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What a Girl Wants?[CP向/恐怖雙子/伯芙蕾]

*CP:伯恩哈德×芙蕾特里希
*舊文整理成一整篇占版面用(幹)
*不適者慎入

>>>>>>



01.存在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還帶那個女人來找我,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就和妳說她是我妹了啊。」

  嘖,這女人怎麼可以這麼吵。芙蕾特里希一邊聽著iPad上的搖滾樂一邊玩著HD高畫質的憤怒鳥,心想著要不是怕自家哥哥生氣自己早就衝上前去甩那女的兩巴掌了。
  明明就自己跑去勾搭里斯學長還和伯恩哈德糾纏不清,沒有罵出髒話已經是最高的限度了。休碰、紅色的憤怒鳥撞在小豬上發出激烈的遊戲聲音。
  「欸伯恩,拜託不要和我分手好不好、好不好啊我說嗚嗚嗚嗚嗚──」
  「不好。」只說了這兩個字,伯恩哈德依舊繼續喝著他的紅茶。
  也只是看到芙蕾特里希正好經過想說找她來一起吃個飯,沒想到卻讓事情變得更加嚴重……伯恩哈德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扶著額頭問向旁邊的女孩:「芙蕾,等會妳有課嗎?」
  「耶?欸斗,還有兩堂生死學。」一如往常的回答自家哥哥的問題,沒想到一旁的女子又開始發起難來,哭得更大聲到連餐廳裡的其他人都望著自己這桌看。
  哇靠妳不怕丟臉我和伯恩還會怕啊。芙蕾特里希抬頭定定的看著那已經哭成淚人兒聲音還很難聽的女孩,神經已經緊繃了起來但依舊保持著她的笑容,遞上面紙。「妳要不要擦一下?鼻涕都流出來了耶。」
  沒錯,這是關心──但女孩卻把她的手推了開來,繼續哭著。
  看著這一幕的伯恩哈德突然感覺有些炸毛,硬生生的喝完手裡清涼的冰紅茶而後敲了下桌子、面對著當事人。「也快上課了,芙蕾就先去吧?還有妳……我等等還有連三堂民法課、不能帶著妳哭完。」
  不知怎的,這句話讓芙蕾特里希覺得十分痛快──不過她還是沒有把這情緒表露在臉上。「那哥,先去上課囉。」起身後抓起包包,才想要小跳步離去的同時……
  女子就這樣喊了出聲。「好啊!你們都走啊、就都不要管我就好了啊嗚嗚嗚嗚嗚……」徹底哭奔的大學生少女,這是這對兄妹所看到的景像。
  互看一眼,芙蕾特里希笑了出來。「哥,我明明記得你民法課在禮拜一。」
  「我也記得妳的生死學是去不去都沒差的營養學分喔。」總算露出了淡定臉之外的微笑,伯恩哈德也跟著站起身子。「回家吧?真是,還真有些累了。」

  是啊,和那種女孩子交往哪裡不累?
  三不五時查勤就算了還常常哭哭啼啼,自己也曾經問過伯恩哈德他怎麼會看上那女的?沒想到卻得到自家哥哥「想說累積下戀愛經驗」的哭笑不得回答,芙蕾特里希想到就想哭。
  也幸好伯恩哈德對女生不會輕易的生氣,不然依芙蕾特里希和他相處了快二十年的時光下來她相信自家哥哥一定會像獅子一樣的爆發吧?
  兄妹倆走在回家的路上,一邊吃著冰棒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
  他說,重回自由的感覺還真是不錯。而後像是平常一樣的牽起了女孩的手、甩啊甩的。
  是啊、以後別再交那種會讓你妹擔心的女朋友了好不好?芙蕾特里希回應著,偷偷的把自家哥哥有些溫暖的手掌握得更緊。

  她不會承認自己只是忌妒著每一個接近伯恩哈德的女孩,因為對於他來說、自己是更重要的存在。
  妹妹啊,可是一輩子的呢。

02.What a Girl Wants

  「You don't know what a girls wants,親愛的伯恩哈德。」只是放了杯飲料在自己後面的位置,瑪格莉特對著座位的主人這樣說、笑著。
  沉默了下。「瑪格,幹嘛突然這樣說?」當事人回應的同時打開了桌上的小說,翻閱。
  這可使瑪格莉特有些不高興了。「我只能說,你這個樣子難怪你妹常常和你鬧、彆、扭。」蓋上伯恩哈德的書本,她特別加重後面幾個字的語氣。
  「是芙蕾特里希她先不理我的好不好。」消遣被自家損友給蓋上,伯恩哈德只好喝起飲料來。外頭賣的茶,此時突然想念起自家妹妹泡的柚子紅茶了。「又不是我的問題。」
  「當然是你的問題,伯恩--難道你敢和我說你知道芙蕾他腦子裡所有的想望你都知道嗎?」瑪格莉特撐頰,橘色瞳眸盯著對方已起了些感情漣漪的琥珀色。「如果我也有這樣的隱性妹控哥哥的話,第一件事我就是要敲他的腦袋。」
  話一說完,手馬上往伯恩哈德頭上敲去。「瑪格!」他罵了聲。
  「--嘛,我是你我現在就會回家找親愛的妹妹而不是在這裡藉晚自習的名義看小說。」指指外頭已經有些暗的天空,然後回到位子上打開理組化學的教科書。雖說是文組,瑪格莉特的化學卻好得異常。
  看著前方的損友不發一語,手上的動作卻是在收書包。「……先回去了,瑪格。」沒有等對方回應便開始加快速度的一路跑回家中。

  其實,完完全全知道自家妹妹只是想要一個擁抱、一個笑或是一個吻。
  但卻因為怕難為情而沒有膽子去實行它。

  打開門的時候只看到芙蕾特里希正穿著亮藍色的圍裙在廚房裡煮著東西,咖哩的香味傳上了鼻子--果然被瑪格莉特先叫回家是對的,伯恩哈德笑著悄悄走進廚房,而後做了件他從來沒有主動過的事情。
  從後方攔腰抱住了女孩,將頭靠上她的肩。淡淡的檸檬草香氣。「芙蕾,我只是沒有和妳說我喜歡妳而已。」說完話的同時發現自己的臉好燙。
  藏在心裡沒有說的那些喜歡,其實還有更多更多--果然是個隱性妹控,伯恩哈德又開始忍不住吐槽自己然後覺得那藍髮損友的話中肯到破表了。
  下一秒,只看到芙蕾特里希轉過頭然後朝自己的唇上落下一吻。
  「果然還是要我生氣你才會有什麼反應嘛,笨蛋伯恩。」瞇起碧綠色的眸子,她只是靠在自家哥哥的懷中蹭了蹭。「還有,我也很喜歡你喔★」

  有股雀躍感從心口升起,伯恩哈德收緊了手臂。「那就好。」
  明天一定要和瑪格莉特說,自己其實是知道所謂的What a girl wants的。

03.洗澡前請記得隨身用具

  「欸哥,我和你說一件事好不好--」
  看書看到一半突然聽到浴室內所傳來的聲音,伯恩哈德只是抬起頭。「怎麼了,芙蕾?」自家妹妹這樣常常一邊做事一邊亂喊自己也不是第一天的事了。
  「我忘記拿浴巾幫我拿進來,不然我就要光著身子出去換衣服囉!」在浴室的芙蕾特里希將門打開了一個小縫探頭出來叫喚著伯恩哈德。「我這句話很認真……」
  「在那邊給我站著不要動不准光著身子衝出來不然我要妳好看芙蕾特里希!」一秒反應就是衝到床邊在屬於芙蕾特里希的上舖抽下掛著的藍色浴巾,伯恩哈德當然知道自家妹妹如果是對自己就會開始隨隨便便的習性……拜託可要知道,她可是個和自己同齡只差幾分鐘出生的大女孩啊!
  把臉紅的面頰別到一邊,同時塞浴巾到芙蕾特里希的手上。「好了,弄好再出來我不會偷看……」真是的,又不是沒有看過妹妹的身體為什麼要臉紅?
  下一秒伯恩哈德只看到芙蕾特里希身上圍著剛剛自己拿去的藍色浴巾走出浴室,臉上只有一抹笑而後--打開那包著自己身體的浴巾、擁住正好在自己前方的哥哥。
  「嘛,伯恩你臉那麼紅是怎樣?我記得你動我身體的時候可不是這種表情喔。」瞇起漂亮的綠色眼睛,芙蕾特里希摟住伯恩哈德的手收得更緊了些。
  這、是、怎樣?!看著那比自己矮了些的妹妹,只披著浴巾擁著自己笑得燦爛……伯恩哈德覺得自己全身都開始發燙之時也忍不住用眼角餘光偷瞄女孩的胸前--這什麼哥哥,根本變態吧?忍不住自我吐槽。
  「別這樣,芙蕾。」低聲,像在忍耐。
  「可是我發現伯恩你的表情變囉。」蹭著那寬大胸口的同時舔了舔伯恩哈德露出襯衫的鎖骨,手指滑過的是對方的大腿、隔著件褲子也能感受到內部的溫度。
  其實也只是很久沒有向伯恩哈德撒個嬌了,芙蕾特里希發現自己、忍不住。

  然後就是自己被整個打橫抱起、丟到了哥哥的床上。軟軟的。
  「下次我會提醒妳洗澡前要記得帶所有的用具的,芙蕾特里希。」這是伯恩哈德理智線斷掉前的最後一句話。

04.無題只是想寫點深夜梗(慎)

  其實在衝動之前就該知道的,身下的這具身軀「表面上」是被自己給硬生生奪走了第一次的性經驗……但事實上並不然,因為下手的那人是自己的第二人格。
  那對綠色的眸子定定的望著自己,帶著滿滿的笑意。「芙蕾特里希,我……」閉上眼不敢去看,就算那一絲不掛的身體比自己所想像的還要美好也是一樣的--這樣、只會覺得是在犯罪吧?別過臉去。
  「你怎麼?脫了我的衣服之後又在那邊害羞,伯恩你是笨蛋嗎?」芙蕾特里希伸手拉下對方那已經衣衫不整的襯衫,和伯恩哈德的鼻尖相貼著。
  她永遠不會忘記被另一個哥哥使用他所召喚出的觸手所侵犯的那天、也一直記得自家哥哥因為這件事而不敢面對自己好一陣子……但其實對她來說這一切都沒差,因為是心甘情願。
  就算現在在這種事上已變得比什麼都欲求不滿,還是一樣的。
  只給哥哥碰觸身體、也只會碰觸哥哥的身體。
  轉了個身子後把伯恩哈德推倒,手掌輕觸那有些發紅、卻十分溫暖的臉頰。「不要這個表情啊……這樣我下手也會感到難為情的耶、哥。」雖這樣說著,卻將頭整個向下湊進對方尚未脫下的褲子。
  用嘴輕巧的拉下軍服褲子的拉鍊,嘛、可以把平時包緊緊的伯恩哈德脫成這樣也算是一個大成就了?輕笑著,隔著內褲撫著那已經有些勃發的下體。「啊啊,他沒有說謊呢。」
  突然的刺激讓伯恩哈德有些被嚇到,想伸手推開芙蕾特里希的頭、內心裡卻有個想法希望自家妹妹就這樣繼續……搖搖頭,這究竟是怎樣?「說什麼謊……?」艱難的開口,臉更熱了些。
  「小惡魔和我說,其實真正的你也對我有著說不清的慾望隱藏在心裡的喔。」用眼神示意著那有了反應的男性器官,而下一秒便是拉下那件底褲、開始舔吮起它來。「這、是證據。」語畢,整個含入口中。
  「唔嗯、芙蕾--!」感受到女孩靈巧的舌在自己的分身之上游移著,不時的利用口腔的力量吞吐……雖說羞恥,但最令伯恩哈德不解的是他竟然想要繼續看著芙蕾特里希現在的樣子,伸出手、揉著那在胯下游移著的淡棕色及肩秀髮。
  微微臉紅、迷濛的帶些迷亂的渴望著自己的男性象徵,櫻色的小嘴在它上頭一邊游移一邊故意發出嘖嘖的聲響,而注意到伯恩哈德困惑眼神的芙蕾特里希瞇起眼笑了,比什麼都燦爛。
  加快了幫自家哥哥口交的動作,而順勢的用右手握住分身的底部揉搓、惹出男人有些低沉的喘息聲。「呼、呼……」嘴唇離開之後牽出了些銀絲,芙蕾特里希像小貓般的舔著挺硬的男根,牙齒很輕很輕的刮著頂端。
  「不要用、牙齒……芙蕾……」在喘息裡只擠出了這幾個字,該死、怎麼會覺得自家妹妹的服務如此的誘人?雖然腦袋並不是這樣想著,但雙手已經從她的脖頸向下滑。
  掌握著那小巧的胸型,伯恩哈德開始順著對方幫自己舔弄的動作輕撫著女孩胸前的乳尖。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從幾分鐘前忍不住脫下女孩的上衣、把女孩壓倒在床上到現在開始不像是自己會做出的行為般的撫摸著對方的身體,難道真的如芙蕾特里希所轉述的、自己其實比什麼都還要渴望著她嗎?
  這個答案應該是,肯定的。
  「嗯嗯,伯恩你偷襲、有夠詐……」像抗議似的,芙蕾特里希啃了下男根的底端引出他的呼痛。分身已經脹大,屬於它那火熱的脈動也可以在自己的掌心感覺的到……伯恩哈德應該覺得很舒服吧?自滿著,直覺認定對方應該已經快要達到頂端。
  「什麼偷襲,這是……唔、回敬妳……」一開始的不敢直視轉變到現在還會回應著對方,伯恩哈德繼續著手裡的動作、腰部也忍不住的開始挺動,挑弄著對方的口腔。
  好個男人,忍不住自嘲。「應該、要了……」低聲,用手抬起芙蕾特里希的頭好讓她漂亮的碧綠色眼眸對上自己。
  女孩只是點了點頭,繼續動作。

  在高潮的瞬間伯恩哈德突然想起了一句話。
  當男人把女人的衣服脫掉時、就要有為她穿上結婚禮服的承諾--這下可好,這次的衣服可是自己主動幫她脫下的啊。
  現在的自己無法像惡魔一樣可以快速滿足女孩那隱藏得十分正常的慾望。
  但是伯恩哈德可以保證的是、自己可以許下那要顧她一輩子的承諾。芙蕾特里希的臉和胸口因為自己的不小心而沾上了些白濁的精液,伸手,伯恩哈德替她抹掉了些。「抱歉,芙蕾。」抿唇,吻上女孩的面頰。
  「欸,那麼久了還說抱歉……就不是兄妹了呦。」灼熱的身軀靠上伯恩哈德的,芙蕾特里希玩著對方閃著銀色光芒的耳骨夾,已然濕潤的下體輕蹭著那勃發。「嘛、伯恩--如果我說我想把現在的你榨乾,你怎麼辦?」
  榨乾?先是被芙蕾特里希的話給嚇了下,但仔細想想後才覺得、其實沒差。
  應當交合的那一瞬兩人合為一體,就像是當初依存在母親子宮中的雙胞胎一樣--所以一人被榨取的養分另一人吸收,到最後還不是屬於彼此的?
  「那、只能怪我不客氣了。」把她那雙細長好看的腿張開時,他這樣說著。


Finish.




TALK.
雙子性轉什麼的......^q^//(什麼臉#)
但我只吃伯芙蕾如果是閃閃×姐姐很抱歉只能(RY(到底)
舊文整理就不用啥TALK了吧ㄏㄏ<<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