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S】噗浪短打整理01[全員向]

*CP雜
*有各種趴囉梗
*有各種瞎梗雷梗
*有各種髒話
*不適者慎入

>>>>>>
01.關於毛皮與庫伊拉
  庫伊拉才被帶到召喚師領地,目光就被那黑亮的毛皮給吸引住了。
  噢天啊那將會是多好的大衣素材,可能連當初自己一直想要的斑點外套都……!於是她不顧召喚師請來負責帶領自己的姜子牙叫喚,直接走到那頭黑色大狗身旁的主人旁、開口:「嘿,你的寵物開價多少?」
  「啊?小姐日安。」看著眼前那染著怪異頭髮、似乎走在時尚尖端(?)的女子,渾沌魔君只是禮貌性的朝她點點頭,繼續拍拍自家的饕餮:「小黑狗是我一直以來的夥伴,可不能讓小姐妳這樣隨意開價的啊——抱歉了。」
  「什——!」
  結果還是和那養著大麥町狗的家人一個樣!通通一個樣!庫伊拉覺得自己好像快要炸毛了,但還是硬扯出笑容思考晚點要怎麼摸到暗屬領地把這隻黑狗給幹走。「沒,沒關係,我只是覺得牠很可愛所以哈哈哈哈哈……」
  「很可愛對吧!雖說我和兄弟們走上的是不同的道路……但有小黑狗陪伴我這趟旅程也足夠了。想必小姐也是喜歡動物的人吧?我的名字是渾沌、牠是邪獸饕餮,請多指教。」魔君笑開,伸出手試圖與庫伊拉打招呼。
  但是對方只是揮揮手,抽出毛毛外套裡的長煙斗開始抽起來:「庫伊拉.迪維爾。」
  「迪維爾小姐嗎?以後如果想看看小黑狗的話歡迎隨時來找我。」見女子態度如此,一向有禮貌的魔君也只是收下手、然後行了個拱手禮。

  鏡頭轉回被冷落的姜子牙那兒,同樣是光隊新人的獅子宮.加里昂正好經過,看到已經開始和四不像玩起來的某丞相只是不解的歪頭:「老姜?你在這邊幹嘛?」
  「啊,里昂。召喚師小姐請我帶領新人到光隊陣營,不過那位穿著毛毛大衣的小姐似乎把腦袋動到魔君的饕餮上啦。」姜子牙雙手一攤,這個從異界來的戰士確實有點奇葩哇——嗯這事還是在心裡想想就好。
  「幹,那衣服是扒了多少動物才弄出來的……」
  加里昂的碎碎唸似乎被庫伊拉給聽到了,正當她心想「又是那種不懂流行的動保人士」的同時、她的目光注視到的是長劍戰士身上的獅子披風。
  皺起的眉瞬間舒展,她可以說是以極快(魔君完全沒發現她消失)的速度到了加里昂面前,然後撫上那獅子鬃毛。「多麼美麗的藝術品——這是從哪兒來的披風呢?」
  「呃,這,暗夜深淵底下的魔獅……」靠這女人有病啊!
  「幫我弄來一件,酬勞絕不會少付。」
  瞬間加里昂只想直接爆一串三字經,而他也照做了。「幹哩娘魔獅已經被我扒了當作我要警惕自己不要自傲而失敗的束縛了,啊是要哪兒生出來給妳啊黑白大嬸!」
  「你說誰是黑白大嬸!我可是還年輕的好嗎,小屁孩!」
  「靠杯咧誰屁孩啦操!大嬸還是去當妳的時尚尖端然後被刺死好啦!」

  「……欸四不像,我們還是回去和義經他下那盤還沒下完的棋吧。」
  這是姜子牙現在唯一的想法。



02.無題/皇室梗/CP人馬天秤
  已經很久沒有他的消息了。
  雖然國王可以說每天都在勸她快些和鄰國的王子們結婚等等,但是露娜打死不從。而每天每天、她都會在房間的窗檯望向外頭、等待著那名自稱「科學家」的男子會再度回歸,爲她帶來有趣的發明與故事。
  ——今天,大概也一樣吧。
  嘆口氣,才正想要回到床邊繼續看她最近幾天從圖書館借來的神話傳說……翠綠色的箭矢擦過她的臉頰,有些刺痛、但她心中更多的情緒是喜悅。
  箭矢上的紙條寫著,我帶妳走。



03.警察與不良少年/CP阿波羅槍哥
  「……你可以告訴我明明是情人節還出來黑白亂搞的原因嗎?」
  阿波羅覺得他的頭很痛,尤其是在面對那還在滑手機上面神魔之塔、沒有一點悔意的迪爾姆德當下他更想直接嗑幾粒普拿疼。「迪爾姆德,手機收起來。」
  「林北還在打詛咒之路啦!麥剎……欸閃亮亮你有沒有可樂?」
  一句話狠狠的讓阿波羅的理智進入臨界點,他上前第一件事就是搶過對方的手機、大吼:「我在問你話!」
  「啊?就情人節想你嘛閃亮亮警察先生,有什麼問題嗎?」被搶去手機的迪爾姆德怒目瞪著阿波羅。「手機還我!」

  阿波羅,歲數不明,他當警察那麼多年來第一次那樣想拔配槍殺人。



04.加里昂的悲傷七夕
  「孤獨萬歲——失戀無罪——誰保證一覺醒來有人陪——」
  獅子宮內傳出了男子唱歌的聲音,而這可讓正一起聚在處女宮看韓劇(?)的女子組們困擾了……原本是波比說著「我要砸爆加里昂那個白癡」,但一旁的普西芬妮制止了粉紅少女、抓起桌上的鐮刀。
  「我去看看加里昂怎麼樣了吧。」

  後來,幾個女孩決定把她們在五分鐘內聽到的「妳為什麼搶走阿姆大哥」、「要你的大哥就和我爭啊小獅子★」、鐮刀在風中揮過還有男子的慘叫當成幻覺。
  「這比什麼夜市人生還精彩。」凱莉的評語是這樣說的。



05.微小說/CP艾瑪約翰
  「約翰,可以請你從天花板上下來嗎?我還想睡個好覺,偷襲是沒用的。」
  「嘖,艾瑪妳非得要我覺得我快要得逞時才戳破我?」


06.光封神EXTRA之斷開鎖鏈、斷開一切的牽連
3Ns1UALwF8HA6EDAtsei6F.jpg

  踏上封神臺的路途困難重重。
  領頭的北歐主神奧丁抬頭看著這被稱之「仙境」之地……果然東方文化是深不可測的啊?後方的約翰已經癱倒於異界龍拜亞基之上接受伊登與薇兒丹蒂的治療、布倫希爾德則是揮舞她的巨鐮將一旁的魔物消滅殆盡。
  「約翰,怎麼這樣就不行啦?是沒睡好還是又和波比打架了?」拍拍巨蟹宮的肩膀,在召喚師陣營待上好一陣子的奧丁已經不會如初來時那般文謅謅了。「還得去找老姜一戰呢,振作!」
  「我說老奧,這群路邊的地精也他媽太硬了吧?一次打兩下可是連你的護盾都無法防禦的。」白了北歐主神一眼,約翰開口的同時指了指他身上滿滿的傷口。「等我們和老姜打完,回去找迪爾陵光他們喝到掛。」
  「小心約翰先生又像上次一樣突然醉倒,結果被波比小姐惡搞。」薇兒丹蒂一直記得那時巨蟹宮臉上的塗鴉……想到這裡她不禁噴笑了出來。
  「而且約翰先生到第二天才發現自己加深的黑眼圈是用畫的——」
  「薇兒小姐、伊登小姐!這事可別……」
  在約翰瘋狂揮手制止伊登繼續說下去時,身下的拜亞基像感覺到什麼似的、仰天高吼——同時,巨蟹宮、命運女神及北歐主神都發現自己的力量被鎖鏈給纏住,動彈不得。
  「呦,吼嘎——打神鞭對於異龍族無效,不過光靠你應該無法維持老奧身上的護盾吧?」
  強烈的光能量襲來,此時幾人才發現他們已身處封神臺——而出現於眼前的便是那封神仙帥、姜子牙。「厲害,能夠度過我的重重化身⋯⋯但老奧,你應該沒見識過我真正的力量吧?」
  「姜太公輔佐了武王伐紂一統天下——而他找到明主的方式竟是用『釣』的,願者上勾。」八腳馬騎士沒有一絲畏懼的盯著眼前正撫著四不像的子牙,臉上勾起了微笑。「老姜,如果我們贏了、今晚的酒錢全部你出。」
  「有何不可?在下姜某接下您的挑戰了,碑紋騎士。」子牙手一揮,那打神鞭竟使這封神臺附近雷聲隆隆。「世人,都知我曾封神。但可知我手持之鞭——」
  「封你妹啦!」

  刷答一聲,因打神鞭而造成封鎖在神族身上的鎖鏈全數被斬斷,布倫希爾德華麗的揮動她手上的鐮刀——然後上前,用武器抵住子牙的脖子。「身爲曾經的瓦爾基麗,對於這種事情可真小菜一碟……小白臉,你那鞭可奈不了我們何了吧?」
  「別激動啊、布倫希爾德小姐。這招在下可真沒想到呢,受教!」
  「抱歉老姜,為了酒錢我們可是要拼啦!」
  在布倫希爾德與子牙對峙之時,接受治癒完畢的刺客約翰早已潛行至仙帥身後。「諸刃之擊!」



07.天使長與便當
  「伊登小姐。」
  「嗯?」原本還在餵著熊的伊登看到突然出現的米迦勒,奇怪他找自己是怎麼了……?但下一秒,那名天使長竟直接將她攔腰抱起、且展開了翅翼!「等等等等等一下啊啊米迦勒先生!到底發生什麼--」
  「剛才路西法說有人找我們訂便當直接送到五封塔上,署名是布倫希爾德。」平靜的和金髮少女訴說著自己的使命。
  「布倫希爾德姐姐?但我可不是毒龍的飼料啊哈哈哈……」
  被抱著飛行的伊登才正在苦笑,毒龍的吼聲便貫徹了兩人的耳朵--而米加勒只是與少女說了聲「對不起」後,直接將她往五封塔內丟去。

  「您的『便當』來了,布倫希爾德小姐。」
  「嗚哇啊啊啊啊啊--!」



08.詛咒之路的最後一擊
2Y5IYBKDJik8dVcOFxyCgE.jpg

  「迪爾,我知道你跟著召喚師很長一段時間了。」暗影舉起他鮮紅色的愛刀,臉上的笑容比以往還要狂妄非凡--因為他早已發現現在是自己敵人的、迪爾姆德的弱點。「但她說她想要鳥餵給波比妹妹技8(?!),所以休怪我無禮了!」
  「哼,只是個人類語氣不要以為自己很強似的!老子可是--」
  刷的一聲,暗影劍豪的攻擊向著迪爾姆德攻去、只是他刺向的地方好像似乎有點……當同行的杜門與約翰聽到迪爾姆德淒厲的慘叫時,他們同時覺得自己的跨下好像有點痛痛的。

  --後來幫助迪爾姆德包紮的三巫還有負責照顧他的執明陵光笑了幾乎一個晚上的事,也是後話了。



09.日常/CP呂布安多
  「感覺自從召喚師小姐把我們兩個各自分到暗隊還有磨隊後,就很少像這樣見面了呢?」
手裡是一杯可爾必思莎瓦酒,安多看向一旁的那名戰神--雖然於自己記憶中重要的人是那名德魯依、但來此之後境不知不覺的成了這個不死魔族。
  連安多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
  「怎麼,妹子想我啦?」呂布不禁笑了,從源義經那兒幹來的清酒噴出了一些些。「和召喚師小姐說之後再把我們編在同一隊也不是不行……」
  「不行啦!如果我跑去磨隊不就不能讓約翰或暗影他們有表現的機會了嗎,召喚師小姐一定會罵我--」
  「妹子,可別忘記前些日子我們一同和義經PK、把通天教主綁回家還有二度征戰殘暴之路的事啊。」
  聽聞此言,安多一秒轉向盯著呂布……魔族的鮮紅雙眼雖煞人,但白眸少女竟可以從裡面看到一絲絲的溫暖。
  「不管是你還是迪爾他們,有沒有人說過來到召喚師的領地之後你們幾個都沒有魔族的樣子了啊?」
  「嗯?無傷,我反而覺得挺有趣的。」
  舉杯,男子與少女一同飲盡了杯中物。



10.槍哥與木巫的下午茶
  「迪爾,之前幫你接回去的……東西好點了沒?」
  「喀耳刻,別逼我破戒打女人。」白了在後面偷笑的黑魔法女巫一眼,迪爾姆德滿臉的情緒是、複雜。「妳們這些人類女巫還真的是很厲害啊,不是我要說。」
  「所以以後可別隨便說要打我之類的事情喔--知道惹我的男性最後都怎樣了吧?」喀耳刻邊喝茶邊說話之時,手中的魔杖是不停指著身旁瑟瑟發抖的小豬仔的。
  迪爾姆德竟開始思考自己變成豬後會發生什麼事情,啊、應該是被貝莉抓去當今晚加菜……不對這是三小啊!他猛的搖頭,坐上椅子的同時喀爾刻替他到了杯茶。「堂堂木巫女怎麼那樣閒?失業喔?」
  「最近召喚師小姐比較常帶雅典娜她出去,放個假養精蓄銳也不會怎樣吧?」輕鬆。「而且,禮拜六可要出征了呢。」
  「那個嚕管天使?嘖,等打到他回家一定要來喝一杯!」
  「嘴巴放乾淨點啊,迪爾。」



11.獅子宮與仙帥的象棋之戰
  獅子宮現在很焦慮。
  盯著眼前的棋盤還有喝茶的封神仙帥,當初自己到底是腦子燒壞還是怎樣、居然要和他比象棋啊啊啊啊啊!深後圍繞的是其他酒友,幾人都靜靜的看著加里昂的下一步會如何--
  他使出帥,吃掉了小卒。
  而子牙的臉上出現了勝利的笑容,舉兵。「將軍。」
  頓時全場爆笑。

  「天啊里昂你是笨蛋嗎哈哈哈、哪有人在人家小卒旁邊有東西保護的時候吃棋哈哈哈哈哈--」
  「吼不是防衛很強嗎獅子宮大大,老姜不愧是把我們聞帥打得嚇嚇叫的軍師啊!」
  「……陵光,舊事就別提了謝謝。」
  在暗影、陵光還有聞仲在後方打打鬧鬧,以及子牙「說好的限量點心喔里昂」的話語之下……沒錯,自視王者的他惱羞的將剛剛的棋盤給搬回沒有被子牙給將軍的樣子。
  「吼老姜!重來重來,剛才是我的低級失誤!」
  「我說里昂,起手無回大丈夫啊。」汗顏。



12.機偶自我私設/水木VER.
  從它還是被學者們製造出的風動傀儡時,它便一直被那顆似乎包含了靈魂的水靈石吸引——學者總告知它這是重要的東西不能觸碰,但它偶爾不用進行任務時還是會偷偷看看那顆靈石。
  「(''_''?)...ン?」
  偏頭,一閃一閃的水靈石像是想與它對話似的。

  某天,水靈石不見了。
  雖然是機械,但被灌注了一些人工智慧的它還是有種莫名的失落感……黑髮的科學家米基利和它說、那顆靈石已經被拿去讓學者們進行研究了。
  「幹嘛?你這機械腦袋也會對東西起興趣啊?」米基利敲敲它的頭。
  「……(`;ω;´)」
  之後,它被科學家們拿去進行第二步的改造——雖不是像莉莎或阿涅茜那樣的擁有人類的外貌,但被裝上了牛角的它總算有了自己的名字。
  蠻牛貳式。
  蠻牛被加裝了能夠與獸類溝通的引擎,學者們對於這樣的研究成果表示非常滿意——藉由它的能力,不只是荒野上的怪異機械獸、連機械龍的技術都逐漸被掌握。
  「Σ(''A`)……」
  但偶爾,它還是會想起那顆發著水藍光芒的靈石。

  「嗯?是那個時候的綠綠傀儡!」
正在蠻牛用它微薄的情感面思考著關於水靈石的事情之時,一個少女的聲響讓它愣了愣。「(。´・ω・)ん?」
  「說什麼呢格蕾琴,它是現今研究裡面最成功的戰鬥機具、蠻牛貳式……」機械少女身旁的老者頭顱如此說著。
  但是格蕾琴搖搖頭。「我確定就是它,父親。」
  她走向前,水藍色的雙眼眨啊眨的……若不是那眼是機械所製造、格蕾琴還真的會被當成普通的女孩。「我一直記得喔,在我還沒重生的時候你都會偷偷來看我!現在居然變得那樣帥氣了!」
  「┣¨━━━━((゚Д゚; ))━━━━ン!」
  該不會,她就是那個……?蠻牛驚訝的待在原地,而格蕾琴只是笑著。
  「我是格蕾琴,後面的那個是讓我重生的父親、海森堡!」拍拍蠻牛的頭,機械少女如是說。「請多多指教了,蠻牛!」
  「ヾ(〃^∇^)ノわぁい♪!」
  「唉呦牛哥!不錯嘛,還認得出來這妹子是當初的那顆石頭……欸欸欸欸等等不要拿槍抵著我的頭!」

  在後方突然出現的米基利被蠻牛追著跑外加射子彈什麼的,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13.如果召喚獸會玩LoveLive!
  「欸,下次小鳥UR喔。」
  洛基懶洋洋的一邊滑手機一邊說,而一旁的約翰、加里昂同時站起,異口同聲的大喊:「什麼!課金啦!」

  場面瞬間靜默。
  水藍色的眸子與鮮黃對望,率先發難的是加里昂、還現出他最自豪的小鳥隊:「靠腰咧我怎麼會和你推上同一個……不管臭螃蟹、我女朋友你不能動!」
  「你這隊我也有好不好!而且小鳥明明是我女朋友!」約翰在展現他小鳥隊(而且不知為何牌組和位置都和加里昂一樣)的同時直接對著友人比出中指。
  「幹修帕逆!我有女朋友的等身立牌!」
  「你輸了我還有等身抱枕!」
  「欸約翰你哪裡買的等等傳給我……不對啦吼、來比誰先抽到小鳥UR!」
  「要戰便戰!」

  再度輕鬆打出EX難度FC的洛基哼著曲子,在旁邊刷百萬亞瑟王妖精的呂布不解:「欸,那兩個什麼時候如此肥宅了?」
  「……呂布,我覺得你會喜歡希。」一派輕鬆的惡作劇之神。



14.LUCY梗
  他與眼前那名在幾小時前剛把毒藥塞入自己下腹部的男子對望。
  男子嘴裡吐出的日文在腦內自動轉化成了聽得懂的語言,加里昂輕笑、剛剛從那堆被自己幹掉黑道桌上搶奪的兩把小刀就這樣直接插入對方的雙手。
  慘叫聲響徹於耳,這使他感到莫名的愉悅。

  「源義經老大,對吧?先感謝你賦予我『這樣』的能力。」扭轉左手的武器、加里昂嘴角的勾起更加明顯。「我特地使用了日文,這樣我們之間的溝通也沒問題了。」
  「哼、狗回來反咬主人一口嗎?倒想看看你有什麼能耐,加里昂先生。」雖然雙手都被小刀插入,但源義經一點都看不出來痛苦似的、瘋狂的笑容回應著眼前的金髮男子。「──我會親自殺了你這傢伙。」
  「那也要你先抓的到我才行。」
  「嘛,我敢說就算我手這樣還是可以把我桌上那杯紅酒喝完。」

  對於東方男子的回復加里昂沒說什麼,只是默默的離開源義經的身子、緩步朝著門外走去。「一杯紅酒的時間,已經足夠我遠走高飛。」
  完全沒有在意手中插住的小刀,源義經靜靜喝著酒、看著加里昂離開的背影──下一秒,他終於忍不住自己的感覺、仰天大笑。
  「哇哈、嘻哈哈哈哈哈哈──太有趣了!這個傢伙……他媽的、太有趣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