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Ya】三之夜:歸宿

*妖夜绮談企劃角色設定相關
*角色噗浪
*不適者慎入

>>>>>>
  在上次於墨田川和那名紅髮怪異女孩一同與河童「第一類接觸」後,雖然想起那齜牙咧嘴的綠色生物還是有些怕怕的、但優奈開始思考起其他的事情——記得以前那一帶總相安無事,為何突然冒出了個會攻擊人類的河童?
  百思不解的她在某次翹班釣魚再度被小松抓回來時開口詢問。「老大,河童會開始攻擊人……是不是有牠自己的原因啊?」
  「嗯?我倒是第一次聽南妳有這樣的想法。」小松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一如往常的給(餵食?)了下屬蘋果、寫著報告書的動作停了下來。「的確。墨田川有河童沒錯,但以前的牠們與人類是井水不犯河水的。」
  「所以老大,你這話的意思是……?」
  「南,之前擅闖過怪異宴會的妳覺得他們怎麼樣?」
  你怎麼知--就在優奈想要回問小松的同時才想起這名兵長其實私底下有幾個怪異的酒友這事,啃了口蘋果後整個人趴在桌上,眨了眨眼。「下意識還是會發抖是真的……不過,他們都是熱情的傢伙啊。」
  「這就對了。十紋的幾位長官其實都有著妖異的血統、而他們也十分盡責的完成自己的任務——我們厄除與怪異並不是所謂的正義與邪惡,很高興妳能開始思考這樣的論點。」
  ——靜流還是到十紋快三年才比較能了解這樣的事情呢。
  看向再度拿起釣竿與背起武器的自家下屬,小松知道對方想要去哪兒所以沒有特別阻止、只是從自己的桌下拿出一籃小黃瓜走上前遞給優奈。
  「聽說要釣河童,用這個東西當餌會比較容易上鉤。」
  「老大你早就準備好小黃瓜了吧!」這是優奈腦內一秒的想法。
  「我不否認。」
>
  接近黃昏的墨田川,沒有像前些日子那樣充滿釣魚的人。
  優奈戰戰兢兢的使用她綁著小黃瓜的釣竿投進水中,射天狼也背在身上打算等河童出現後準確的直接攻擊——雖然計畫是如此完美,但真的要執行還是很恐怖很嚇人啊啊啊啊啊!

  話說,這是第一次自己一個人來處理異聞事件。
  如果釣上來的不是河童是更恐怖的東西怎麼辦!如果河童不是在水裡而是在自己背後偷襲怎麼辦!如果如果如果……各種想法在優奈的腦中萌芽,瞬間她想東西收收回去喝碗湯洗洗睡,但天總不從人願。
  誰能告訴我有東西上鉤了是怎麼回事!
  深呼吸、吐氣——南優奈妳可以的只是區區小河童妳是厄除耶應該要天不怕地不怕……個鬼啦!就在她打算直接丟下釣竿閃人的同時只見河童直接從水中跳了出來、還大吼大叫了好一陣。
  「欸!我在水下那麼久就是要等妳把我拉起來結果妳在那邊抖抖抖……等等,妳不是前幾天那個小妮子?」
  「嗚哇啊啊啊不要過來不要偷走我重要的東西啊啊啊!」
  優奈連忙拉開了弓弦射出一發空弓,但因為過於急忙所以只有擦傷河童的右肩——河童因為吃痛而整個跌到了川邊的水中,這時優奈才發現自己好像搞砸了。
  來到這邊釣河童的本意並不是致牠於死地啊!「那個,我——」
  「你們這些人類!為了賺錢砍伐樹林、為了方便把廢棄物往這裡丟汙染了河川,更任意的斬殺我的同伴們,奪取我們的自由!」
  受到傷害沒錯,但跌坐川旁的河童以憤怒神情狠狠瞪著優奈,吐出的不滿似乎已經累積許久、甚至在講到「自由」兩字時,兩行淚從牠臉上滑下。「還能怎麼辦,面對這樣的人類我們也只能反抗啊!但夥伴們死的死,逃的逃……只剩下我一個人、還把這裡當作家園的我……」

  河童的哭泣聲在即將入夜的墨田川邊迴盪。
  少女靜靜聽著河童的話語,而後、默默從隨身的包包中拿出了緊急治療用的繃帶、走向河童,開始為牠包紮。
  「妳……我可是河童喔?會偷走人們重要事物的罪犯喔?」似乎也被優奈的行為驚嚇到的河童細聲問著眼前的「厄除大人」,大大的雙眼眨啊眨的、滿是疑惑。
  「怪異不一定是壞人——雖然我還是很怕,你大概能感覺到我在顫抖吧、河童先生?」優奈不禁笑了,她認真的替河童纏上繃帶,回應對方的話語。「你一定是個富有正義感而且善良的河童。」
  「……可是已經無法回頭了。我的善良與正義,早被人類給踐踏了啊。」低下頭,河童想要掙脫優奈幫助自己包紮的手、卻被後者一個敲頭乖乖聽話。
  「有什麼事情是無法回頭的!河童先生,你的夥伴都能夠回來、墨田川也能恢復原本的樣子……只要你願意去做!」故意把最後綁起的蝴蝶結拉的比較大力,優奈紫色的眸子滿是堅定。「這邊不是你的歸宿嗎?如果你覺得寂寞,我願意成為你的朋友——就算我是人類!」
  河童抬起頭,看向眼角其實含著因為懼怕而成淚水的優奈、再看看自己綁了個蝴蝶結的右肩……這一刻,牠第一次覺得這個笑容是因為喜悅的情緒而生。「說什麼大話呢,厄除大人。您還在發抖喔?」
  「哎呀我發抖什麼的是小事,常見了常見了……我叫做南優奈。」
  將一旁剩下的小黃瓜遞給了河童,優奈慶幸著這次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坐在河旁繼續投下了釣竿,釣起魚來。「在這邊可以釣到好吃的魚和螃蟹,某方面來說也是河童先生的功勞呢。」
  「嘖,厄除都像妳這樣無所事事的整天釣魚嗎?」
  「大概只有我才如此吧?欸別看我這樣喔,我小時候可是被稱作釣魚公主……」
>
  「墨田川的河流整治以及樹木重新種植什麼的,都有人去處理了。」
  看著正在爐子前等待蒸螃蟹的優奈,小松也只是站起身、拿手裡的文件習慣性的敲了下少女的頭。「我還有些有趣的消息。」
  「又不會不分你吃!老大真是的……」雙手摀著被敲的地方,優奈用委屈的神情回望自家上司。「什麼消息?」
  「消失於墨田川的河童們,都回來了。」
  聽到這句,少女的神情馬上從驚訝轉變成高興、在她高喊「太好了,河童先生的夥伴回到牠身邊了」的當下,小松只是再次敲下優奈的頭只是她去拿可以打開螃蟹的槌子。
  「等我五分鐘!」可以說是高興的蹦跳出房內的優奈。

  晚點吃完螃蟹,去路邊買點小黃瓜送給河童先生吧……?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