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魚[CP向/羅索瑪格]

*羅索×瑪格莉特
*2013樂樂生日賀文
*現代大學生架空
*很短
*不適者慎入

>>>>>>
01.
  「這位是你這學期的研究夥伴。」
  自家教授拉姆一打開實驗室劈頭就是這句話,羅索逼不得已從他寫到一半的數據報表裡抬起頭來。「媽的死老頭,我不是早和你說過了我不需要什麼研究夥伴我就可以弄出這學期的全部實驗了嗎──」
  「……你這邊的化學式似乎不像是數據上面所顯示的那樣子喔,還有這個A和這個B融合起來似乎也有那麼一些微妙的小錯誤。」
  「啊?」
  嘴巴張得大大的,羅索看見的是一名藍頭髮的女子正用她白細的手指在他桌上寫滿密密麻麻鬼畫符的白紙上畫著圈圈。

  我們系上有女生喔、原來自然組也有正妹喔、我的實驗真的會發生錯誤喔。
  這是羅索對於瑪格莉特的第一印象。


02.
  「欸,怎麼會想念這吃力不討好的系?」
  「我原封不動的把這個問題還給你。」

  一邊吸著手上的杯裝泡麵,羅索看著那一邊啃三明治一邊觀察水槽裡幾隻小魚在藥劑之下活動情況的瑪格莉特忍不住開口問出──其實化學實驗室第一個重點就是不能吃東西,但這兩個人都很自動的無視了這個盲點。
  從這點和對於科學的敏銳度來講,羅索其實還算滿欣賞自己這個研究夥伴的。
  「我所有科目只有化學考得最好,妳認為我還能報到什麼科系?」明明是自己提的問題卻被對方丟回來回答,好個迴轉球。「那時的想法是如果落榜就直接去外頭打工,然後就吊車尾來到這所鳥不拉機的大學啦。」
  「我想依羅索你這種個性,直接去外面工作可能某天就會上社會新聞了吧。」淡然的回應帶著一點點的刺,這是專屬於瑪格莉特的說話方式。
  羅索知道這女人因為這種個性讓很多文學院的女孩看她不順眼,但他完全了解這一切沒有惡意,所以只是淡淡回應而後轉移話題。「也是。對了,那些置於藥劑865的實驗體怎麼樣了?」
  「都還生龍活虎喔,你自己看吧。」

  羅索轉過頭去看見的是悠遊於水槽中的三條魚兒,以及在水光粼粼之下、滿載著對這一切充滿極大興趣目光的亮橘色雙眸。
  突然發現離不開這景象。


03.
  魚在藥劑裡成長的極快,死亡的極快。
  新一批實驗種馬上就來了,瑪格莉特俐落的把魚飼料倒入水槽之中。「如果不以實驗體來論,這些小傢伙還是挺可愛的嘛。」
  「可別對實驗體產生感情,瑪格莉特。」帶著實驗用護目鏡的羅索頭也不回。
  「你覺得,這些魚兒眼裡所見的日出、夕陽、自己生命的消逝──和我們相同嗎?」

  愣了愣,羅索一時間回答不了。
  那些被圈養著指向死亡的實驗體,渴求著什麼?類似的問題轟炸了他的腦袋,而這一切的起因卻只是因為自家實驗夥伴的一句銀鈴般的話語。
  不停迴響。


04.
  空蕩蕩的、再度送走實驗體的水槽。
  紅通通的、旁邊女孩的臉頰。
  沉默默的、飄散著酒氣的大學實驗室。

  這一切都很棘手啊,無論是停滯的進度抑或是酒醉了的瑪格莉特──旁邊的她呵呵笑著像是孩子一般,手裡握著酒瓶還不時打幾個小嗝。
  長這麼大的羅索還是第一次看見喝醉的女人。「欸,我說妳……」
  「那個男人,把我當成那群小傢伙般的丟棄了喔。」
  瑪格莉特沒頭沒腦的句子又讓羅索呆住了,原來平常像她那般聰明的女性也會說出這種胡話嗎……推敲了下她話語裡的意義,大概是被男朋友給甩了?棘手程度加了一倍,自己可是從小打光棍到現在欸、要怎麼安慰失戀的女孩子!
  才想拿出手機打給隔壁物理系的大情聖里斯,她的話語再次打斷了他的思緒。「魚的記憶只有七秒或是更短、魚的生命只有幾個月或是更短,魚帶不走的事物和我們人不同……」
  哪來的、呃,哲學家?雖然這些事實羅索生物課都有學習過,但配上一個失戀的女孩卻詭異的合適。

  如同魚一般會隨時失去記憶與生命的愛情故事,與一批批被送走的實驗體。
  都是回不來的事物。

  「嘖,就說我最不會安慰別人了啊。」
  他只是摀住瑪格莉特的嘴然後硬是將她壓上自己的肩頭,就只是如此而已。
  而對方則是不知怎的平靜了下來。


04.
別讓我飛 將我溫柔豢養

  「欸,昨天謝謝你了。」
  「……不會。」

  一如往常的實驗室,一如往常的早晨招呼。

FIN.




Free Talk.
樂樂生日快樂!!!!!!!!!!!!!!!!!!!!!!!
總之魚腦他摳正好在聽陳綺貞的魚就這樣打粗來這篇了ry
沒頭沒腦的但我喜歡這設定ry

好久沒打文ㄌ真是沒手感(幹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