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Ya】日常:射天狼

*妖夜绮談企劃角色設定相關
*角色噗浪
*不適者慎入

>>>>>>
  優奈看著自己射偏了的弓箭直勾勾的往小松兵長的小腿擦過,男人的痛喊與突然跪下的聲響響徹了她的腦袋,少女的思緒是一片空白。
  「南,不用管我!攻擊啊,那個放火的怪異就在前面!」
  小松的喊叫把她拉回現實,怪異雙手點燃妖火、張牙舞爪的向著優奈與小松的方向奔來——對於妖異的畏懼與傷害同伴的愧疚交纏在一塊,照著長官的吩咐再度拿箭拉弓。
  木頭斷裂的畫面慢動作在她眼前播放,作為她武器的長弓應聲成了兩半,還是由她自己拉斷的!眼看著妖異越來越近,顫抖的優奈也忘了其實自己還配戴著弩槍、閉上眼等待著被妖火灼燒……
  「我受傷了沒錯,但不代表我還不能揮砍!」
  刀光一閃,雖是單腳跪地、但小松準確的往妖異身上劃了致命性的一擊。喑啞的吼聲與升溫的空氣伴隨,優奈只覺得眼前一黑,維持著握弓的姿勢直接倒了下去,不省人事。
  「小松!我們趕來了,你和南……」
  前來支援的其餘厄除們連忙問向及時把昏倒的優奈接在懷中的小松,小腿上的傷不禁讓他皺起眉頭、朝夥伴們指指倒下的怪異,開口:
  「我沒事,還能動——先把南帶回去醫護室好好休息!」
>
  輕微的刺痛從手指之上傳來。
  優奈這時才發現練習用弓弦上沾滿了自己的血,劃破皮的手指也是、結果今天還是沒什麼成效啊……嘆口氣,她起身往醫護室的方向走去。
  前幾天從昏死中醒來,得知小松沒事只是需要靜養啦、可以找個一天換把弓箭啊……等等的消息時她鬆了口氣,也從幾個厄除前輩的建議中得知有把身上的靈力凝聚成弓矢這樣的方式,不會對人類造成傷害——甚至可以給妖異們更強力的攻擊。
  從那天起,優奈便開始練習起這種攻擊方式。
  只是幾天下來,成功凝聚起來的靈力箭矢大概不超過十發、而且就算成功射出了也沒有一點準頭……究竟是沒有天賦還是怎樣,她自己也不清楚。
  有點兒洩氣呢。
  一路上認識的人紛紛詢問她手指上的傷口等等,優奈也只是打哈哈不做回應……推開醫務室的門,出現在眼前的正好是似乎來檢查腳上傷勢的小松、她連忙行禮。「老大!」
  「……南,妳的手又怎麼了?」皺起眉,小松第一句話就是對方淌著血的手指。「練習拉空弓也要有個限度啊妳。真是,如果之後的任務妳都那麼認真就好囉。」
  「所以我不是來找藥和繃帶了嗎,老大?倒是你——」
  對方腳上的傷又喚起了優奈的記憶,歉疚的神情流露在她的臉上。看到這個場面的小松用手中的文件用力敲了她的頭:「我是那麼弱的人?反倒是妳,先去買妳的新武器吧!上面的經費已經下來了。」
  「欸?」
  「今天妳翹班我都當作沒看到。包紮完後直接上街!」

  沒錯,這是優奈第一次正大光明的蹺班上市集逛街。
  那邊是來自西方的香膏、那邊是好看的外國衣服還有小東西,啊啊都好想買啊……雖然內心這樣想,但優奈知道今天是來為自己尋找新的弓箭武器,這些購物啥的等之後放假再來一次掃蕩回房間吧!
  不過,武器中比較常見的果然還是槍啊刀啊等等呢。
  據優奈自己所知,在十紋中像自己使用弓當作主要武器的人其實沒有幾個。哼著小曲在街上走馬看花,如果真的有幸能看到弓出現在市集上就直接買吧?然後明天繼續練習拉空弓……
  「那邊的厄除大人,您的手是因為練習弓箭而造成的傷嗎?」
  老者的聲響引起了優奈的注意,她轉過頭、發現市集的巷子中有一個不起眼的小攤子。「那個,您是怎麼知道的?」微微敬禮,優奈好奇的詢問回去。
  「——總之,我這兒有很適合您的武器。」
  攤上的老人向優奈露出一個詭異的笑,接著從攤內拿出了一個布包打開——深藍色弓身和上頭的雕飾十分的精緻,但吸引她目光的還是上頭所懸吊的月亮型手工製品。
  居然才逛一下就真的找到賣弓的人了?捏了一下大腿,這事連她自己都有點兒不敢置信、忍不住開口詢問:「那個,老爺爺您究竟是何方神聖……?」
  「妳我相逢自然有緣。」
  老人神秘的笑著,將那把好看的弓直接塞到優奈的手上。「這孩子是從中國帶來的,是非常稀有的寶貝啊!哈哈哈哈哈……厄除大人,您想知道它的名字爲何?」
  「是、是什麼?」
  「射天狼。」
>
  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在書店翻找了許久(翻到店員都白眼了)才從一本介紹中國詩詞的書本上找到這句,直到帶著這把弓回到房間她都一直思考著自己是否真的適合這把擁有如此豪氣意義的深藍長弓?
  「不過,中國人的手工真的很精緻啊……哪像之前那把又難看而且隨便一拉就斷了。」
  在床上比著拉弓的動作,想像自己手上有著箭矢——這是優奈流自我訓練凝聚靈力的方式,成效為何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其實一直在想,到底是為何要學習這種攻擊方式呢?明明碰上怪異不是大哭就是腳軟、乾笑了幾聲,她作出放開弓箭的動作,然後順手拿起一旁的射天狼不停端看著。
  「老爺爺,到底是怎麼知道我需要弓、還有為何它適合我呢……」
  懸吊於弓的月亮手工製品在燈光下閃爍。
>
  「南,手應該好的差不多了吧?」
  「那個,我還沒——」
  「嗯,看起來很正常的一雙手。走了,上頭要我們去看看關於最近有住家的燈油常被偷吃的事兒,好好幹啊!」

  像是知道優奈要找什麼藉口似的,小松直接拉人便開始進行起巡邏來。
  心中滿滿都是老大是惡魔等等的話語,優奈握著手上的射天狼、不知為何這把弓可以給她那麼一點點的勇氣……而且意外的好用,如果是拿來打獵啊抓壞人什麼的是把好弓。
  不過解決妖異就不一定了。
  一如往常在後面啃著蘋果的少女左顧右盼,暗自祈禱那個愛吃油的傢伙只是個有病的普通人而不是——但往往天不從她願,吱吱喳喳的聲響環繞在兩人邊、嚇得她連手上的蘋果都丟了。
  「原來是窩大老鼠。南,準備應戰!」
  「我不要啊啊!」
  如果要優奈說,那老鼠根本比路邊的大狼犬還大隻!眼露紅光齜牙咧嘴,而且動作靈活到普通人無法看見——雖然對於動態視力不錯的她來講還好,但小松可不一定了。
  「嘖,怎麼一隻一隻跳那麼快!」軍刀一揮,不過沒有攻擊到半點目標。小松的手腳都被大老鼠給咬的死死的、而且那尖牙十分的銳利……可說比當時優奈那隻箭還要痛啊!「南,有沒有帶酒來?快喝!」
  「可是老大我如果又攻擊到你怎麼辦而且重點是我沒帶酒!」連珠砲的話語從少女口中吐出,握住武器的手抖的比平常還要厲害,她害怕妖異、害怕攻擊到老大、害怕老大會因為自己的懦弱而就此死去……
  「死不了人的,拉弓射擊!我知道進十紋不是妳自己的意願,但是優奈、請妳好好想想身為厄除要保護的是什麼!」

  小松直呼自己的名那刻優奈就知道,事情糟了。
  拿出箭矢引弓,她清楚感覺到自己的恐懼比以往還要誇張——閉起眼,她腦子十分混亂。
  身為厄除究竟是要保護什麼?不是只是斬妖除魔嗎?這般的想法撞成一團,優奈不想眼睜睜的看著小松被咬一個洞又一個洞,不過現在的自己一定、無法好好瞄準……

  「厄除?我們所要保護的正是重要的事物啊,無論人還是什麼……雖然我不想補這句,就算對象是受到迫害的弱小妖異也一樣!」

  藍色的身影與異常熟悉的女聲在優奈腦中響徹——月光下,射天狼上的手工製品意外的美麗、同時她似乎像懂了什麼似的直接把弓矢往旁邊一丟、拉起空弓用力放開!
  強勁的力道使得弓弦再度割傷了她的食指與拇指,這次的傷口還比上次練習時的深、但優奈好似沒有察覺到異樣的拉著空弓,沒有箭矢、卻發發命中小松身上的老鼠妖異們。
  「會挽雕弓如滿月——」
  嘴中喃喃著,此時終於感受到些痛楚的少女皺眉,但這是小松第一次看到沒有喝酒的她對妖異展現出如此堅定的神情拉滿弓、準備射擊。
  好像了解為何這把弓叫這個名字的原因了呢?優奈笑了,無形的箭矢對向似乎是領頭的超大老鼠、放開手。
  「西北望,射天狼!」
>
  鮮血濺出與老鼠被擊中倒下的聲響合而為一,最後的音符是向後一倒的優奈——小松連忙起身查看她手的傷勢,這傷勢實在……!抱起少女的同時他想到了靜流,那個優奈不曉得的親生姐姐。
  「她可學習到妳死去前沒有修煉完成的技藝了啊,另一個南。」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