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A】FairyLand Dreamer!-05

*就是腦抽架空/是溫馨向ㄛ
*CP當然有所以防雷慎入
*很多別團的孩子

>>>>>
05.小熊哥哥


  「熹哲哥怪怪的。」鄭熹俊看著整個人就是開心至極、還開始哼起歌來的鄭熹哲。
  「真的,怎麼有東西可以繼西卡姐之後讓哥變成笨蛋?」一旁的鄭熹望也這樣回應。
  「……哥,你沒事吧?」Krystal拿手在一邊滑手機一邊哼歌的當事人前面晃啊晃。
  「熹哲,如果你在外面遇到什麼事讓你打擊太大都可以和姐姐說,姐姐給你罩!」最後上陣的是大姐潔西卡滿臉擔心,而眾弟妹此時心裡正OS著等等熹哲哥一定又會不明尖叫然後臉紅的像是自家賣的那些剛出爐蘋果派——
  結果出乎意料,鄭熹哲竟然沒有臉紅爆發什麼的,只用了他那個被學校女同學稱為「漂亮至極」的笑容開口:「西卡姐姐我沒事,不用擔心啦!對了,爸媽他們呢?」
  「去中國五天度他們的二次蜜月。」想到自己那感情好到不行整天黏在一起的父母潔西卡就一陣無奈,如果當初的自己沒有去念餐飲相關科系的話、是要怎麼撐下這家店主常常跑出去恩恩愛愛的「全韓國最好吃」點心店?
  「沒問題,今天我把進度趕一趕然後明天上完課就會幫忙店裡——我先進去畫我的那些稿子了喔!」破天荒的給了自家姐姐和弟妹一個眨眼,鄭熹哲把桌上碗盤收好後抓起包包就往海藍色的房門走入。
  瞬間鄭家剩下的姐弟妹都傻在餐桌前,鄭熹俊筷子上的肉還掉了下來。
  「不行啦怎麼辦,熹哲哥剛剛那個樣子連我都差點動心了啊啊啊——」完全抱頭的鄭熹俊鄭熹望兄弟倆。
  「我的媽啊喔喔喔有一個這麼漂亮的哥哥絕對是犯規、絕對是!」揉揉自己剛被狠狠閃到的眼睛,Krystal也整個像受到什麼打擊似的趴到了桌上。
  「……」
  無言了一陣,潔西卡開始思考自己最疼的弟弟該不會是在外面交小女朋友了——會對家人那麼和善開心到在哼歌而且不耍傲嬌的鄭熹哲可是鄭家的世界奇觀啊!

  開啟幾個繪圖軟體,鄭熹哲開始在繪圖板上把剛才自己在遊樂園搜集的那些資料畫成草稿、等等修正好透視後就要直接動工將它變成場景。
  對於故事他總是很有想法——大概是因為小時候他和一群弟妹常常聽大姐潔西卡用她獨特的方式講訴著各種童話故事吧?雖然之後想走文學卻突然決定必須接管家裡事業的她選擇了餐飲學系,不過潔西卡依舊還是會為有時候沒有創作動力的鄭熹哲提供遊戲想法。
  選擇這個科系的他不只是因為從小以來的興趣,也是為了想要幫自己的西卡姐姐用另外的方式完成她途中放棄的文學夢想。
  「哇、是白雪公主殿下!」在鄭熹哲房間裡才會從小松鼠變回少女原形的莉茲看著他正在電腦上描繪的角色造型圖,那黑髮的女主角雖然穿的是現代的衣服,但那蘋果形的項鍊還是讓她一眼就認出這個角色是誰。
  「是啊,還真的是萬萬沒想到我就那麼巧成為白雪公主了。」熟練的在圖上打好幾個透視線,接著鄭熹哲點開貝茲曲線工具、開始用滑鼠拉阿拉的。「莉茲……其實啊,我一開始還滿掙扎到底要不要接受這個身分的。」
  「那為什麼……?」她不解的看著自家公主。
  「因為我突然想起西卡姐姐曾經說過,故事是要帶給別人快樂才存在的。我自己也算是個『創造』故事的人,結果我小聽到大的那些童話故事竟會在近期之內一夕消失……嘿,誰會希望這種事發生?」油漆桶上場景的底色,鄭熹哲的表情是在他自己一個人時才會浮現的一種溫柔。
  嗚哇,怎麼有點兒感動……莉茲搖搖頭,決定轉移話題的她提問了這幾天和鄭熹哲聊天下來她一直想問的問題:「對了,熹哲你怎麼會沒兩句話就提一次西卡姐姐?該不會你真的有如熹俊和熹望說的那樣,有所謂的戀姐情結?」
  「不要聽那兩個死小孩亂講!」轉過頭來一秒爆發,同時表情又回復成原來的樣子。「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應該是很尊敬她吧?明明愛好是文學卻因為要接管我們這家店而捨棄了自己的夢想、自己跑去學法文後還用獎學金到外國去學習點心技術,就是不想讓店的名聲在傳到我們這代後沒落了……我是真的覺得很驕傲,有這個姐姐。」
  語畢,鄭熹哲點開參考圖資料夾的其中一張圖、是一隻正在發氣球的布偶熊。「好好好好可愛喔!」當然少女一瞄到就星星眼的大喊然後整個人湊到旁邊看著。
  布偶熊裡的金泰憲……不知怎的,鄭熹哲在他說的話之中聽到了一絲絲像是自家潔西卡大姐為了自己的夢想而要繼續努力的話語,因為喜歡孩子而接近他們、讓他們感到開心。
  雖然看不到他布偶熊裡面的臉,但鄭熹哲知道當孩子們對著金泰憲大喊「謝謝小熊哥哥」的那時,這個看起來十分耿直的男人臉上一定是一個乾淨的笑容。
  「熹哲、熹哲?你幹嘛發呆啊,而且還是以笨蛋一號機表情!」莉茲輕輕拍了一下鄭熹哲的額頭讓他回過神來,後者只是抓抓頭開始繼續他的工作、為遊戲場景上起色來。
  只是他並沒發現自己白皙的臉,微微紅了。
>
  第二天是難得的上課日,鄭熹哲順手抓了個蘋果派和背起包包大喊了聲「去上課下午回來」就騎上腳踏車往R大飆去。
  上大四開始要製作遊戲專題時課業就相當的少,就算有課也是因為教授要定時檢查他們畢業製作的進度而去一下教室坐幾個小時意思意思……這個系也真是的,雖然期中與期末考都輕鬆的像放假——但其他日子卻天天讓人爆肝?鄭熹哲曾經也這樣埋怨過,但是在他開始製作遊戲後的狂熱、完全讓他忘掉那些心中小小不開心OS。
  將腳踏車停在校門外,蹲下身子替車子鎖大鎖的當下他看到一個有點熟悉的身影也正把腳踏車往車位上停……白色頭巾和漂亮的眼睛讓鄭熹哲完全確定自己遇見了誰、所以直接走上前拍了一下對方的肩膀:「呦,金泰憲!」
  「啊……你是昨天那個、鄭熹哲對吧?」
  因為突然被拍肩而轉頭,對方那個漂亮的臉孔可是讓人完全忘不了的啊……金泰憲把車子停好,開口問道:「不是聽說媒體設計系大四都不用來上課嗎?」
  「今天要檢查遊戲的進度,不然我還得待在家裡面的店幫忙。」鄭熹哲把裝著電腦的書包背了起來,同時瞄到的是金泰憲書包上有一隻很可愛的手織小熊在上面晃啊晃的。
  「待在家裡幫忙……感覺熹哲你是個很顧家的人,連你課業比什麼都重也會想到家裡。」金泰憲看著對方想到的卻是自己,家庭啊……如果自己也可以和他一樣擁有著家人,應該也是很快樂的吧?

  從小金泰憲就是個孤兒。
  孤兒院裡的那些修女都把他視如己出,讓他去上學、教導他做人處事的道理……也因此,他可以說是從國中便決定要發憤圖強好報答那些如同他母親般的修女們。
  想就讀所謂的幼教系也是因為想要幫助或是教導那些孩子們、讓他們得到快樂以及溫暖。
  從金泰憲上了國中起,他就非常討厭那些關於家暴的新聞——明明是自己生的孩子為何要這樣要這樣對待他們?成為保父或者是兒童輔導員一直是他的夢想,他並不樂見這世界的任何一個孩子哭泣。
  看到鄭熹哲正在瞄著自己書包上的小熊,金泰憲抓了抓棕色瀏海、輕笑。「這個,是一個對我很好的修女在我考上R大時送我的禮物——很可愛吧?」
  「嗯,手工很精細。」自家妹妹Krystal也相當喜歡作些可愛的手工襪子娃娃,所以鄭熹哲也多少瞭解一點這種事。「……你是基督教徒?」
  「也不算是啦!我是個被基督教孤兒院收留的孩子……事實上,我到現在還依舊很感謝上帝沒有讓我流落街頭、而是讓我被那群修女們收養起來。」戳了一下書包上小熊的同時兩人從校門口走到了R大請國際建築師專門為這所學校設計的設計系大樓。
  原來如此,難怪他會那麼喜愛小孩呢……想到這兒的鄭熹哲心裡總覺得暖暖的,他露出微笑、揮手和那個新朋友說了聲再見:「先走囉,善良的熊熊哥哥!」
  「嗯,再見!」望著那連背影都依舊漂亮的男孩,金泰憲只覺得不知名的感覺湧上心頭、有點開心。「善良的熊熊哥哥是嗎……」
  喃喃自語,書包上的小熊在陽光下笑得燦爛。
>
  「熹哲,你進度未免也他媽太快了吧!」好同學看著鄭熹哲正在筆電上測試的遊戲DEMO只感到一陣暈眩。「啊是趕火車嗎、明明離畢業展還有三個月!」
  「先解決就可以先做自己的事啊。」淡淡的語氣,看著其他被教授一臉微笑(其實那微笑很恐怖)說「這些地方可不可以再試試呢」的同學……嗯,自己應該是可以通過的。
  果然沒一會兒專任教授來了,他只是細細的看了一下遊戲DEMO便露出一個滿意的表情。「嗯……很用心啊熹哲,遊樂園裡的場景和小熊娃娃都很精緻呢,大概離完成不遠了吧?」
  「嗯,還有幾個劇情支線沒有完成,但大致上是可以了。」鄭熹哲對著教授報告自己目前的進度,臉上是制式的笑容。
  「那好,你可以先走了。」教授難得的對自家的學生說出這種話,對於這個從大一看到大四的愛徒鄭熹哲他一直都是非常的認可與讚賞的。
  於是鄭熹哲就在自己一群同學憤恨(?)的目光之下背起包包收起電腦笑著離開教室。

  真是,離開的時間比自己想像的還早呢!鄭熹哲走在漂亮的R大校園裡哼著自家弟弟們最近也瘋狂喜歡上的Hailstorm出道主打歌「暴雨前夕」,而眼前是那個外頭種著漂亮薰衣草田的觀光‧服務學院。
  幼教系所在的地方啊……不假思索的走了進去,上樓。
  記得那個系所的教室是在四樓?但鄭熹哲只是走在路上就招來了一堆女孩子的閃亮亮目光關注、讓他不知怎的有種壓迫感——是怎樣啊這群母愛爆表的女生怎麼會對這樣的自己起興趣?
  臉紅著無視那些目光,一看向那有著溫暖色調的教室就是那個白色頭巾萬紅叢中一點綠,金泰憲正邊和女孩子們聊天邊玩著他手上的一隻差不多三十公分、綁著格子段帶的可愛小熊。
  怎麼那麼喜歡小熊啊他,書包吊飾娃娃連打工也是……鄭熹哲笑了一下後走進教室,再次輕輕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嘿,怎麼那麼喜歡小熊?」
  瞬間,整個班級的人都對鄭熹哲行了注目禮。
  下一秒就是其中一個女生開始向金泰憲大喊類似「金泰憲你這不夠義氣的認識咱們R大極品男人怎麼不和我們說啊啊啊啊啊——」這樣的話,接著就一陣雞貓子喊叫、場面熱鬧得像園遊會似的。
  「熹、熹哲?我記得不是半小時前才看你進去你們設計系館嗎,怎麼一下子……」完全被女孩子盧上的金泰憲好不容易才找到空檔和鄭熹哲說話。
  「我可是我們教授的愛徒呢。」無視少女們,他對著金泰憲聳肩。
  「欸欸,泰憲你是怎麼認識他的?」
  「對啊對啊,聽我數媒系的好朋友說他可是被稱之『傲氣』然後都沒什麼人敢接近的說!」
  「怎麼辦,近看才發現他真的又漂亮但又好帥氣……」
  這下可不能繼續裝淡定了。
  鄭熹哲被那些圍上來的女孩們弄得暈頭轉向,哇叉咧除了自家兩個女人外加一個小松鼠莉茲外、自己可是超不習慣被女孩子觸碰或是幹嘛的呀!就在完全不知該如何是好時一隻手拉住了他的手腕、不由分說就突破了女生群帶著他向外衝。
  「好詐喔金泰憲——」
  聽到女生合音的鄭熹哲才發現把自己拉走的人是金泰憲,比自己略高一些的身高和目光裡的認真不知怎的讓他臉熱了起來——該死,他又不是西卡姐姐!

  好不容易把他拖到一個沒有人的天臺,金泰憲先是大大喘了幾口氣後、對眼前那漂亮的男子露出了一個充滿歉意的表情:「抱歉,我同學們都是這樣子……她們其實都很有愛心的,只是最近似乎集體都鬧失戀所以才這樣,拜託不要介意喔。」
  「沒關係,我只是不習慣而已……」果然這個空氣才讓人比較舒服啊。
  從小鄭熹哲就因為他那融合男生的帥氣卻又有女生的美麗面容而有絡繹不絕的追求者,最誇張的紀錄是他國中時留長髮只是逛個街就被好幾個大姐姐搭訕說「美人,有空嗎」……也是從那時開始他不怎麼喜歡和女生們相處,因為總覺得很有壓迫感。
  唯一能把他當成普通男生相處的只有兩個人,就是家裡的潔西卡和Krystal——其實某方面來講,這也是造成鄭熹哲常常被一些好友和兩個弟弟笑說「戀姐情結」的其中一個小原因。
  「那就好。」鬆了口氣,金泰憲自動的靠在圍牆上。「怎麼會突然來找我?」
  「不知道是怎樣,就只是經過觀光‧服務大樓就自動想到你……」說到這兒的鄭熹哲臉紅了起來,雙手也一起撐到圍牆邊。「這樣是不是很怪?」
  「哪裡會怪?在這個系裡都是些女孩子,我偶爾也想要一些男性的朋友啊。」想到過去的自己都和女生班很有緣……金泰憲雖然沒有很討厭,但生存在女孩群裡也常常讓他有些尷尬--高中他最深刻的回憶是女孩子直接在班上就開始脫制服換體育服讓他整個臉紅的落荒而逃,是怎樣啊根本沒把我當成男生是不是!
  「我還很羡慕你呢,可以和女孩自那麼自然的相處……哪像我,除了我姐和我妹剩下的完全沒辦法,連說話都不行。」其實現在還有一個莉茲,只是對於鄭熹哲來講這不太方便說。
  「那是你不知道一群女孩都把你當成『好姐妹』後會多恐怖。」依然心有餘悸的金泰憲。
  完全不敢想像那種情況的鄭熹哲只是以一個詭異的表情搖了搖頭,摸向包包時他才發現自己從家裡帶過來的蘋果派還沒有吃,於是把它拿了出來、分了一半給金泰憲:「我家賣的,全韓國第一好吃的喔。」
  「真的?謝啦。」上前接過那頻果派的金泰憲不小心的碰到鄭熹哲那雖然都在畫畫卻十分細緻的手,沒有發現什麼異狀的開始啃鄭家出品絕對美味的蘋果派。
  ……被觸碰到的鄭熹哲只感到一陣微微的電流,急急忙忙收回手的時候完全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只是低下頭默默啃他那一半的蘋果派吃。
  「還真的很棒欸!蘋果香味和肉桂的比例搭配的剛剛好而且又不太甜,十分的適合女孩子和小孩。」忍不住讚歎的金泰憲抱起他那隻三十公分的泰迪熊,瞇起眼來:「以後我去你家可不可以打折?」
  小熊哥哥和他的泰迪熊……?
  鄭熹哲看到眼前的畫面小小的傻了一會,忍不住覺得那畫面真的好可愛的他上前拍拍那綁著格子蝴蝶結泰迪熊的頭:「當然可以囉,我們兩個可是知音呢。」
  「那就謝謝你啦,熹哲!」金泰憲拿著泰迪熊俏皮的向鄭熹哲敬了個禮,然後兩個人都忍不住爆笑出聲。
  照射進天臺的陽光,很暖。

#
在鮮網之亂(?)後又跑來修這篇XDDDDDDDDDDDDDDDDDD
熊哥大暖男 戀愛T_T(廢文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