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S】黑道趴囉短打*5[CP向/架空]

*CP雜
*有黑道設定
*不適者慎入

>>>>>>
01.
  「唉呀,只是群廢物還敢在這兒叫囂嗎?」拍了拍身旁伙伴加里昂的肩,波比雖然還是一副甜美的外表、但表情是不屑的。「看來我們是太久沒出來了,里昂。」
  「多虧有妳找我活動筋骨。」加里昂一邊回應的同時一邊踩著地下小混混的頭。

  聽一些人說最近酒吧附近又聚集了一些無名小混混,基於很久沒和BOSS一同出去「處理」事情的原故、閒得發慌的兩人就約一約直殺去酒吧。
  其實小混混對於他們大組織來說是完全算不上什麼的。
  但就在波比看到他們正聚眾欺負一個遊民的當下,她一個飛踢就這樣朝小混混們發了出去;加里昂當然也看不慣這樣的行為,立刻上前聲援伙伴——最後就是身為組織「Fire Shot」的雙打手不費吹灰之力一對多勝利。

  「有時還真不懂妳從警校逃跑的原因呢。」補了小混混一腳,加里昂說道。
  「只是想追求屬於自己的正義,如此而已。」順手從一旁販賣機投了兩瓶可樂,波比丟了其中一瓶給加里昂、開心的笑著。「況且、赫茲老大的訓練強度還比較符合我的喜好!」
  「……我一直在想,如果妳去當警察我們可能馬上就再見囉。」
  「只是,我現在和里昂一樣是個打手啊!」

  兩人打開了可樂,鋁罐碰撞的聲響清脆。


02.
  「……又是她嗎?」
  直覺告訴凱莉,這個夜半解決了一堆混混的人一定是那曾經是自己的警校好友,但最後卻逃學的粉色髮少女。
  「誰?Fire Shot的人幹的?」搜證中的杜門回問著。
  「八九不離十。」
  Fire Shot,可以說是從以諾城出發向外擴張最快、而且也最有勢力的黑道組織——以阿姆士唐為首的緝捕小組就是專辦關於這組織的案件,杜門與凱莉也是隸屬在這小組之中。
  只是凱莉完全沒想到的是,自己的使命是要把昔日好友給捉到歸案。

  「回去和組長報告下吧。」
  「好在還只是鬥毆那類的小事呢……還是該說,波比她有手下留情了?」思考著,據凱莉對昔日友人的了解是——如果她和那個金髮的青年一起行動的話,可以說整個城市都會被他們踩在腳下。
  而這是身為警察的凱莉來說最不樂見的。
  「已經把照片LINE給阿姆組長了。」杜門壓了壓智慧型手機,然後轉身面對著凱莉、嘆口氣:「如果妳真的抓到妳的那位好友……妳會故意放水嗎?」
  「絕對不會。不過杜門,別把她想得太簡單了。畢竟可是Fire Shot的打手——嘛,先回去吧。」
  剛剛那一瞬,凱莉突然發現自己已無話可說。用拙劣的方式結束對話,她抓抓髮絲的同時一旁的杜門開口:「……凱莉、我請妳去吃早餐?」
  「好啊。」很難得的一口答應。「順便幫組長買一份吧?他昨天肯定又熬夜了。」


03.
  小包廂內,一位留著及肩紫紅髮的女子正集她所有挑逗之能事跳著鋼管舞蹈。
  這是一場可說是只有上流人士才能參加的小集會,三名西裝筆挺、似乎是大老闆的人士都已經喝茫了,正不停對著女子招手。
  她看了一下,笑著往其中一位男子的身上坐了下來。「大哥,怎麼了嗎?不喜歡我的表演?」
  「當然喜歡!只是,嘿嘿……」
  那男子的手從她的小腿往上不停撫摸,猥瑣的笑讓人看不出來他曾是什麼公司行號的大老闆、旁邊的另外兩位與會者則是不停喊說「等等換我」那樣的醉話。
  「——我可是,很貴的喔?」
  她臉上的笑更加明顯,男人用手她吃豆腐的行為也沒有一點在意、甚至單手捧住對方的臉在男人耳邊呢喃。
  「哼,很貴?媽的,我是誰——我身上有的是錢、怎麼可能……」
  啪滋
  鮮紅的溫熱血液向上噴灑,女子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把短匕首、她眼睛完全沒有眨一下的就刺入男人的心窩,起身。「只可惜我討厭這種酒臭大叔。」
  「是、是殺手哇啊啊!」
  看到同伴的死另外兩人一秒清醒過來想要逃跑,但他們並沒有發現身後突然出現一名橘髮男子、刷答兩聲。
  直斷脖子氣管的刀刃宣告了他們的死訊。
  「呦,約翰。有點太慢囉?差點就讓獵物給跑了呢。」
  「艾瑪妳才是吧!天啊這麼危險的事妳也幹得出來,要是真的被這些肥滋滋老大叔吃了怎麼辦啊真是我在旁邊看了超擔心……車子在樓下了,先走、BOSS說這邊會派人來處理。」

  約翰和艾瑪,是Fire Shot組織中專門暗殺那些對自家組織不利集團首長的殺手——快狠準而且出錯率幾乎是零,只要委託他們可以說誰都能殺、甚至是市長。
  在坐上車子前約翰仍然不停的對剛才艾瑪色誘的行為碎唸,後者只是一邊點頭說著「是是是」、坐上副駕駛座。
  「約翰還真是個老媽子,當初你怎麼當上殺手的?」拉下安全帶,艾瑪戳了下約翰的臉頰——指尖感受到的溫度有點燙。
  「要妳管,總之以後那麼危險就直接上了……艾、艾瑪嗚哇啊妳幹嘛!」
  原本已經準備繫安全帶的艾瑪整個人坐在約翰身上,她指指對方的下身、隱約能發現已經有了反應。
  「你小男生喔?」

  「什麼啦!這是正常生理反應好嗎,如果妳是男人看到有漂亮女生穿那麼辣跳艷舞妳不會……艾、艾瑪妳又幹嘛!」
  約翰滿臉通紅的看著和自己離不到10公分的艾瑪,而她正拉開身下男人褲子的拉鍊,臉上的笑容有些玩味、也有些危險。
  「既然是我造成的就我來解決,你也不用憋的那麼痛苦還只能沖冷水澡消火吧?」咬了下約翰耳垂上的黑色蟹型耳環,她說道。
  「而且和你做……應該比和那些大叔來得有趣。」


04.
  露娜還記得人蛇集團被攻破的那一天。
  她的母親因為缺錢而偷偷把她賣給集團,這也是不得已的……畢竟哥哥要唸書、身為沒用女孩子的自己為家庭換到一筆錢也不錯不是?
  由於擁有較好外表的緣故,人蛇集團的頭頭立刻將她安插到妓院中作為新人、看到這樣處女之身的少女老鴇當然十分開心——可以說是立刻向外頭的客人訴說今天有好貨、但價錢相當提高。
  坐在床上的露娜等待著那讓自己正式告別正常人生活的男子,她意外的發現自己很快就接受這個事實、小房間和飄散著淡淡的男人體液腥味……身上的衣物很薄,但也算不上什麼。
  大概才過了五分多鐘吧?
  一名黑髮,蓄了一點小鬍子的男性走進房內——露娜暗自慶幸是個看起來不錯的人,她站起身、向對方自我介紹著。「您、您好,我是露娜……」
  「第一次嗎?」
  用點頭回應了男子後,她準備脫下自己身上的衣物——卻被阻止了。「呃,先生?」
  「如果那兩個辦事效率出差錯了,我再教妳這種事情。露娜對吧?叫我赫茲就好,今天我純粹想聊天。」很順的就往床上一躺,赫茲盯著她。「被賣來的,還是?」
  「因為母親養不起我所以才把我賣了……既然是這樣,除了接受還能如何呢?」嗚哇,是個有點瀟灑的人。露娜一邊回答問題一邊這樣想,回頭望著床上的赫茲。
  「這樣嗎?」點點頭,赫茲撫了下露娜的一頭金髮。「可惜啊……明明可以是有個美好未來的女孩兒,卻碰上這種事。」
  她不懂那位自稱赫茲的男人在說些什麼,想開口卻發現說不出半句,只是靜靜的坐在床邊、看著男人滑手機上面的糖果遊戲——感覺好像不把這世界當一回事似的,下一秒是他的手機響起LINE的鈴聲、赫茲起身,笑了。
  「看來不錯。嘛、等等露娜就可以不用臣服在這樣的命運之中囉。」

  什麼意思?
  才想要詢問,一陣爆炸聲就傳入了露娜的耳中。赫茲順手的直接公主抱起金髮的少女快步跑出小房間還有整家妓院,只見外頭站著兩個有著明亮髮色的一男一女,露娜眨眨眼再次不解。
  「BOSS!已經解決這個人口販賣集團一切的東西了,等等……嗚哇這個是誰!BOSS幹嘛順手就抓一個女孩子啦!」金髮的青年——Fire Shot的打手之一加里昂看著眼前的赫茲、急忙詢問。
  「原來赫茲老大喜歡這型的?」加里昂旁邊的另一名打手波比不禁噴笑了,走上前對著露娜揮揮手:「妳好我是波比,旁邊那個金毛油頭男是加里昂、叫他里昂就好了喔!既然是赫茲老大選的女生……」
  「說什麼啊波比。我是覺得露娜他滿可愛的,而且應該要有更好的未來等著她才順手帶她出來。」敲了一下波比的頭,赫茲放下剛剛還抱在懷中的露娜,點起根菸。
  「所以,赫茲先生究竟是——?」被火焚燒的房子、金髮與粉色髮的雙人組、還有那個抽菸的男人都讓露娜的腦袋一時之間負荷不來。
  「我是Fire Shot的領導者,赫茲。」揉了揉露娜的髮,赫茲指了指後方的妓院。「這個人蛇集團打亂了我們一些資金和商品的動向,所以我請波比和加里昂去毀掉它們--在進去等消息時想說有新人就點了,幸運的碰到了妳。」
  「那,赫茲先生為什麼……」
  「就說了,妳有更好的未來等著妳。」

  之後露娜隨著一行人回到組織內。
  她被赫茲安排到一所有名的高中就讀,平時的起居有加里昂、波比、艾瑪還有老媽子約翰(「什麼老媽子,真是的請你們幾個幫忙看作業都在那邊打糖果、我覺得露娜的認真度都比你們……」)負責照顧,其他時間赫茲都會帶著她去許多地方跑來跑去,完全不像是黑道老大一般。
  她問過他,為什麼要對自己那麼好?
  他回應,因為妳是我那時不知怎的就選定的女孩兒。


05.
  「啊?家長簽名是嗎,露娜的成績真的很好啊用不著擔心……」看了看金髮雙馬尾的少女手中拿著的成績單,約翰不由分說第一件事就是稱讚摸摸頭加上拿筆出來幫忙簽名……然後後面傳出了一陣笑聲讓他有些惱火。「波比、里昂,你們笑什麼!」
  「笑你完全就是一個一百分的老媽子啊,約翰。」拍拍夥伴的肩膀,艾瑪的嘴角也帶著滿滿笑意。「我想,以後小露娜的家長會就讓你代表出席吧?」
  「可是艾瑪,那樣約翰就不能當他的眼線哥了耶!」
  「對啊,如果他畫眼線的話可能會被露娜的老師當成煙毒犯抓回家——」
  天啊,我在組織裡面認識了一群損友是不是?看著也忍不住噗哧笑出來的露娜,約翰只想要上前給波比還有加里昂一人一個爆栗。「欸你們兩個閃亮亮打手組不損我會不舒服是不是?」
  「對啊。」
  這神默契讓約翰想要K人的慾望又更上層樓。
  「可是啊,我真的覺得約翰你比我的親生母親還要像媽媽耶!不只是會做飯,還會教我寫功課跟各種家事。」露娜坐到了桌子前面開始撥起橘子來,開心的說著。
  「照露娜這樣說,我是否該讓約翰去找一個人嫁了?」似乎剛解決了些關於組織各種事情的赫茲一邊揉肩膀一邊走進幾個人窩在一起的室內,而剛剛還在打打鬧鬧的四個幹部難得那麼一致的同時站起喊出「BOSS」、這也讓露娜看傻了眼。
  「可是約翰不是男生嗎?他是要怎麼嫁——?」偏頭不解的露娜。
  「嘛,先不多說這個。」臉上是個淡淡的笑容,赫茲示意幾個幹部坐下後點起根菸,吃著露娜已經剝好的橘子然後眼神掃描過那張成績單,吐了個煙圈在上頭。「露娜,妳以後想要做什麼工作?」
  赫茲這個問題一出來,在場的約翰、加里昂、艾瑪以及波比都同時往露娜那兒望——金髮的少女臉有點紅,吐出:「我覺得我的志願應該會讓赫茲哥生氣吧……?我想考法律系,當個法官或是檢察官!」

  場面瞬間靜默。
  然後是赫茲的大笑打破了這個場面。「哈哈哈哈哈——我喜歡!不用顧慮我們露娜,妳就放手去念書、去追求吧!」
  「赫茲哥你……你不生氣?」露娜眨眨眼,同時旁邊波比手上的橘子因為驚訝定格而掉到了地上。
  「不會——因為Fire Shot的任何一個人,都不是那麼容易被抓到的。」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