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A】FairyLand Dreamer!-02

*就是腦抽架空/是溫馨向ㄛ
*CP當然有所以防雷慎入
*很多別團的孩子

>>>>>

02.公主都不公主了!


  每個童話世界的居民都擅於講故事,當然身為城堡管理人的萊娜更是如此。「哇啦哇啦布啦布啦……好,反正一切前因後果就是這樣,三位有什麼問題嗎?」她大大的眼睛望向三人,而眼前是五雙滿懷期待的眼神同時直勾勾的往她盯來。「呃那個,故事已經講完囉……娜娜和莉茲妳們怎麼也是這表情啊?」
  「什麼,故事結束了?」被這樣一提醒的河旼佑現在才回過神來,然後捏了捏自己的臉頰──會痛,這一切都不是夢。「怎麼這樣啦,還有沒有後續發展……」
  「對啊對啊,我也想聽……啊!」深了個懶腰當下的朴炯植看到的是他手腕上的手錶,上面清楚的寫著現在時刻是下午的兩點二十五分、距離Hailstorm簽唱會只剩最後的五分鐘。「完蛋了哇啊啊,時完哥叫我要在表演之前回去!」
  「啊靠,我要去搶Hailstorm的限量簽名要來不及了!」聽到關鍵字「表演」,鄭熹哲想起了他今天來到這森林公園的目的,二話不說的便和朴炯植同時往簽唱會的現場跑得無影無蹤。
  只留下河旼佑和三個女孩站在那兒。
  「嗯……我們可以一邊走過去一邊說這玻璃耳機和我變成『灰姑娘』之間有什麼關聯嗎?」也開始慢慢步向舞台區的河旼佑雖然還是很不解,但他決定先慢慢了解這個情況。把iPad收入包包,他轉頭瞇起眼問向三人。
  收到了問題的娜娜馬上走上前和自己以後的主子解釋--該死,現在可不能搭訕他了啊啊啊!暗暗os這種亂七八糟的想法、她伸手戳戳那個玻璃耳機。「這個耳機現在只有你可以戴上,就和玻璃鞋的道理是一樣的--除了那不只外表心也美麗的仙度瑞拉公主,沒有人有可以完全掌控它的力量。」
  「只有我可以戴上……?」張大嘴的河旼佑摸了摸那掛在自己脖子上精緻的玻璃耳機的同時,似乎看到了有著一頭金髮、腳踏了雙小巧玻璃舞鞋的女孩正對著自己露出一抹笑。
  是仙度瑞拉公主吧?河旼佑還是有些不解,為什麼會選上我……?
  「因為你也是那種一開始不起眼,但在閃耀之時會燦爛無比的人喔。」仙度瑞拉開口,清脆的聲音進入他腦中。

  同時走到舞台旁邊的當下,四人都清楚聽到一陣吉他SOLO聲和女孩們的各種尖叫,而就在下一秒一個好聽的男性歌聲突破了那些聲音、特別清亮。
  那人正是Hailstorm的主唱,朴炯植。
  「人魚公主……是這個樂團的主唱?」萊娜噗的一聲笑了出來,她突然知道人魚公主是為了什麼選中那高高的男孩了──同樣擁有可以抓住眾人心口的美麗歌聲,這是每個人魚公主都必須得擁有的先決條件。
  「那那那、白雪公主殿下選人該不會只看臉吧?!」看看兩個姐姐新主子的特質再想想剛剛那個有著雪白皮膚血紅唇角的美麗(?)男子……公主殿下啊公主殿下,請告訴我選擇了他的原因究竟是什麼──
  「他並不是只有外表像是我喔,莉茲。他啊……本質上是非常善良的!」
  甜甜的聲音傳入莉茲耳裡,是白雪公主!她驚的抬起頭來卻只看到一群小女生和臺上的Hailstorm,主唱朴炯植正唱著他們這次迷你一輯的主打歌曲,「暴雨前夕」。
  女孩們為了那歌聲瘋狂的叫著,身邊圍繞著一團一團各種顏色的點點光芒。
  「欸,那是什麼?」河旼佑指著那些光芒,以前他經過什麼簽場會他都沒看過小女生的身邊出現這種東西啊?轉頭問向三人,完全不解
  「這就是能夠拯救童話世界的東西--為了一個東西開心快樂而產生的『幸福之光』。」萊娜一邊向河旼佑解釋一邊產生「這人魚公主未免也太厲害」那樣的想法,腳不由自主的也隨著歌曲的鼓點一起打著節拍。
  「幸福之光……?」
  唱歌中的朴炯植、等待簽名開始的鄭熹哲以及看熱鬧的河旼佑都看到了那些光點,一個一個的向著他們身上的蘋果手環、玻璃耳機和珍珠皮環飛入結合。
  腦子的畫面是許多人笑著的樣子,不知怎的全身上下都溫暖了起來。
  三人的臉上勾出了笑意,自然而然的讓那些各色小光球進入自己身上的「信物」之中、泛著微微金色光芒。
  而看著簽唱會和這樣場景的娜娜忍不住笑了出聲。「我們這把……賭中了呢。」
>
  硬是搶到前十名簽名資格的鄭熹哲開心的拿著專輯準備回家,雖然剛剛在臺上看到那個所謂的「人魚公主」主唱朴炯植時他們各自傻了一下,想開口說些什麼、但才幾秒他就被後方一群女(迷)孩(妹)給硬生生擠了下臺。
  不過真的有點開心,那四個團員竟然有幫他通通簽上「To潔西卡」的字樣耶!想到自家姐姐等等會有的表情他就非常雀躍,西卡姐姐笑起來可是很漂亮的啊。
  「我說我的公主,怎麼邊走邊笑得和笨蛋一樣呢?」
  抬起頭的鄭熹哲看到莉茲正坐在欄杆上對著自己綻出一個甜美的笑——才正準備要去找她沒想到說人人就來!甩甩頭想讓情緒平穩些,只是滿腹的疑問又讓他無比激動。「是妳!可不可以再和我把我為何會成為『白雪公主』的前因後果說清楚些?!」
  「什麼妳妳妳的,我是莉茲。」從欄杆上跳下來的莉茲抓住鄭熹哲的手端詳上面的蘋果手環。「公主,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是什麼呢。」
  「那個……我是鄭熹哲。」不習慣被女生觸碰的鄭熹哲臉一紅,白晰臉上的紅暈如同蘋果。
  點點頭,莉茲指了指那條手環而後開口:「熹哲,你應該也有感受到那些『幸福之光』進入它時的感覺吧?不論是哪個公主都是一樣的,她們每一段時間都會帶著『信物』去收集這些光來維持整個童話世界的平衡——」
  「可是妳不是說『童話世界』毀滅了嗎?那為什麼,我們還會變成『公主』?」重點是我可是男的耶!這樣想的鄭熹哲不自主的玩著手環上的蘋果吊飾,一個一個彩色的「幸福之光」在裡面飄散著。
  「我和娜娜還有萊娜是拼死命逃出那崩潰的世界來這兒尋找『公主』,因為你們人類的『幸福之光』是維持童話世界存在的契機,現在我們只能指望你們能夠收集『幸福之光』的能力……鄭熹哲、白雪公主殿下,拜託請幫助我們的家鄉!」
  對著自家公主單膝跪了下來,莉茲只要一想到那消失的城堡就會忍不住的流下淚……如果他不願意的話怎麼辦?畢竟是個男生被我們叫成「公主」,要他答應絕對是件強人所難的事。
  她沒有想到的是有一雙手把她拉了起來,目光所見的是一張漂亮無比的臉,雖然是男性……但那刻,莉茲真的以為她看到了她一直侍俸的白雪公主殿下。
  「不行,我可不願意讓那些故事都消失,如果真的這樣……我專題報告做的那些童話遊戲還有什麼意義?」鄭熹哲拍了一下莉茲的肩膀,對她鼓勵似的勾起嘴角、比了個拇指。「我絕對會幫忙的,因為是白雪公主選上我──我可不希望以後的孩子們沒法感受童話故事的美好。」
  說一說竟然又不自主的臉紅了起來,鄭熹哲把臉別過一邊的同時對莉茲伸出一隻手。「先請妳多多指教了,莉茲!」
  「熹哲,真的真的謝謝你!從今天起,我莉茲朴秀英只為現任白雪公主服務、決不有二心!」
  莉茲向著她的「公主」行了個禮,果然就像是白雪公主殿下所說的、從他眼裡可以看到一種完全的善良──雖然平常總是隱藏在他冷傲的外表之下,但有這樣的心就已足夠。
  有著足夠的、成為白雪公主的能量。
  「等等,所以妳的意思是要跟在我身邊?」天啊我突然帶一個女孩子回家、爸爸媽媽西卡姐姐Krystal熹俊熹望他們會說什麼啊?!就在鄭熹哲胡思亂想的同時有個小東西爬上他的肩膀,是隻脖子上綁了個橘色蝴蝶結的小松鼠。
  「這種變身對我們來說只是小兒科呢。」那松鼠開了口,發出了莉茲的聲音。「就說你是在公園撿到我的吧,熹哲。」

  簽唱會結束的Hailstorm四人帶著疲累的身子卻興奮無比的精神回到他們合宿的地方,而他們都發現自家主唱手上多了袋東西,一個透明塑膠袋裡游著一隻漂亮的金魚。
  「炯植,你哪裡拿到的魚?」該不會是散步的時候偷偷抓的吧?聽起來很扯,但任時完就是知道自己這隻四次元到不行的弟弟啥都有可能做得出來──雖然他不知道森林公園的水池裡是不是真的有這類飼養魚就是了。
  「啊,剛剛去逛公園的時候買的,因為我房間裡那個魚缸已經很久沒放魚了突然想養……我先進去房間囉,桐俊,卡通開始的時候叫我!」朴炯植完全臉不紅氣不喘的扯了個謊走向房間鎖上門,把那隻金魚倒到魚缸後輕聲:
  「萊娜,妳可以出來了。」
  只見金魚突然跳了起來,一轉眼間牠就成了那個有著黑色長髮的女孩、人魚公主城堡的管理者萊娜。「呼──炯炯你也真是的,袋子悶的要死……」
  那時是簽唱會剛結束,朴炯植去上個廁所就在外面遇到萊娜讓他嚇了很大一跳。
  後來這個管理者和他說明了事情原委後,他不知怎哪來的熱血就答應了要成為新任的「人魚公主」拯救毀滅的童話世界,而一定要跟在公主身邊的萊娜也用她的動物型態──金魚來進行偽裝。
  「對了萊娜我問妳喔!人魚公主她們是不是都……」摸摸脖子上那個綴著珍珠卻非常好看的皮項圈,朴炯植才開口就得到那個女孩一陣大爆笑。
  「不要問我人魚公主是不是在七大海洋各有一隻都不同的顏色而且橘色的還有兩個、也不要問我是不是有人要抓住她們、然後她們會變身唱歌『七大海洋七彩的夢幻樂園』那類的問題!」發覺自己有點沒了形象的萊娜掩起嘴,當她剛剛瞄到這貨書櫃裡擺了好幾套漫畫的當下就已經做好要回答這問題的準備了。「這可不是真珠美人魚啊,我的殿下!」
  「啊,不是喔……我還想說要不要和一堆海妖對戰然後唱歌,看來是不用了呢。」像是鬆口氣的倒上床,要是這世界真的有海妖也太誇張……雖然人魚公主已經夠誇張了就是。
  腦子裡迴盪的是剛剛簽唱會的畫面,自己才一開口他就看到那些女孩身旁的「幸福之光」正在飄動,他完全不知道原來自己的歌聲也可以像漫畫裡的那些角色一樣厲害欸!傻傻的笑了。
  「人魚公主殿下收集『幸福之光』的方式就是用她比什麼都要好聽的歌聲喔,你可是完全掌控到這點了,我的公主。」萊娜望著這個以後自己所待的房間,牆上貼的海報是「年輕歲月合唱團Green Day」、櫃子上一個一個的模型公仔和成套漫畫,還有……「炯植,和你拍照的那個人是誰啊?」她拿起書桌上的一個相框,問道。
  「喔……那是我哥,但就在我們拍完照片的一個禮拜後我爸和我媽就離婚了,他跟著的是媽媽……到現在,我們都沒有見面過。」朴炯植看著那照片,是國中時期自己和哥哥同時拿了腳踏車比賽第一名的合照。
  就算之後從沒見面,但朴炯植還是非常想念這個親哥哥的──雖然完全不知道對方的去向。
  看著這兩個從國中就十分帥氣的兄弟搭著肩笑得燦爛,高挑的身型和眉宇間同樣都有的一股憂鬱氣質,萊娜內心只有一個想法:這對兄弟的父母是怎樣,基因也太優良了吧!
  這樣詭異氣氛之中傳來了一陣叩叩聲,朴炯植對萊娜投了個眼神、後者馬上回到魚缸裡當金魚——而走上前打開門的朴炯植只看到急急忙忙的金桐俊:「炯植快快快,今天『航海王』一次播兩集!」
  「什麼,真的?!」其實底子裡整個就只是個動畫宅的朴炯植馬上和團裡的老小衝了出去霸佔電視轉卡通台,看偶像劇看一半的黃光熙想當然的馬上跑到任時完那兒去哭訴自己被老么Line欺負那類云云。
  「只是看看卡通而已嘛。」安撫黃光熙的同時,任時完是淡定的一邊刷推特一邊玩手機的。

  「所以旼佑佑,你是舞蹈世家出身的?」化身成小鳥的娜娜開始問著自家新任公主河旼佑的個人資料──自己所侍奉的歷代仙度瑞拉也都是很會跳舞的女孩,這點倒是重合了。
  「是啊,老爸教街舞老媽跳芭蕾舞,我從小就被舞蹈給薰陶呢。」聽著那個音質還是一樣好的玻璃耳機,回應娜娜的搭話的同時河旼佑打開了家裡的大門、張開雙臂介紹:「吶,這裡就是我家。」
  河家很大,家裡還有屬於他們自己的練舞室--娜娜看都看傻了,果然這傢伙和仙度瑞拉公主一樣是個身在大城堡裡默默努力的角色,但總覺得他如果真的跳起舞來會閃耀到令人無法睜開眼睛的啊!
  不過進門的河旼佑卻感到家裡有異狀--平常這時還不會有人回家,為什麼浴室會有水聲?
  「我說娜娜,家裡好像有人闖了進來……」他躡手躡腳的走到浴室門前傾聽,還真的有洗澡的聲音!
  被這樣一說的娜娜也開始緊張了,停在河旼佑肩上的她當然知道:保護公主是管理者的職責!準備要在河旼佑看看闖入者是誰時好好的幫幫他,她自認自己打架的技術是十分不錯的──以前童話世界有幾隻大野狼想找她麻煩時都被她一記飛踢給KO。「如果是小偷的話就交給我吧旼佑佑!我一腳就把他踢出門口!」
  「那,就謝謝妳啦娜娜!」

  深呼吸一口氣,河旼佑把手放在門把上轉動時才發現、浴室門竟沒有關……

#
卡司和晴空歌唱者一樣的K旼娜三人、萌ry
K大在FM放了娜娜的歌時MY的內心整個是激動不已(廚

繼續修第三章!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