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Ya】六之夜:馬戲團與灰髮少女

*妖夜绮談企劃角色設定相關
*角色噗浪
*不適者慎入

>>>>>>
  說起來,馬戲團也是她非常喜歡的一個事物之一。
  這次在接到這樣的調查時,優奈可以說是二話不說便答應了小松--雖然後者還是一邊皺起眉一邊說「真的沒問題嗎」那類的話語,但拿到門票的她可以說像個小孩子似的開始期待著去看表演的日子。
  動物滾球、跳火圈、砲彈飛人!
  這些事物都是她在介紹西方文化的書本上看到的,壓根(還是故意?)忘了其實是要去搜查關於有人失蹤在裡面的傳聞,直到要前去馬戲團前她都處於非常興奮的樣子、而且那幾天的巡邏比平時還要更加用心。
  「南,妳要知道去那邊不是看猴子空中飛人……」
  「我知道我真正要做的事情是什麼!老大不用擔心,獅子跳火圈--轟!」

  ……很擔心啊。小松不禁心想。
>
  白鷺馬戲團,才從外國前進帝都公演便吸引了許多人潮--拿著入場券像個好奇寶寶四處張望,優奈不禁讚嘆著這樣的規模與人潮、難怪會開始有異聞在石聞內四處流傳嗎?
  一個不小心孩子們就會與家人走失呢,這樣看來。
  有帶著黑色尖帽為人們卜算未來的老者,也有展示各種奇異生物的籠子……每一個都讓優奈感到嘆為觀止,雖然在見到於水箱中悠遊的人魚時被她臉上流露的悲傷神情給震懾了下、不過當她差點玩垮隔壁攤射飛鏢老闆的當下又忘記了這事。
  手中是一隻巨大的熊玩偶,外加烤番薯的馬戲團走馬看花--這一切都和平常無異,當然優奈也覺得那些有三頭六臂的「奇人」(真的是人,因為她沒有感受到任何怪異氣息)有股說不出的詭譎、不過,這不就是馬戲團嗎?
  書上是這樣講的,聚集奇人軼事好讓自己這種正常人得到娛樂。
  但這娛樂實在是扭曲了些啊……目光所在的是拿著氣球的小女孩指著旁邊長有蜥蜴尾巴與爪子的男子與家人大喊「好怪好醜好可怕」,皺起眉的同時優奈又看到了另外一個身影。
  大概是來自西方的人吧?帶著一個似乎裝置了「護目鏡」的帽子,及肩的銀髮和清澈的與籠內那群異人對望的藍眼令優奈不禁傻了陣。
  下一秒,銀髮的少女苦笑著嘆氣,搖頭離去。
  這是?
  一百個問號在她腦內不停的轉啊轉,下意識想追上去與那名少女攀談,不過優奈再度被附近對她來說非常新奇的事物給吸引住目光、二話不說馬上直接轉向。
  鏡子迷宮和奇怪的外國人,當然是鏡子迷宮擺第一啊!

  把臉畫得花花綠綠的小丑用標準的日文與優奈介紹著這個設施,聽著他說「每面牆都是鏡子所做成的」或是「一邊尋找出口也能一邊觀看裡頭精心設計的場景」那樣的話、她對於這個連崇洋媚外如自己都沒聽說過的設施,是充滿恐懼、也有期待。

  據說不能把鏡子面對面放著,因為那無限延伸的空間正是通往地獄的通路。
  據說鏡子能夠把人的靈魂給吸進去,所以有人往生時要把鏡子給蓋起來。
  據說妖異們照鏡子時沒有影像,因為他們沒有靈魂……


  諸如此類的都市傳說或是從書上看到的事物馬上佔據優奈的腦袋,不禁覺得背脊發冷、連自己已經被小丑給推進迷宮內都沒有發現。
  「突然有點後悔進來了啊……」
  自己嚇自己才是最恐怖的,但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握緊手上的射天狼,優奈當然知道這只是個遊樂設施、但如果真的真的有個萬一還是需要自保的嗯沒錯!這樣子為自己打氣候哼起小曲開始尋找迷宮出口,起初很好很順利沒錯,但優奈一發現開始鬼打牆的當下--她想回家吃上次自家老大給的有機蘋果!
>
  走右邊是死路,而左邊還會撞牆、前面又暗暗的覺得很危險……
  握著弓箭的手更緊了些,優奈舉步維艱的在鏡子迷宮內尋找出口--距離進來到底多久了?而且後面難道沒有其他的遊玩者嗎?
  望著鏡子內無限延伸的自己的同時她想到血腥瑪莉,那個走進鏡中發誓要讓每個尋找她的人毀容的少女--優奈其實也是在一些怪談書上看的(外文不好的自己靠著自學與崇洋媚外的心硬是可以看懂一半),但為何偏偏在只有一個人的驚悚場合狂想到這種故事!
  當初應該死拉活拉也要找人陪自己來的,例如老大啊或是河童先生!心想,已經開始呈現自己嚇自己狀態的優奈完全沒有發現後方的腳步聲,踏、踏……

  那是一個高壯的男子,手中的巨斧似乎才正揮砍過什麼、還滴著鮮紅的血。
  這是上級託付給他的工作,把每一個進入這個永遠沒有出口迷宮的人搞到半殘、然後把那些人交付出去,繼續重複這樣的動作。
  雖然這次進來的小妮子手拿著武器弓,但他完全不怕而且還十分有自信的原因是:誰能夠在極其恐懼下瞄準好目標呢?故意踏出更大的腳步聲打算嚇唬前方那已經開始發抖的藍髮少女,男子舔唇,準備上前給她來個措手不及--

  什麼東西!
  優奈停下動作,因為她聞到了血腥味、還有回響的腳步聲……似乎還是朝自己來的!
  「不要真的是血腥瑪莉啊啊啊!」第一句喊出的是這樣的垃圾話她也認了,只是奇怪、依照自己的體質應該是可以稍微感受到怪異的啊?拉滿弓轉身,後方仍然是一片黑暗。

  踏、踏。
  踏踏、踏踏、踏踏。
  滴、撘、滴、撘。
  踏踏--


  巨大的腳步聲與黏膩的滴水(又或者,是血?)聲響讓優奈腦子一片空白,明明沒有任何怪異氣息啊!拉緊弓弦的手意外開始顫抖,她已經無法確定自己能否如平常般幾乎無失誤、只有越來越近的高大身影,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越來越……
  轟
  眼前出現了一整片黑色煙幕,在優奈還沒反應過來時一個力量就把她往一旁拉去--才想要尖叫,但是有些熟悉的藍色眼眸讓她驚訝了陣。
  「……是妳?」
>
  《第一次來到這邊就發現這樣的組織,就算是我也無法接受。》
  優奈細看那個讓自己有些在意的灰髮少女遞給自己的紙條,工整的日文完全看不出寫的人其實有張西方面孔……但仔細看,對方還是有些東方的輪廓的。
  是混血兒?她不解的眨眨眼,而少女只是笑著在紙條上又加上一句。《卡瑞娜.梁。嚴格來說我是個科學家,但實際上還是喜歡各處旅行呢。》
  「我,我是南、南優奈。」看到對方自我介紹於是優奈也回應道,不過卡瑞娜卻歪了歪頭,而後、又是一個和早上一模一樣的淡淡苦笑。
  《抱歉,我還不會讀日文的脣形……事實上我聽不到,所以才使用這種交流方式。》
  第二張紙條傳來時卡瑞娜指指的耳朵,這才讓優奈恍然大悟的點點頭。她當然知道世上有這樣的人存在,但這次還是初次見到……疑惑著對方所寫的「這樣的組織」代表的是什麼,卡瑞娜彷彿是得知優奈的想法似的抓起她的手直接往這個狹小走道的其中一方快步走去、手還同時寫了紙條再度往後傳。
  《有人說那些詭異的人體啦、人魚等等都是你們所謂的「怪異」,但事實上--它們全都是「人」。》
  人……?在優奈還在消化卡瑞娜的紙條時,眼前的景象讓她呆愣在原地--還差些讓手中的射天狼掉在地上。

  一個一個被截斷手腕與膝蓋以下的人扭動身軀,聲道似乎因為被木炭燒毀,所以「它們」、無論是大人小孩都只能發出喑啞的嗚咽。
  有些人手腳被截斷的地方在傷口癒合後已經強制裝上了鐵圈,被當作牲口般的幾個幾個幾在狹小的生鏽鐵籠;有些人被鐵鍊掛在牆上,身後似乎還被縫上了詭異的動物尾巴;一具具似乎是無法承受這般折磨而死去的屍體就隨意被堆放在一旁,而大概是被餓了許久的「它們」正在啃食那些腐肉……
  優奈想吐,但發現自己嘔不出任何事物。「這樣的馬戲團,根本不是人們開心的樂園啊……」
  而是煉獄
  卡瑞娜拍拍優奈的肩,眼神是悲憫、更帶著憤怒。她在手上的小筆記本之上寫啊寫的,不下一會兒又把紙條傳給了身旁的那名厄除。
  《這些人已經沒救了……所謂的失蹤事件就是他們會引人進入鏡子迷宮,然後將那些人處理後、找尋能改造的更加新奇的個體圈養,當作下一個巡迴表演的噱頭。》
  《那我們,能做些什麼?》
  優奈下筆的力道十分用力,還使得卡瑞娜的沾水筆漏了墨水在書頁上、像是血滴般擴散--止不住鼻酸的她直勾勾的望向對方,那一瞬間、優奈甚至覺得殺掉這裡的主使者才是讓這事件圓滿解決的方式。
  難怪自己在面對那個腳步聲時是直到最後一刻才真的感到有所謂的「恐懼」……因為無論是主使者或是什麼,全部都是人類。
  與自己無異的,人類。
  《……我是有炸彈,可以直接炸掉這裡與他們的大本營。但我不想傷及無辜。》
  卡瑞娜的紙條出現眼前,優奈看了也只是搖搖頭、轉過身子想準備尋找出口來宣洩她胸口的憤怒--但男子交談的的聲音傳進她的耳朵、似乎也發現到異狀的卡瑞娜開口吐出了句英文。
  優奈聽的懂這句中的單字。
  「……血。血的味道。」
  「誰在那裡!」

  兩個高大的男人一前一後的出現在卡瑞娜與優奈眼前,發現侵入者的他們第一件事便是直接拿出身上的武器、而兩人腦內的想法都是一樣的。
  自己送上門來的「表演者」
  猥瑣的面容出現在男人的臉上,在卡瑞娜發覺事態不對準備再一發煙霧彈時,優奈的速度比她還快--平常面對人時她通常都是使用拉空弓,但是今天不同、她直接從身後背著的箭袋內抽出四支箭矢。
  引弓,射擊。
  這是她最多能使用的箭矢數量,而且四矢的操縱對她來說其實還不穩定。但大概是因為盈滿於心的憤怒,還有所面對的並非怪異的原因……各兩發箭矢沒入了兩個男子身上的要害(但不導致死亡),吃痛倒下的他們才想起身站起,不過一個被優奈踩住了頭、另一個則被她拉滿的弓弦直接指著心臟。
  「我發誓過,作為厄除我不會殺人--但是你們這樣的行為甚至比那些偶爾惡作劇的怪異還要更加該被制裁!不要嘗試反抗,不然、下個遭殃的是你們剩下的人!」
  「妳……」卡瑞娜不敢置信的睜大了眼,吐出的詞語只有這個。當然自己聽(正確來說應該是讀)不懂優奈說些什麼,但從那樣的動作、眼神判斷也能略猜一二。
  起初也只是來觀光時發現這個巡迴馬戲團有不對的地方,發現真相的那天卡瑞娜甚至想直接回到韓國信鴿總部,請戀人玥來處理……但是這些被改造成「表演者」的人就真的如自己所說,已經喪失了作為人的各種事物,「沒救」了。
  在那之後卡瑞娜雖然會偷偷藏在這個鏡子迷宮內的狹小密室觀察那些「改造」的過程,但她沒有勇氣決定是否要一次爆炸做個玉石俱焚--而今天這個拿著弓箭身穿軍服的藍髮女孩竟快狠準的解決了這個事件,完全沒有猶豫的。
  上前幫助優奈一起綁住兩個似乎已經昏死的兩個組織人士,卡瑞娜望向她的臉,已經盈滿淚水而且沒有要停止哭泣的跡象。
  「憑什麼啊……人類、憑什麼為了自己的利益傷害別人啊……」
  優奈不停的哭著,她想到那些被關著、被吊著的人……就算這個馬戲團消失了又怎樣?已經被破壞殆盡的「它們」,也無法被拯救啊!「到底是在想什麼,想什麼想什麼……」
  當然,卡瑞娜只能聽到優奈的細小哭泣聲響。她所能做的是擁住那個剛剛還在威脅他人的女孩,揉揉她的頭髮作為安慰、讓她盡情的大哭一場。
  「會沒事的。」開口,卡瑞娜使用最簡單的英文這樣說道。
>
  這次的事件讓十紋從最上面到二等兵都震驚了,抄掉馬戲團啦組織啦……的速度是軍方一貫的快速,當然,把「它們」處理掉的速度也是。
  優奈坐在街道的鯛魚燒小舖子前方,手中是等等要帶回去給小松的一份--在這次事件後上面放了優奈一個禮拜的假期,途中她有回家見見父母、和墨田川旁的河童先生聊聊,但這次放假大多時間她還是喜歡在帝都的街道上閒晃。
  一隻小鳥兒飛到了她身上,優奈仔細一看才發現那鳥兒似乎是用機械組成。抬起頭,大概是因為「入境隨俗」所以穿上一席和服的卡瑞娜已經手拿著一串烤丸子坐在自己旁邊,笑著對優奈招了招手。
  當然,見面語是一張紙條。《妳這樣穿反而比我像外國人。》
  看著自己身上的吊帶褲優奈笑了,同時才想起似乎還沒有使用卡瑞娜熟悉的交流方式告訴她名字--在紙條的上面寫上「南優奈」還有幾個字,她將紙條放回對方腿上。
  《南 優奈,好像忘了這樣和妳講我的名字!這次的事件能解決多虧妳了。》
  照著紙條上少女的名字唸了遍,卡瑞娜默默記住後回應了紙條。
  《我聽說妳所待的組織把一切都處理好了。》
  《會造成恐慌的訊息壓了下來,也對外宣稱馬戲團提早結束了巡迴……不過惡魔馬戲團的傳聞越演越烈倒是真的。》
  看完了回應後的卡瑞娜不禁笑了,拍了拍還在優奈腿上跳啊跳的機械小鳥兒後拿過紙條與筆,寫了陣回傳。
  《那鳥兒是我在這邊觀光時無聊拿零件弄的,可以在妳危險時噴出煙幕--算是我的得意作品吧?相逢有緣,送妳防身。》

  優奈眨了眨眼,看著那似乎有著靈性在自己腳上跳著的機械鳥兒……大笑出來的樣子表示了她的感謝,被隔壁的新朋友感染的卡瑞娜也跟著一起笑了出來,彷彿前些日子的事件根本沒發生在她們身上似的。
  機械鳥兒飛起,在它的新主人頭上轉起圈子。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