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A】FairyLand Dreamer!-04

*就是腦抽架空/是溫馨向ㄛ
*CP當然有所以防雷慎入
*很多別團的孩子

>>>>>
04.哥、敘敘舊吧


  「在這場比賽開始前讓我們歡迎為地主隊加油的當紅新人樂團--Hailstorm!」
  在開場主持人的介紹下,團長任時完帶著黃光熙、金桐俊以及朴炯植走上臺,以一個大大的鞠躬和他們團的獨特手勢向眾人宣告:「大家好,我們是Hailstorm、Let the Rain fall!」
  說完之時便是抓起樂器和麥克風奏出第一個強勁音符,帶點龐克風格的「暴雨前夕」沸騰了全場的觀眾氣氛。
  文俊英站在球員出場的走道看著這場表演,黃光熙和任時完的樂器實力他早就有領教過、那叫做金桐俊的鼓手用每一個鼓點敲擊了所有人的熱血,而朴炯植更是用他獨有的、那有些細膩卻又充滿力量的嗓音為這首歌注入了魂魄。
  高挑的身影在麥克風前把自己的魅力全部展現給所有人,什麼時候自己這呆呆的弟弟竟然有了這樣的力量?文俊英只感到有一陣暖流在全身上下竄動,身為隊長的他有很好的預感--這場比賽、一定可以取得勝利。
  「天啊,現在的團體真的越來越有水準了。」
  「那主唱的聲音真棒!」
  「我喜歡那個吉他手,真是,如果我是女的一定會去追他……」
  自己的隊員興奮的討論著Hailstorm的表演,文俊英壓下自己差點要大喊出「那主唱是我弟弟」的衝動,只是心裡滿懷驕傲的對他們伸出了手:「各位,今天如果不勝利就對不起支持我們的所有人!」
  「TRC、TRC、Fighting!」
  信心喊話完後身穿一身藍黑足球服的TRC隊便伴著樂團的歌聲、王者一般的走向球場。

  表演完的Hailstorm四人換下打歌服坐在經紀人為他們準備的位置上看著比賽,手上舉著臨時向旁邊徵收的加油牌,完全從明星模式一秒變成啦啦隊模式。
  「衝啊衝啊,啊該該該該死球怎麼會被搶走啊我的媽……」非常興奮莫名的黃光熙不時發表他的評論然後跳來跳去不停亂叫。
  「黃光熙(光熙哥)你坐好啦!」任時完和金桐俊異口同聲說話的同時把邊喊叫邊噴可樂的光熙往位置上拉回去坐好,但他們的眼睛還是目不轉睛的盯著球場。
  而一旁的朴炯植目光全都在那個在全場跑,背號是09的男人、隊長文俊英之上。
  一個眼神或一個手勢就能讓隊員都知道他的想法,在有人陷入困境時適時的上前拉回情勢、防禦的同時還不忘攻擊,黑白相間的球在文俊英的腳下只是個可以輕鬆駕馭的玩具。
  哥以前就很喜歡踢足球呢。
  想到過去和文俊英常常在公園草地上玩你踢我撿的遊戲、自家哥哥還說過「炯植你應該會是個不錯的守門員喔」那類的話讓他一直在考慮要不要去報考高中的體育足球專班……不過那些都是往事了。
  場上的文俊英正控制著球試圖把它往敵對的球門邊送,目前是一比一、兩隊平手……雖然身為隊長的文俊英氣勢逼人,但這客隊也不是好惹的,一下子就把他的攻勢給圍堵住。
  一顆心七上八下的,怎麼辦?看看場邊的時間只剩兩分鐘,而客隊很有機會讓比賽繼續延長!咬著唇,朴炯植只能拼命吸著他手上那早已被喝空的可樂來掩蓋不安的情緒,心裡默念的的話只有一句:「俊英哥,你要加油啊。」
  突然所有TRC的啦啦隊都站了起來,因為隊長文俊英突破防守、神速的衝上去在球門前不知道幾公尺硬是搶回了主控,就在場上所有人都愣住的同時把那球神準的往敵隊球門踢,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的客隊守門員跳起想去挽救情勢,但一切都結束在那在球網上滾動的球以及「Time’s up」的哨聲中。
  二比一,TRC獲勝。

  場內充滿了幸福之光,炯植先是呆了下後完全自動的按住脖子上的珍珠把那些彩色光芒收集起來,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原來看了一場如此精采的比賽,不管支持的隊伍有沒有勝利都可以讓人那麼開心的!
  「喔耶俊英是神人啊啊啊啊啊--」光熙馬上像是小粉絲般的一跳起來就把旁邊的朴炯植抱在懷裡,大喊著「你哥帥的要死啊親愛的炯植」這樣的話語。
  「時完哥……救我……光熙哥快把我給……掐死了!」思緒被打斷的朴炯植硬是擠出了這些話,一旁的任時完也黑著一張臉(?)把黃光熙拉回來然後敲了一下。
  「這場比賽真的很棒欸,完全沒有遜色於漫畫!」老小金桐俊閃亮亮的望著球場上抱在一團歡呼的球員們。「炯植,我突然想和你借你所有有關足球的漫畫看!」
  「看什麼漫畫,足球比賽當然要看UEFA(歐洲冠軍聯賽)或是歷屆的FIFA(世界盃足球賽)才過癮啊小孩!尤其是皇家馬德里隊的每場比賽都要……」一講起足球來就不知為何沒完沒了的黃光熙。
  「皇家馬德里是什麼鬼東西,桐俊,要看就去看AC米蘭!」時完反駁了。
  「你才什麼鬼吧任時完,我去你的義大利人!」
  「欸?大哥分明是在眼紅吧你,誰不知道歷史上拿過最多UEFA冠軍的國家是義大利不是西班牙喔、親愛的黃光熙先生。」
  「你……」
  完全聽不下去兩個哥哥正在幼稚的為了足球隊伍而大吵大鬧的金桐俊摀住耳朵跑向朴炯植避難,而後者只是藉著身高拍拍來人的頭然後把MP3的耳機借給他一個。
  目光望向球場,朴炯植的心滿是悸動。
  「俊英哥……真是場完美的比賽。」他輕輕的笑了。
>
  在首場戰役勝利的文俊英當然會給球員們一陣打氣和鼓勵,原本說好了要去一家小餐廳吃個飯喝點酒的一行人原本有問自家隊長要不要跟,但後者依舊一貫的笑笑說:「不用。」
  他雖然很能喝,但他絕不碰酒。
  文俊英苦笑,大概是因為自己母親的緣故吧?自從她和父親離異之後就一直借酒裝瘋來麻痺一切,因為上酒家而認識的新男友住進家裡來、他不只一次被那男人用言語和身體騷擾,有時還會和自己的母親一起……
  搖搖頭,這種回憶別想了!他按開手機上的導航系統,雖然好久沒去那兒了但他依稀還記得怎麼走,騎上摩托車發動。
  炯植啊……這個弟弟,在爸爸和媽媽離婚之後過的如何?

  小時候他們就知道自己都是這對不負責任情侶的「意外產物」,勉勉強強因為孩子而結婚、勉勉強強的維持家庭關係,沒有父母的愛。
  所以這對兄弟總是相依著,在各種項目上優異的成績也常常讓老師感嘆說「為什麼兩個優秀的孩子竟然有這樣的父母」,他們也都是一笑置之。
  「這世上,只要有俊英哥就夠了。」文俊英一直記得朴炯植曾對自己說過的這句話,他也是從那時就暗自下了決定:我要,好好保護這個唯一的弟弟。
  就在他們相繼考上市內第一志願的高中時父母親離婚,被母親強行帶走的他只是一直哭,原本的姓氏改變使他的心裡滿滿的全是抗拒,感覺成了另外一個人似的不適應感。
  這樣子就好像是把他和朴炯植的距離拉得、更遠。
  轉學後的他成績完全一落千丈,大學勉強考上了一間所有人還聽過的私立院校之時母親似乎因為嗑藥而死去——不知為何鬆了口氣的他在大一下拼過了轉學考,順利重回以前自己所住的那城市最高分的大學、R大就讀。
  回歸平常學生生活的某一天,文俊英很無聊的在大學裡和同學踢著他一直喜愛的足球、就被市內足球隊TRC給看中了——加入球隊之後憑著天分不知怎的成為了主力手、還被順勢推舉成為新任隊長!
  這是那幾年過著渾渾噩噩生活時,文俊英完全想不到的事。
  其實回來之後他一直在尋找著自己弟弟的蹤跡,但都沒有一個結果……完全沒想到的是竟然會在自己的比賽上遇到他,而且這時的朴炯植已經是偶像樂團裡面的超強主唱!
  該怎麼說,很開心。
  哼著那首只聽過一次便已記得的「暴雨前夕」,他直勾勾的向著目的地騎去。
>
  朴炯植一回到家就衝進房間,看到的是萊娜正在水裡游的好不自在。「萊娜!對不起啦我沒有幫妳準備食物、家裡的零食吃不吃得慣……」
  「人類世界的食物是還不錯呢。」她又從魚變回了亮麗的女孩,指指垃圾桶裡那包已經空了的巧克力餅乾。「而且炯炯你也不用感到抱歉啊,其實我們童話世界的居民大致上來說是不用飲食的喔。」
  是嗎?朴炯植羨慕了起來,像自己從小到大的食量都相當驚人的一個人可以抵三個,自家社長還曾經說過「等炯植你紅了從我這騙來的伙食費要一次算清」那樣的話來開玩笑。
  「嘛,怎麼了?看起來你好像很開心欸、我的公主。」看著朴炯植的臉萊娜輕笑,不外乎是因為人帥什麼表情都好看、外加自己是真的很好奇他碰上了哪樣的好事。
  「我啊……遇見俊英哥了喔!」指指那張他放在書桌上的相片,他回答道。「我竟然都不知道他現在回到這城市來,整個好久不見了!哥已經帥到讓我無法……直視呢。」
  等等這是怎麼,朴炯植人魚公主笑的和笨蛋一樣?萊娜噴笑,記得以前童話世界的人魚公主在救上那位落海的王子後也常常會對自己露出這樣的表情,可愛到不行。「很難得可以看到像你們這樣分開那麼久還掛念很深的兄弟呢。」
  「誰叫我的家庭裡關心我的人……只有哥?」
  表情微微的一變,炯植苦笑幾聲後又回到他原本的表情,拍拍萊娜的頭:「我先出去了喔,一直待在房裡會被時完哥他們起疑的!」
  「反正放心,我很安分的啦!」女孩眨眨眼後又變回了金魚在魚缸中游來游去。
  這樣多了一個傾吐心事的人也不錯?朴炯植心想,自家團裡的其他三人都不知道自己過去的那些事,當然也不敢和他們多提——因為怕他們會擔心。
  老小金桐俊手裡翻著的是剛剛向炯植拿來的經典足球漫畫「足球小將翼」,雖然內容在黃光熙和任時完看完之後完全搖頭嘆氣的說「根本教壞小孩子足球觀念」,但對於幾部足球漫畫來說它還是很有歷史意義的。
  走到客廳,朴炯植所看見的是時完和光熙正在PS2上打FIFA相關的電動、金桐俊看那些「足球小將翼」看得好不開心--朴炯植總覺得這部足球漫畫扯的程度可以超過「閃電十一人」,不過因為這部是足球漫畫的啟蒙,所以他還是先借了一套出去。
  「快點任時完,我就不相信我連十二碼都會輸你!」黃光熙控制他的球員射門,進球。「五球都進給你看好不好?」
  「那是因為你還沒有真的看過十二碼神手發威,親愛的黃光熙。」任時完勾出他那個可以殺死一堆女生但其實底子很黑(?)的微笑,當然也讓球進球門了。
  「可惡--沒關係,我相信足球是我的好朋友!」不知怎的黃光熙竟然說了這句在「足球小將翼」的超經典台詞,繼續和任時完PK著。
  ……怎麼今天在看完俊英哥比賽之後整個宿舍都在瘋足球?朴炯植抓抓頭不解,同時桌上放著那隻黃光熙的手機響了起來--看到自家兩個正打電動得難分難解的哥哥和看漫畫中的老小,他拿起電話,按下接聽。「喂?您好,光熙哥他現在不太方便接電話……」
  「……炯植?」
  沒想到的是話筒對方那人竟然喊得出自己的名字!朴炯植頓時瞭了,打來的那人正是自己的親哥哥、文俊英!
  「哥,怎麼了嗎?」聽到那有些低沉的聲音朴炯植不自主的臉紅起來,該死、他不是只是個好久不見的親哥哥而已嗎到底是怎樣啦你是迷弟喔你朴炯植先生!
  「我現在正在你們的宿舍樓下喔。老弟,方不方便下來和哥哥敘敘舊?」
  文俊英滿是笑意的聲音,迴盪在耳邊。

  於是朴炯植下了樓,看到的是雖是一身休閒服但竟有詭異魅力的文俊英正在摩托車上溫柔的微笑。「晚安啊,炯植!」
  「俊英哥……你怎麼會知道這裡?」不解。
  「以前在時完和光熙還是練習生的時候我來過這兒幾次--那時你應該還沒住下來吧?原本我是想連絡光熙說把你叫下來給你個驚喜,沒想到竟然接到電話的人是你!看來他應該又在和時完打電動了……」跳下車拍住朴炯植肩膀的同時、文俊英才發現自家弟弟真的突然一夕間爆高——明明記得以前他還矮自己幾公分的啊?「還好吧,嗯?」
  「我在我上高三那年就和爸決裂了,現在我讀我的應用設計系和當明星都很開心。」看到文俊英的樣子朴炯植的耳朵開始熱了起來,以前的哥他有那麼帥嗎?不對不對,這一切的重點都錯誤了。「我才想問哥你這句話呢……媽怎樣了?」
  「死了,因為嗑藥過多。」聳聳肩。「反正就算離婚了她也沒有關心我,還帶著她的新男友有事沒事就對我毛手毛腳……她死了對我來說,還算是一種解脫。」
  語畢,一陣沉默在兄弟之間流轉。
  他們的父母都有著高挑的身型和好看的臉龐,那時這對情侶是因為衝動而在高中一畢業就結婚,女孩已經有了五個月身孕。在他們生下文俊英的兩年後又再次懷孕,生下朴炯植。
  小孩大了,但夫妻之間的熱情一天天熄滅。女人天天去喝酒嗑藥、男人也天天去街上幹著像是皮條客那類的勾當,把他們的孩子放在一旁完全不顧。
  也是因為這樣的扭曲家庭造成這對兄弟之間,比什麼都深的羈絆。

  「哥……我問你,我依然可以像以前一樣和你說『這世上有你就夠了』嗎?」大大的眼向上一望,找回自己一直希望的親情讓朴炯植的心裡滿是激動。
  「現在我們重新在這城市相遇了,炯植,說什麼我都不會再和你分開的喔。」先是伸出手揉了揉自家弟弟那頭有點捲翹的亂髮,而後一把把他擁入懷抱之中。「都長那麼高了,這樣抱起來可真是不習慣、哈哈!」
  「俊英哥,謝謝……」有些想哭,但他不想在自己的親生哥哥面前流淚。好久沒感受過那只屬於唯一認定家人的擁抱異常溫暖,在自己身上的每一寸留下溫柔的印記……朴炯植突然希望這刻停留的久一些。
  聞言,文俊英又笑了出來。「講什麼呆話……炯植,誰叫我是你哥呢?」

#
意外的修很快
以前不小心把足球延長賽結束要比射門的碼數打錯也修正了XD
花隊娶我!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