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A】FairyLand Dreamer!-06

*就是腦抽架空/是溫馨向ㄛ
*CP當然有所以防雷慎入
*很多別團的孩子

>>>>>
06.開始照顧他?


  就在金智燁準備要走的時候河爸爸的電話響了起來,後者急急忙忙的從口袋中拿出電話接起。「喂,您好……親愛的?!」
  話筒另一邊的傳出的女聲有種完全的女王氣息,一旁的金智燁不用聽河爸爸「親愛的」這個稱呼就知道,那位正是傳說中和自己這個舞蹈老師分居在兩地、但依舊很恩愛的河媽媽。
  「老大,我在百老匯要籌備一部和芭蕾結合的戲碼,但是現在的新演員不知道怎麼了完全都是一群草莓……我要你現、在、就、來、美、國、幫、我。」說話的同時後面還播放著音樂劇要用的音樂。
  「……但是親愛的,兒子他怎麼辦?」自家小孩雖然很乖什麼家事都會做,但完全是煮飯白痴一枚、連煎個荷包蛋都會爆掉廚房的那種啊啊啊!河爸爸不願去想像沒有自己在的家裡廚房會變什麼恐怖的樣子。
  「你是說旼佑佑?拜託他都二十幾歲了還不會自己照顧自己嗎,我說河老大你父愛太強烈我可是會吃醋的喔──反正不用多說,限你三天之內給我到百老匯的OO劇院,拜!」感覺河媽媽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是對著電話眨了個漂亮的wink的,而對方這種語氣也頓時讓河爸爸傻了。
  他是舞蹈老師,而自己那個到現在還依然美麗的老婆則曾是世界級的芭蕾舞者。
  生下了河旼佑這個兒子,但他們為了所追逐的夢想而選擇分居一個在韓國、一個則是在美國百老匯的某劇場各自發展──雖說如此,這對夫妻還是非常相愛的不時會來個熱線你和我。
  女王啊女王,妳是要我怎麼辦?就在河爸爸苦惱的同時他看到了一旁的金智燁,靈機一動的彈了個響指——對喔、還有這招!「凱文,剛剛我的電話內容你都聽到了對吧?」
  「嗯,怎麼了嗎大叔?」伯母竟然這麼女王的命令大叔三天內趕去美國啊……想到這點的金智燁在心裡狂笑,但臉上的表情依舊相同。憋笑可是會內傷的啊!
  「我不在的這幾天麻煩你過來照顧我那家事一把罩但唯獨不會做菜的兒子好不好?這是我家的鑰匙,完了啊啊啊我要收行李收行李……」才把口袋裡的鑰匙丟給金智燁,河爸爸就急急忙忙的在家裡東翻西翻,耳朵旁還夾著電話聯絡他的私人飛機(!)盡快到機場Stand by。
  照顧剛剛那個黑色捲捲?金智燁先是愣了一下,但看現在河爸爸的情況拒絕好像也不太好……想了想,反正最近一個人住也不錯無聊、多個人陪也是可以的。「是OK,但大叔我得先趕回去電台錄節目——就麻煩你先和你兒子說一聲了喔!」
  「當然當然!我的衣服褲子,還要打電話說先把我的所有舞蹈課取消……」忙翻的河爸爸。
  看著對方整個呈現暈頭轉向模式,決定不去打擾對方的金智燁再次和河爸爸道過再見、走出門騎上車前很順手的把鑰匙收進口袋——怎麼才想說要找時間來看看這個男孩就接到這個艱鉅,但應該會很有趣的任務?發動車子時的表情是開心的。
>
  「我說旼佑佑,那個帥哥是誰讓你那麼開心?」看到帶著簽名iPad回來而且臉紅紅很興奮的河旼佑,娜娜只是從小鳥型態變回有著金棕色微捲長髮的女孩坐在床上。
  「那是我最喜歡聽的FM節目的主持人、Kevin!完全沒想到我爸竟然和他是所謂的忘年之交呢,他似乎還和我爸學跳舞……」把漂亮的玻璃耳機放在書桌,河旼佑笑的樣子讓娜娜完全OS「媽蛋哪那麼陽光」這樣子的話。
  順手拿起河旼佑那台水藍色的iPad點開,裡面一堆密密麻麻的App讓她看得眼花撩亂。「Fruit Ninja……旼佑佑這是什麼啊?」壓了一下那個軟體,進入的畫面是一堆水果。
  「喔,這就是要在水果飛起來的時候盡量一次把它切完、香蕉有分數雙倍、時間凍結或是狂噴水果的特別效果,反正就是玩一分鐘然後比誰切的高分!」解釋完之後河旼佑開始示範給娜娜看,而後者完全星星眼的看著他俐落的動作接連擊。
  「超級有趣!我要玩我要玩我要玩!」馬上從河旼佑手上搶過iPad開始狂玩的娜娜。
  童話世界的人也會玩這種東西?河旼佑看著娜娜俐落的每次都切水果切到COMBO+5分,天啊這妹子該不會就把我86X分的紀錄給破掉吧?抓抓頭,他只能順手抓起桌上的小說看。
  不下幾分鐘她把iPad舉起來,110X讓河旼佑完全傻眼了。
  「……妳繼續。」好吧這樣子繼續下去說不定可以上世界的排行榜?繼續看那本「博物館驚魂夜」的小說,河旼佑順手把耳機接到FM之上轉他愛聽的電台開始聽。
  HotBeat是他以前練舞完時休息不經意聽到的一個節目,結果主持人Kevin那帶有一點外國腔的獨特聲音和他喜好的音樂完全和河旼佑不謀而合——從那時起他就開始每周一到周五定期收聽這個節目,完全成了忠實聽眾。
  啊啊,沒想到Kevin本人那麼帥。雖然和他的第一次接觸是看到他的身材……不對這並不是重點,想到這裡的河旼佑微微的臉紅起來、為了不讓娜娜發現(這個妹子正在手舞足蹈的玩著切水果切得好不開心)所以把自己的臉擋在小說裡不露出來。
  哼著FM剛剛放的歌曲「Fighter」,離自己聽節目的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

  「……其實我最近常常聽到有人在討論一個叫做『Hailstorm』的新人樂團,在我看完他們的LIVE之後、對於這個團體我抱有很大的期待,畢竟在韓國歌謠界中『樂團』這個要點非常少見。雖然最近Hailstorm都是以『暴雨前夕』這首歌做為他們的舞台表演,不過我個人比較喜歡這首帶點抒情感覺的『1031』——它的創作來源是以團長和他第一任女朋友分手的日期為靈感。這首歌,分享給大家。」
  Hailstorm不就是自己和娜娜相遇的那天在表演的樂團嗎?河旼佑心想,特別的小提琴伴奏著鼓聲和木吉他,Kevin他的想法果然和一般人都不相同呢。
  在那主唱(河旼佑記得他就是所謂的人魚公主?)用他乾淨的嗓音唱著這首有一點點悲傷的歌曲時,他看向窗外的萬家燈火,微微愣了一下。
  每間房子的上面都飄散著一點一點,彩色的「幸福之光」。
  「啊啊,竟然那麼多呢。」停下正在玩著某個音樂遊戲的手,娜娜拿起玻璃耳機交給自家主子。「那個帥哥和人魚公主相合的力量,沒想到可以讓人們有幸福的感受……?」
  「不是幸福……是安慰。」接過耳機的河旼佑把它戴上,一顆顆彩色的「幸福之光」因為受到灰姑娘仙杜瑞拉的信物的召喚而向著玻璃耳機飛來,融入。「雖然只有聲音,但很多人都因為那些電台節目的主持人和音樂而在一天的疲憊之中得到了休息……這,就是城市的一個小小幸福呢。」
  他們同時俯在窗戶前看著那些幸福之光,不知道另外兩個候選人有沒有發現?最後一顆彩色的小光點飛入耳機之中,河旼佑伸了伸懶腰。「肚子餓了,不知道老爸今天煮什麼?」
  走出房間的時候娜娜又變回了小鳥站在他的肩膀上,踏著輕快的步伐走下樓,但客廳裡空無一人。
  「爸?」河旼佑喊了幾聲,自己這每天晚上都在客廳看棒球的老爸今天竟然不在,那晚餐是該怎麼辦啊?順手抓起桌上的水喝的同時,他看到了桌上的一張紙條……才看第一行就讓他整個把嘴裡的水噴了出來。

  給兒子:
  你那親愛的媽媽叫我在三天之內飛去百老匯幫她帶演員,你也知道你娘完全就是所謂的『女王』,我不去也難……抱歉這一趟可能會去滿久的,我已經請凱文幫我在這段期間有空時過來家裡面照顧你囉!
  這次很急,等我回來再好好的補償你!          老爸

  「旼、旼佑佑你怎麼了!」再次由小鳥變回原形,娜娜看著自家公主在噴完水後臉整個很綠的攤在大大軟軟的沙發上,急忙開口詢問。「那張紙是寫了什麼讓你變成這樣?」
  「我老爸被我好久不見的媽強行叫去美國百老匯,然後他請妳口中的那位『帥哥』負責照顧我在他不在那幾天時我的生、活、起、居!」天啊啊啊啊啊啊是自己的偶像、DJ Kevin呀!河旼佑完全不知道自己要怎麼辦,今天才看到他在洗澡然後自己就要開始和他展開半同居般(?)的生活,啥啊怎麼辦我不想再發生誤闖入浴室這種丟臉事!
  「那不錯啊,兩個帥哥同居在一個大大的屋內完全就是美好畫面……如果這兩個傢伙長得很猥瑣的話、我絕對會開始放大絕招。」不知為何,娜娜笑的莫名燦爛。「人家看起來也很年輕,交個朋友也好嘛。」
  「……妳這是什麼安慰?」欲哭無淚的同時河旼佑發現自己,臉熱熱的。
>
  下了節目的金智燁騎著摩托車再次回到河家的大房子,用鑰匙打開門進入左看右看——他發現客廳空無一人,只有一隻小鳥正在桌上啄著一個小蛋塔好不開心。
  「……啊,現實版的憤怒鳥?」看著那隻小鳥(沒錯,她就是娜娜)的金智燁忍不住想到現今智慧型手機中最經典的遊戲App之一,圓滾滾的還是金棕色羽毛……還滿可愛的嘛,什麼時候大叔家養了小鳥?
  「啊,娜娜妳不要把我從外面帶回來的蛋塔給吃掉啊!」從廚房帶了一盒小點心出來的河旼佑才抓起那隻圓滾滾的小鳥,抬起頭目光所見就是那個高高帥帥完全不像是DJ的金智燁……然後瞬間進入呆滯狀態。
  「這孩子的名字叫做娜娜?還滿好聽的,感覺像是個漂亮女生會有的綽號呢。」從河旼佑手上接過小鳥娜娜後開始逗著她玩著,金智燁對自己以後要照顧的男孩笑了笑:「你好,我是凱文金智燁──大叔的忘年之交,被他囑咐之後一段日子裡要負責照顧你的生活。」
  「那、那個……我是河旼佑,那隻圓圓的小鳥是我的寵物、娜娜。」河旼佑你不要臉紅不要臉紅不要臉紅啊啊啊啊啊──
  「以後就是好朋友了,幹嘛這樣?旼佑你就叫我凱文哥吧,我大你兩歲。」語畢的同時金智燁自動坐到沙發之上,長長的手指抓起小點心裡的餅乾就開始吃了起來。「大叔竟然也喜歡吃這家的餅乾,下次乾脆找他一起團購好了,應該會很便宜……」
  (這個畫面完全像是海報啊旼佑佑,帥死了啊啊啊!)跳在金智燁肩膀上的娜娜利用心靈感應把這段話傳入河旼佑的心中,後者只看到在男子後方有個漂亮的金棕髮少女身影對自己漂亮的星星wink了一下。
  (娜娜你不要讓我更緊張哇,媽的我現在完全不知道要和他說什麼話欸怎麼辦?)把這段話傳了回去,河旼佑只是接著抓餅乾的動作、低頭小口小口的啃著。
  而下一秒金智燁的一句話把河旼佑拉回現實。「晚餐想吃什麼?」
  「……那那那那那那個,隨隨隨隨隨便都可以!」被嚇到的河旼佑不由自主的結巴,繼續啃餅乾好掩飾已經快要脹出來淹沒整個身體的緊張感。
  金智燁盯著繼續解決手中點心的河旼佑,這貨小口啃餅乾的樣子也太像花栗鼠了吧?他忍不住起身拍拍那個有點亂亂的黑毛,走向冰箱、打開卻只發現幾把青菜和一些微波食物--這下他可知道這個人的煮飯白痴是因為什麼了,父子的遺傳可真的是很恐怖的啊!
  金智燁一把拉起臉紅通通的河旼佑,他什麼都沒說、只是指了指大門後講出兩個力量十足的字。「走吧。」
  「凱、凱文哥你要去哪?!」我的天,這世界上除了我媽你可是第二個把我拉著到處跑的人啊!河旼佑心想,原本想要試著掙脫,但發現金智燁的力氣真的……嗯,有點大。
  「那些微波食品是能吃嗎?我們去、超、市、補、貨。」正色。
  河旼佑完全聽到娜娜爆笑的聲音,而他也只能抓抓頭然後開口請金智燁等自己一下、走進房裡掛上耳機把iPad放進小包包裡,抓了個購物袋就跟著金智燁一起向著市內最大的生鮮超市走去。
>
  總記得在小時候父母還沒分居時,河旼佑非常喜歡和母親一起來逛超市。
  ——超市啊,什麼都有。
  在他的印象中母親就常常把小小的自己放在手推車裡在超市裡玩著「飆車戰」,邊飆著手推車還邊順手的從架上抓出一堆一堆的東西丟進其中……現在的自己當然不能坐進手推車裡,但他還是有股想飆手推車的衝動。
  如果旁邊沒有金智燁正抓著一張紙邊比價邊挑食材的話,河旼佑總覺得自己說不定會幼稚的照做這種有些擾民的事兒。
  「牛肉、火腿、青菜,等等還要調味料……」把一個一個東西放到手推車裡,副職其實是個廚師的金智燁開始思考今天晚上要煮些什麼東西吃。「旼佑啊,幫我出點晚餐的意見吧。」
  「啊,我……」把意識從飆手推車的回憶之中拉出來,河旼佑抬起頭的同時看到架上的各種咖哩塊,小時候的回憶又再次襲了上來。
  自己的母親也是不太會煮菜的類型,但做出的咖哩醬就是不知怎的好吃。小學時的河旼佑曾有連續一個半月餐餐都吃咖哩的紀錄,不過他並不會抗拒──因為他吃遍全市區的咖哩餐廳,沒有一個人可以做得比母親好吃。
  「想吃咖哩?那等等要記得提醒我買洋蔥了呢。」高挑的身形輕鬆的把架上的咖哩塊拿了下來,金智燁看著河旼佑微微發紅的臉又忍不住的伸手出來、拍拍他的頭。「你啊……想到什麼的時候是不是都會一直線的把自己在想的事做出來不經腦子思考,還有喜歡發呆?」
  河旼佑嚇了一下。「你怎麼知道的?」
  「從你完全像是小笨蛋似的闖到浴室和癡癡盯著咖哩塊的樣子我就知道,這個性是十分少見的……是大姐姐們會喜歡的那種可愛型男子。」順手揉揉那頭黑色亂髮,金智燁只覺得自己照顧河旼佑的行動應該會很好玩?
  凱文哥,說我是大姐姐們會喜歡的那種可愛型男子?就在河旼佑腦子一片空白之時手推車的扶手被握住,向上望,看到的是金智燁那對比什麼都好看的笑眼。
  「要不要、來場超市飆手推車呢?」壞壞的笑容。
  瞬間他懂了些什麼,河旼佑也回應了他一個、像是遇到知音似的燦爛微笑。「既然哥都邀請我的話……我也只能答應這個要求囉。」
  兩個大男生開始快速的推起手上那台手推車,一起往生鮮蔬菜區衝去——

#
嗨 幼稚K和幼稚旼(???????????????????
這對老夫老妻感真的是很可愛TTTTTTTTTTTTTTT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