!」
  她因為對方的舉動猛的嚇到了,可是又突然覺得甜甜的,像是之前和十四松一起去吃點心時所嚐到的那個味道,雖甜、但完全不膩。
  「沒有為什麼,因為喜歡!就是喜歡才這樣,想一直握緊緊的!」
  噗的一聲笑了出來,果然讓自己放不下的,就是這份單純啊?
  她忍住了心中突然想抱住十四松的衝動,正想要繼續向前一同走回這次的目的地——松野家時,突然傳來的路人對話讓她愣住了、而且還渾身發冷。

  「欸,這妹子不是前些日子網路上看的AV主角嗎?」
  「真人看起來真可愛啊,嘖嘖、可惜身體已經不是純潔的囉。」
  「那男的是她男友?真好,我也想和女優交往然後天天——」

  不知道是閒聊還是惡意,但剛才經過的那三個混混般男子的話語已經敲到她的心中——明明是不該想起的回憶啊,尤其是現在正在和十四松君約會,更要……搖搖頭、重新帶著笑容想和一旁的十四松說些什麼,但她發現那牽著自己手的溫度已經消失。
  伴隨著的是後方傳來一陣男人的慘叫聲,轉過頭、她看到的是已經將三人完全打趴在地的十四松……他臉上的表情和平時完全不同,雖然笑容依舊,但眼中染上的狂氣帶著憤怒、與滿滿的攻擊性。
  「嘛,剛才是誰說出那些話的?三個人都有對吧?」
  「那個,不是啊這位大哥……」
  「現在,她是我的女友。以前怎樣,都不關你們的事。」

  才在前十分鐘聽十四松坦承過他以前和兄弟們在這個城市裡是所謂「松野的喧嘩之狼」,只是現在長大了選擇金盆洗手——說真的,這個大男孩進入如此的狀態她是第一次看到、也是完全無法想像的。
  那俐落的揮拳、踢腳、威嚇,表現出的氣勢如護主的猛犬般瘋狂且忠心……
  因為腦袋輪迴著剛才的畫面而傻了好一陣子,她完全沒有注意到、那張當初吸引了自己的大大笑臉出現在面前。
  「怎麼了怎麼了!為什麼一臉呆滯呢!」
  「啊,沒、沒事!十四松君……」
  「沒有把他們傷的很重,只是下馬威而已!放心放心、不會怎樣的!」
  比了個大姆指如此保證的十四松讓她鬆了一口氣,心裡暖暖的感覺意外的很舒服——同時、對方的手捏起了自己的臉頰,拉出了一個笑的彎弧形。
  「我喜歡看妳這個樣子!超級可愛!」
  「唔嗯嗯嗯、唔唔——」
  「所以,請一直對我笑著!只要是誰讓妳悲傷了,我會給他一記全壘打要他好看!」

  哇啊,十四松君的音量讓整條街都在看著我們啊……
  當她發現來自路上行人投來的目光(甚至有人在拍手)的當下,是整個人窩進十四松的胸口不知所措的。
  像是要回應她的呆滯似的,十四松一不作二不休、直接抱住了她。「等一下回家前幫兄弟們買點心時,順便帶鬆餅回去吧?草莓!」

  不知道該如何回應這種混亂的感覺啊……?但是草莓鬆餅,想到就覺得很好吃呢。
  「……還要,加很多巧克力醬。」
  小小聲的,她這樣說著。


FIN.

題目:同人衍生*二次創作 - 部落格分类:其他話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