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失去與相似[CP向/閃伯/貝帥伯]

*CP:弗雷特里西×伯恩哈德/貝里德×伯恩哈德
*貝姐性轉有
*自打臉R卡過去捏造有(幹)
*不適者慎入

>>>>>>




01.

  「欸,伯恩你為什麼又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啊真是的……」有些無奈的看著一旁床上正在整理自己身上破碎軍服的伯恩哈德,弗雷特里西這樣說著。「和你說過多少次不要把命拼下去,你還是這樣……」
  「就不要下次換我對你說出類似的話,弗雷特里西。」淡淡的向上一望,不過眼神是悲傷的。
  倖存的同時所換來的卻是一直尊敬的同伴死去。
  要是哪天,自己沒辦法這麼幸運呢?他不敢想下去,只是繼續手上動作的把殘破的衣裝脫下,放在床上。
  生命並不是像衣物一樣可以破了再換的東西,伯恩哈德當然知道。
  而看著這樣的哥哥弗雷特里西只是不發一語的起身,整個抱住眼前那人。
  「伯恩哈德,不准早我一步走。絕對不准。」

  伯恩哈德所記得的就是自己答應了弟弟這個要求,趁對方不注意時濕潤了眼眶。
  只是,後來呢?

지독하게 너무 지독하게 너를 사랑했나 봐
狠狠地 極狠地 這樣的愛著你
숨도 못 쉬고 너만 찾는데 도대체 언제쯤 그만 둘 수 있는지
都無法喘息過來 就只為了找尋你 到底到了什麼樣的地步才肯罷休


  他沒有去弟弟的葬禮,只是因為害怕觸景傷情。
  沒想到生命強韌到有如弗雷特里西,最後也只是換來一個死於任務的通知而後只剩下空空如也的墳墓--伯恩哈德不想看到這樣的場景,就只是如此而已。
  「請節哀順變。」一旁的里斯前輩這樣說著,但他完全沒有聽進去。
  也沒辦法再聽到什麼聲音了吧?閉上眼睛,期待著突然可以聽到一句「嘿、伯恩」……但就只是幻想、只是個小小的奢望而已。

  該怎麼辦?
  身為缺少了弗雷特里西就活不下去的傻瓜,該怎麼辦?

  他得不到答案。

  「伯恩哈德,怎麼突然戴起這種東西?」突然經過的米利安看著那右耳上的裝飾,問著。
  「沒事。」一樣淡漠的回應。
  失去了讓自己產生感情的媒介,於是只好隱藏起來。
  耳骨夾是個紀念,也是把一切都封印的提醒。

  嘛,別在去想了。
  就這樣淡定的說聲再見不是很好嗎?

  就算是狠狠的離別。

지독하게 너무 지독하게 너를 이별하나 봐
狠狠地 極狠地 要離開你了吧
흉터보다 더 깊이 가슴에 남아 너를 지울 수 없을 것 같아
比傷疤更深入地留在心底 無法被抹滅的你



02.

  沒有人願意承認這次的失誤是由於部隊本身所造成的,只是把一切功勳都擺在那個去世的小隊長之上褒揚他以掩飾那些錯。
  但是伯恩哈德全部都知道。
  弟弟的死並不是什麼「為保護大部隊挺身而出」,而是一場陰謀。
  坐在那個墳墓之前不發一語的只是撫著那冰冷的墓碑,下面沒有屍體、空空如也。連那唯一的小小戀眷都沒了,伯恩哈德不禁苦笑了一陣。
  欸,明明就和你說過了不要相信這樣的表面為什麼還是要去當犧牲品?「弗雷特里西,可以說你真的是個笨蛋嗎……?」輕聲,但只有自己可以聽得到。
  下意識的摸了下耳骨夾,因為兄弟的死而戴來提醒自己「一定要復仇」的物品。唇角的苦笑裂成另一種,是那自己所看過的黑暗而引起的變異嗎?他也不太清楚。
  突然,一束藍色玫瑰出現在墳前。
  抬起頭,伯恩哈德只看到一個穿著雪白軍裝還留著冰藍色及肩髮的高大男子--瞇起的眼看來人畜無害,但身為戰士的直覺告訴他這個人不好惹。「……有什麼事?」問出。
  「每天都看你坐在這兒,有些好奇罷了。」淡淡的聲音是冰冷的,與唇角的笑容不知怎的成了詭異的對比。「而且你的身上有我所喜歡的氣息呢,一天比一天增大喔。」
  氣息……?不解的看著男子臉上的笑。「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先生?我可不記得我們在哪裡見過。」
  「我只是正好天天路過這座墓園,沒想到就這樣遇見了你呢。」男子伸出手撫上伯恩哈德耳上的金屬飾品,笑著、開始揉弄。「據我所知,耳骨夾所代表的是禁慾……這裡面一定是對你來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對吧?」
  「唔……!」敏感地帶被這樣揉著而忍不住發出了細小的呻吟,伯恩哈德想要伸出手拍開卻發現身子完全使不上力。「就算是如此,那又怎樣?」
  「嘛,像你這種包著火的冰塊性格我倒是難得一見……但也就因為你有這樣的性格,失去了什麼重要的東西之後身體裡的黑暗執念才會比什麼都深喔。」不禁覺得眼前男人的臉紅有些可愛,於是惡意的繼續玩弄著那耳骨夾。「我可以看見的喔,你內心裡的願望還有那死亡的氣息。」
  這男人究竟是哪來的?!想開口反駁些什麼卻又忍不住被他的話語吸引--每一句都是真話也是實話,閉起眼,無意識的發出語句。「如果我要為了他而毀滅世界……這是正常的嗎?」
  放下手,男子笑得更加燦爛。「是正常的喔。」

  「毀滅世界之後身邊就會充滿甘美的死亡氣息了呢,要是論合作的話我們的本質上是很相似的喔。」伸出手,對向伯恩哈德。「你好,心裡有著惡魔的先生……我是貝林達。」
  伯恩哈德抬起頭望見的是男子那雙瞇起的眼睜了開來,黃色的蛇眼。
  心頭不禁一震,但還是握了上去。「伯恩哈德。」


Finish......?



TALK.
大概是我打出來的UL文之中最滿意的一篇了吧w
一切發想全是因為http://www.plurk.com/p/fylx63>>這個!!!!
嗚嗚嗚豪痛噢伯恩(亂哭)(幹嘛#)
是說今天一邊走路回家一邊思考的就是愛好死亡的貝帥和因為閃閃的死而決心要復仇的伯恩應該會很合吧?
於是我就這樣......嗯、順理成章(X
艾妲哭哭噢貝帥不愛你愛的是恐怖雙子、ㄏㄏ!!!!!!!!!!<<不要因為沒艾妲就#####

我家CP很怪但不知怎的我就是好喜歡噢真是的/////////(到底)
以上、感謝看到這兒的您//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