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S】暗戀/肉渣練習[CP向/巨蟹獅子]

*CP:巨蟹宮約翰×獅子宮加里昂
*OOC&H有
*不適者慎入

>>>>>>
【暗戀】
  「你沒有喜歡的人?我才不信咧。」
  「就沒有,不然你想怎樣?從還是刺客到現在我都還打光棍呢。」

  可以說是每週一次的慣例,兩個星宮分別在隔壁的約翰與加里昂會輪流拜訪彼此守護著的巨蟹宮與獅子宮喝酒聊天、偶爾波魯克斯也會參一腳——波比常笑說這是光棍男聚會,但對他們來說這樣一週一聊才不會覺得孤單。
  或許就只是想要找個人陪吧,或許。
  提出這個每週小聚會建議的人是加里昂,他不懂約翰怎麼會答應的那麼爽快⋯⋯在酒精之下可以說已經互相瞭解彼此到連「里昂今天大紅內褲」這事都可以秒猜中的發展,更是令加里昂想不到的。
  曾幾何時,這個和隔壁宮守門人的相會成了每週自己最期待的一環?
  他無法解釋。

  「也是啦,你都有艾瑪⋯⋯」喝口酒,加里昂不禁在心中自我吐嘈,這哪門子回應?
  聽到艾瑪兩字約翰差點噴酒。「我的媽啊那女人?我真怕被她蝎子尾戳⋯⋯里昂你呢,有沒有喜歡的對象?」
  「有,但我不確定。」
  藍眸抬起,直勾勾的望向對方——哪能說出「其實我喜歡你」那樣的話?獅子可是王者,加里昂和自己說著、要也是等他來追啊!
  但別傻了,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那是我的底限
繼續 將你____。




【H30題→在H的過程中打起來】
  「唔……!里昂你到底是會不……」
  「我又不是第一次和你做,你個混蛋!」
  加里昂沾滿了潤滑液的手指才碰觸到約翰的後庭就引來後者的驚呼,白了對方一眼,他順勢著將第一根指頭插入、緩緩開始抽動。
  「欸,你這邊怎麼緊成這個樣子?」摟住瞬間癱軟的約翰,加里昂一邊幫忙擴張一邊增加手指進入的根數、之前總是自己當被反攻的那個,而這次難得對方答應當Bottom,他當然要好好表現一番。「是因為平時都是你上我,所以都沒人動你這邊?」
  「說什麼鬼話啊你、嗯、認真弄……」窩在加里昂懷抱中感受著一波波襲來的快感,約翰喘息,手不自主的圈上自己早已挺硬的男根上下撫動。「沒讓我舒服你就等著……」
  居然還開始自慰起來?看著約翰的行為加里昂突然有點興奮,但又想要損損他一直以來比自己突出的氣場——明明身為獅子宮的我才是王者!手指抽插的速度更快了,惡意的在他身體裡頭旋轉、還不時製造出啪唧啪唧的水聲。「如何?我親愛的巨蟹宮大人,不要因為太爽就這樣高潮囉?」
  「哈啊、哈,里昂……別把我想得太、嗯,太簡單……」語句之間充滿助詞,約翰附在加里昂的耳邊輕聲、還不時的啃咬對方的耳朵。

  ——哇啊!
  耳朵被咬的那瞬間加里昂整個嚇到了,自己的敏感帶可是……沒有顧到還在做進入前準備什麼的,下意識第一件事就是揮拳往約翰的臉上招呼。「靠!不要突然咬耳——」
  說時遲那時快,約翰的反擊也是直接了當的小腿攻擊、力道強得不像剛剛還陷在情慾中的樣子,趁著加里昂腳無力時就這樣勾住對方的手臂往床上反摔,碰的一聲。
  加里昂聽到的是自己腦內理智線斷掉的聲音。「……要打架?剛剛差點射的人贏得了我?」
  「我才不會那麼早就洩了,好嗎?」趁著加里昂還暈頭轉向時,約翰再補上一拳。「還有打架,我隨時奉陪——就算我現在啥都沒穿!」
  「媽的,我等等就要把你操的說不出話!」

  兩個男人在床上扭打成一團,也沒有管他們現在其實是一絲不掛而且剛剛還在做愛前戲,拳打腳踢樣樣來……一會是加里昂捶打約翰肚子,一下又是約翰使出反制技扣住加里昂使他動彈不得,可以說根本就是場另類的摔跤賽。
  這是加里昂往約翰身上揮的第三拳,但就在他以為可以打臉之時那拳就被約翰給防守住——下一秒,讓加里昂意想不到的事是對方的吻就這樣貼上來,封殺了一切反擊。
  那吻有著怒氣與滿溢的侵略性,加里昂甚至在與約翰唇舌交纏時嚐到了一絲絲的血腥味。「嗯,哈……」握緊的拳不知何時鬆了開來,他也沒有發現自己現在是被壓在在約翰身下,只是覺得這個吻讓人缺氧、還越來越熱。
  「你剛剛明明有機會上我的啊,里昂。」揉揉對方那頭已經散亂的金髮,約翰有點無奈、又覺得有點好笑。「欸、我可是說今天我當Bottom——剛剛我們雄糾糾氣昂昂的王者獅子宮大人哪去了?」
  「嘖,要你管啊約翰!你剛剛明明還一臉淫蕩的說要我讓你舒服……放開!」因為手被扣住所以動彈不得的加里昂脹紅了臉,掙扎著卻沒有一點效果。
  「可惜你那拳把我給打醒了。」

  約翰的手在加里昂的身子上游移撫摸,把大男人抱上自己大腿面對面擁住他、分身在彼此身體的磨擦之下再度抬起頭來。
  「誰叫你咬我耳朵!」整張臉埋在對方的胸口,加里昂反駁。
  「是是,真不好意思喔。」
  左手捏了下加里昂的乳首,右手則是隨便沾了點潤滑劑就這樣往他的體內進入,熟悉的內部體溫從約翰的指尖傳上腦門——大概只要擴張一下就可以進入了吧?
  「不好意思什麼,我……嗯,不准一來、一開始就進到這麼,這麼……」
  感覺到肩膀一陣刺痛,是加里昂為了要掩蓋住自己的聲音而咬住了約翰的肩——好在平常都穿著鎧甲,不然齒痕啥的一定會被艾瑪笑。「很痛啊,里昂。」敲了下他的頭,然後約翰抽離只進去一會兒的手指、沒有給對方一點喘息的機會就直接進入其中。
  「嗚啊!媽的約翰你……真的很詐……」
  這樣的指控也就只有一開始有機會開口而已。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